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恐怖> 子夜夺命钟> 送礼送钟

送礼送钟

作者:zxc321更新时间:2017-04-13 18:05字数:2884

第三章:送礼送钟

第二天,我在医院里醒来,我的床边放着张报纸。谁把报纸放在这里的?

我有点奇怪,一般来说,看望病人总要带来一些礼物。可是,哪个神秘人竟然带给我一张报纸。我随手拿起来一看,我看见一则新闻,一个女子莫名其妙死在东城。我一下瞪大了眼睛。因为,那个女子竟然正是那个白衣女子!李杏儿,现年三十八岁。……

这个女子死得极惨,红红的舌头伸出来,两只眼睛流出鲜血来。可是,我并没有看见那个箱子。那个箱子哪里去了?

……

我看见报纸上写道,这李杏儿还有一个初恋情人,叫张志和。

心里一惊,那个收货人就叫张志和。

……

原来那个女子昨天晚上了死了,那么我昨天晚上拉了一个死人李杏儿。可是,我明明白白感觉到那个女子好象是一个活人。

难道是一个鬼?不知道怎么回事,好象剧烈地一疼,我不知道是死了,还是昏迷过去,反正,一下什么都不知道了。

我感觉好象在作梦,又好象在醒着,我在一片幻觉中。我感觉到,我好象又在开车了。我竟然会拿着一个方向盘,那个方向盘紧紧抱在怀里,我用力扭动着。那个方向盘很沉重。那四个轮子在转运着。可是,轮子竟然不在地上。我吓得全身抖动着。我感觉到自己好象要掉下去。

车子后面忽然出现一个穿着白衣的女子,她闪着一对迷人的大眼睛,她拼命向着我跑过来,一边跑,一边叫着,“救命。”她逃跑着,还是提着那一口箱子。

她就是李杏儿。她奔跑着,她的两条腿竟然比四个轮子跑得还快。她竟然会三步两步,就追上我的车子。

李杏儿一下跳过来,直接撞在车门上,她拍着车门叫着,“救命,救命。”

她的后面隐隐约约现出一个穿着白衣的鬼。那个女鬼伸出尖利的爪子抓向她。

李杏儿猛然一跳,竟然一下跳到车子上,用一只有力的手紧紧勒住我的脖子。

“你竟然见死不救。”

我吓得一个激灵,一下醒过来,原来是做了一个可怕的梦。

可是,衣服全身湿透了,梦里的情景都记得清清楚楚。

我长喘一口气,难道,李杏儿真是我害死的?

病房的门被一下撞开了,进来一个怒气冲冲的汉子。这个汉子一脸杀气腾腾。他一下冲到我的病床前。瞪着眼睛,咬着牙,手里还捏着一个棍子。看样子要吃了我。

我吓了一跳,急急挣扎起来,可是,那个吊针拉着我。

我毕竟经常跟着胖子训练,学过一些本事。我不害怕打架。

汉子对着我怒气冲冲吼着:“你就是张角?”

我点点头。

他的棍子狠狠一抡,“我,我直想抽你一回!”

可是,那个棍子却一下甩下来,崩崩,重重抽在病床上,弹到一边了。

他叹口气。“可惜,你在病床上,我不能欺负一个病人。”

汉子并没有再出手打我了。

我纳闷了,我根本不认识这个汉子,为什么要对我象一个仇人一样。

我说道:“你为什么要这样对付我?我也不认识你。我和你没有仇。”

我看见这样男人怒气冲冲,我也不明白。再说是,我就这样莫名其妙住进医院,我更是一肚子火了。

“你对我尊重点,我也不是好惹的。”如果不是住在医院里,我早就动手了。这个男人太欺负人了,竟然来到医院找事。

这个男人说道:“老子就是张志和。”

我一时没反应过来,张志和是谁,我还没有回味过来。

这个汉子怒气冲冲取出一样东西来,把这样东西往桌子重重摔下。崩。

“我是来给你送礼的!”

