第6章 守护鬼魂

人行鬼道
第6章 守护鬼魂作者:外国馒头找白糖更新时间:2017-03-06 05:51:55字数:3470

顿时,鞭炮四起,而早已准备好的村民挥刀把那支起吊钱的竹子砍断了,然后将吊钱放到了棺材上。吊钱有七台,每十岁为一台,其实赵叔还未满七十岁的,但是后人可以给他抬些岁数。

赵山和赵丽带着一帮孝子跪在了地上,而几个村民则将棺材从灵堂里抬了出来,放到了孝子们前面的两个条凳上。随即,村民们开始用绳索将棺材绑好,而吊钱也一并绑在了棺材上。把四根长竹筒穿过了绳索,八个壮汉就准备抬棺材了。他们一路上是不能休息的,如果路远的话,可以在半道上换另外一拨人。

在司仪的一声断喝之下,几个人一起用力,将棺材抬起,而摆放棺材的两个条凳也随手将其掀倒在地。这一点可是不能忽略的,那条凳如果不掀翻的话,就表示还要继续有棺材停放。说白了,也就是还要继续死人的!

由于死者是男性,便有赵山端着赵叔的遗像,以及送行的男性走在了花圈和祭幛的后面。而随后便是棺材了,棺材后面是赵丽等女性送葬者。到了山下,赵山和赵丽带着孝子们返回家中。不过,他们并不能从原路返回,而是另外换了一条路回到家中。

家中早有女眷忙碌着,她们使用松针柏叶艾蒿茱莉等等树叶混合在一起烧出的水,先让几个孝子洗了手,然后将一个蒸了米饭的蒸笼端到了桌子上,几个孝子象征性地身手从蒸笼里抓了些米饭吃,而米饭里有时限放入的钱币。

会有女眷告诉他们,抓边上的米饭,显然那里是放了钱币的。这表示自己可以享受到先人留下的财富,这些风俗之后,赵山则匆匆赶往山上。

我和几个村民将花圈扛着,跟随抬棺材的村民往山上走去。毕竟山路狭窄,走了好半天才来到了坟地。大家伙都累得气喘兮兮的,但是,再看那个一路上端着个照相机不停地摄影的马涛显得比任何人都还要累。

想想也是啊,他一会跑到棺材前面拍照,一会又在后面摄影,有时还爬到半边的山坡上白醋各种高难度的姿势来拍照,活动的一点也不比别人少。

拍几张照片真的需要这么费力吗?这死人的丧事拍成了照片有人愿意看吗?说实话大伙心里都是这么想的,但是马涛毕竟是城市里来的人,而且人家有艺术家的气质,这可不是乡下人能理解得了的。所以,大伙也都只是看在眼里,嘴上却没说什么。

坟坑早已经挖好了,村民们找了些树叶铺在了地上,把棺材放到了树叶上之后,累得纷纷坐到了地上,之前挖矿的人赶紧拿了谁给他们喝。

稍稍平息之后,村民们这才说起了话来,有的则点上支烟抽了起来。不一会,赵山也赶上来了。和大伙打了声招呼,然后就和司仪交谈了起来,无外乎也就是关于父亲下葬的那些问题了。

过了一会,司仪把长明灯放到了坟坑下面的一个壁洞里,手里拿着一把当地叫做卯木的叶子,在坟坑里来回清扫了一番,嘴里还念叨着咒语。

随后,赵山把他抓出了坟坑,司仪便吩咐村民下葬了。赵山跪在了坟前,村民们用绳索将棺材吊进了坟坑之中。司仪在一旁观看,棺材头在坟坑的后面,而前面的棺材脚所指的方向,才是赵山所关心的。毕竟,前面的山相是很有讲究的。不过这毕竟是祖坟山,所以不需要更多的注意什么,只需关注一下细节就可以了。

“等等,再重新来一次,刚才拍照的角度不太好。”就在棺材刚放到了坟坑里的时候,在一旁拍照的马涛忽然冒出了一句话,差点把大伙都雷倒。

没人搭理他,而赵山也只是瞪了他一眼,继续跪在了坟头前。

“重新再放一次棺材好不好?我从这边拍照,可以把其他的坟冢也一并照进去,而且这样的角度多元化,和那边的青松互补……”虽然没人搭理自己,但是马涛却没感到什么,依旧自个儿说着话。

“到下面去跪起!”司仪招呼村民们用抬棺材的竹子把棺材扳到适合的位置,这才对马涛说道。

“你没听到我说话吗?我想要从另外一个角度拍照!”见对方直接就让自己去跪起,马涛有些不满。

“还不快到这边来,多什么事!”正准备用衣服兜土往坑里撒的赵山,见此情形连忙喝道。这是什么所在,又是什么地方,胆敢顶撞司仪,简直就是混蛋!

不过,这家伙毕竟还只是和赵丽谈恋爱,两人还没有领证结婚。既然还没有成为一家人,他不愿意也可以不跪,但是这里轮不到他多嘴!

“都什么年代了,还弄这些噱头。”自己追求的可是完美和创意,这些人都不懂。马涛见大伙都不待见他,嘴里不由得嘀咕道。

“你说什么?马上给我滚,能走多远走多远!”赵山怒道。

在做这样庄重的事情时,最忌讳有人来胡乱说话的了。赵山忍无可忍,几个村民直接就推推搡搡让马涛离开。

马涛被撵,气得想骂人,可是又不敢骂出来,毕竟自己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文弱书生,儿这些村民之中,即使随便站出一个人来他也是打不过的。

正当马涛气呼呼地下山的时候,赵山站起来冲他喊了一嗓子:“不要走来时的路,另外找一条道回去!”