这一回我更纳闷了。有这样送礼的?恐怕整个世界上这样怒气冲冲送礼也不多。

我一看那个礼物,就一下怒火三丈了。

我腾地一下跳起来。一只手抽过去,崩,那个礼物重重扫到地上了。

可是,到了地上,还发出,崩崩,崩的声音。

“我真……想抽你。”如果不是病着,我早就抽他了。

他娘的,这条汉子竟然给我送一个钟表。送病人送一个钟表,简直就是在咒我早死。

因为,钟和终同音,所以,送礼从来没有送钟的。

可是,这个家伙倒送我了一个钟了。

那个钟表还在地上一下一下地响着。我听着象是心跳。

那个汉子气冲冲扑过来。“我就是张志和。”他一把紧扯住我的衣服,把我扯起来。

他恶狠狠地问道:“你张角为什么三更半夜给我钟?”

这一回我明白了,原来这个汉子就是张志和,就是那个收货人。就是有人托我把那个坛子送给他。

可是,明明白白那个坛子摔下去了,怎么会跑到他的手里去?

原来,那个坛子里可能有一只钟表。可是,胖子却让一只破钟害死了。

我猛然一下发力。崩,这个汉子一下撞到墙头上了。我更加怒气冲冲了。

“你还来找事,我的朋友胖子就因为这事死了!”张志和一听说死人了,他的脸色不由得变了,变得一片苍白。

“真是死人了?”他不再那样发火了,毕竟死人是一件大事。

“这种事能死人?”他有点不相信,不过,这一回并没有扑过来。

“死人这事还能说瞎话。而且是死了两人!”

我抓起那张报纸狠狠塞进他的手里。“你好好看看吧。”

他抓过报纸了,就好象一个孩子一样哭泣起来。他哭泣得声音很大,好象死了老婆一样。

我纳闷了,这个张志和哭什么,难道说认识李杏儿?

我瞪了他一眼。

他眨着大眼睛,“你胡说吧,又死了一个人。”

死一个人已经是命案了,更何况是死两个人。我没好气把报纸丢给他。

张志和接过报纸看起来。只看了一眼,就叫起来。

“李杏,李杏。”眼睛滚出泪水来。

我瞪了他一眼。

“哭什么,哭得老子烦死了。”

我这一下发威,他不哭泣了。我发现刚才哭泣半天,竟然没有流出一滴泪水。我心里一动,难道,他在装哭。

他在表演给我看?

他接着往下看。看着,看着,眼里滚出泪水来。一滴混浊的滚下来。

“李杏,你死得好惨啊。”

张志和这个大汉竟然哭泣起来。……过了好一会,才停止哭泣声。

我试探地问道:“你认识这个死者李杏?”他点点头,说道:“我和她是大学同学,她是我的初恋。”

他简单讲起来,原来,张志和和李杏儿是大学同学,而且,张志和爱上李杏儿了。他们爱得天昏地暗。

可是,有一天,李杏儿神秘地失踪了。

同时,还有一个女子,叫吕芳。

吕芳也爱上了张志和。……我问道:“最后,怎么样了?”

最后,吕芳跳楼自杀了,李杏儿也和他分手了。他捏紧了拳头,推断着,那个钟表一定是吕芳送来的。吕芳来报仇了。

我按住张志和的胳膊。“志和,你别瞎想了,吕芳死了,一个死人绝对不会给你送钟的。”

张志和蹲下来,思索着。到底是谁给他送钟了。

过了好一阵子,他缓过神来。

张志和说道:“我和谁也没有仇,为什么要给我送钟?”我还是摇摇头,表示我真不知道是谁送的。

其实,我也不明白我当时昏迷了,也不知道谁把那个钟表送给他了。

过好一会,他才平静下来,我把事情简单地讲了一回。

这时,安静了,崩崩,钟表的声音更响了。好象谁的心在跳。

我示意他把那个钟表拿起来,也许钟表会有什么线索。他半信半疑拿起那个钟表,把钟表翻来覆去地看,也没有看出什么来。

我突然灵机一动,说道:“钟表就像心跳,你拆开看看。”

慢慢拆开了钟表。果然钟表里面有一张小小的纸条。我距离他比较远,看不清。

纸条上写着一行字。可是字实在太小了,我看不清楚。

我打算看清楚,把身子挨过去。

可是,这个张志和却匆匆把钟表往口袋里一塞,匆匆离开了!

书评(0)

1/500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