马涛不敢不听从,这些人野蛮啊,万一真的打人怎么办?于是,在赵山的注意下,他拐进了另外一条小道。赵山见状,也放下了心来,毕竟这是关系到自己家人的事情,任何事都不能马虎,必须要按照规矩来的。当下,把该有的风俗做了,村民们这才把土铲进了坟坑,垒起了坟冢来。

而这边,马涛心里憋屈得慌,凭什么让几个乡下人来命令自己呢?他们指东自己就不能走西了,哼,就偏要走来时的路!

马涛见赵山不再看自己了,连忙走回到了来时的路上,往山下而去。

且说山下那小巴正在等待零件送来呢,而之前的几个乘客因为等不及了,在这两天里已经搭乘了其他的车子离开了,但是李逸却没有离开。现在,他正在路边和几个卖水果的小贩闲聊,小贩们说李逸也可以像其他乘客一样,乘坐其他过路的车子离开了。

李逸说很快就会离开了,那车说不定明天就等到零件修理好了呢。小贩们说李逸一定是看上了这里的那个女人,所以不愿走的。听他们这么一逗,李逸忍不住调侃道,只要现在有车来,他马上就走。

话音未落,一个小贩便指了指山下的公路。只见一辆救护车从远处驶来,正好要途经这里。李逸大惊,随便说说居然还被自己说中了!

几个小贩催促他去拿行旅,这边他们帮着拦车。看那救护车走得并不快,估计也是空着的,搭乘个把人的话应该也没什么问题。在大山里行走,大伙都是一人方便自己方便的。

不过,李逸并没有离开公路,而是看着那救护车出神。很快,救护车便来到了这边,小贩们也只是和李逸开玩笑的,并没有人去拦车,眼看救护车就要是过去了。

就在这个时候,救护车响起了一阵刹车声!

紧接着,就看到一个人被撞倒在了路边。大伙仔细一看,那人竟然就是马涛。他一路从山上走下来,心头郁闷不已。而最后的这段下坡有些陡,下面便是公路了,他懊恼不已,一股脑地从陡坡上跑下来,正好就被行驶而来的救护车给撞到了!

赵丽闻讯赶来,惊得目瞪口呆,把事情交代了几句,便坐上了救护车跟随受伤的马涛往城里的医院赶去。

“如果我们帮你把车拦下来,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了。”小贩们对李逸说道。

“你们别咒我啊,我可不坐救护车的,做那车的不是死就是伤。”李逸调侃道。

其实,刚才他已经看到那救护车的挡风玻璃上乌烟瘴气甚是怪异,估计是刚拉载过猝死的人。当然了,救护车本来就是拉载受伤者的。不过,刚才猝死的人不甘心,带有有怨恨罢了。

没想到的是,这车竟然把马涛给撞了。虽然马涛可以立刻被拉载去医院,但是那怨魂还是会纠缠于他的。如果当初自己答应去坐这辆车的话,那么一定也有其他的事故等待着自己呢。虽然李逸是阴阳师,可是却没有时间跟这个怨魂纠缠,更没有去抓这样的怨魂的想法。

李逸需要的是鬼魂,在鬼魂还没有怨恨之前,这样有利于自己的调教。

在山上把赵叔的坟冢做好之后,我们一行往山下走去。远远看去,小镇里已经炊烟袅袅。我们是到了山下才知道马涛被救护车撞了,赵丽已经跟着救护车前往医院去了。赵山听闻,心中有些纠结,父亲刚送上山,家里就出事了,这事实在是有些不妥,他特意找了司仪询问一番。

司仪告诉他,马涛现在只能算是一个外人,和赵家无任何关系。而且,那坟地本身就是老坟地了,不会有什么事的。撞车这事也就算是个意外而已,一番安慰之后,李逸也就释怀了。

赵山的担心是有根据的,有的人家发生过死者刚埋下,家人就发生了各种意外,那就要青睐风水师观看,再重新寻找新的墓穴了。其间的各种繁杂和心里所承受的折磨,是难以言表的。

所以,一般在死者下葬后的百日之内,孝子们都尽量不外出,即使外出也需要极为隐忍。傍晚时分,在晒谷场里,哀索村的村民聚在了一起。妇女们把菜肴摆上了桌子,男人们喝酒猜拳,谈笑风生,还有人唱几句山歌,这些都是可以的。

而之前可是不会有任何人猜拳的,其实,这也是淳朴的村民们所表现出来的礼数。村中有长辈去世了,自己家里就不会大声喧哗穿着艳丽做些不合时宜的事情。

现在,死者送上山之后,一切都可以放开了,大伙就可以像平时那样生活了。我和几个村民边喝酒边聊天,等待着最后一抹斜阳沉落山间。对于他们来说,赵叔这事算是告一个段落了,而我则还有更为重要的事要做,那就是守护赵叔的鬼魂。

作者:外国馒头找白糖

第5章 起灵<< 上一章人行鬼道目录下一章 >>第7章 被打搅的鬼宴

暂无相关评论,就等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