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降魔士

生死簿
第4章 降魔士作者:唐小鸭子更新时间:2015-10-14 08:22:09字数:3790

夜里,叶无忧做了一个梦。

做了一个无比真实的梦。

他梦见自己走在一个血色空间中,眼前,不断浮现出一幅幅修罗血海般的场景。

一棵血树,高耸入云,上面挂着无数的尸体,没有头颅,周身悬浮黑雾…

数万的不知名巨人生物,高达万丈,在血色大地上奔跑。一道血光横贯它们脖颈,它们的头颅尽数被斩断。倒下之前,它们还保持奔跑的姿势…

巨大黄金宝座之上,一个巨人端坐,他头顶云霄,被黑雾萦绕。黄金衣袍之上,沾满了鲜血…

长着黑色羽翼的人形生物,没有头颅,漫天飞舞…

血色大地中,不断爬出枯骨,足有数百万,个个高达数十米…

这个梦,叶无忧不知道做了多长时间,和他白天在祖庙中的场景,一模一样。

“呼呼~~”

冷汗已经浸湿了他的后背,叶无忧被这恶梦惊醒。坐在床头,心里仿佛有一个声音在呼唤。不知为何,他此刻有一股浓烈的欲望,那就是前往祖庙。

深夜,前往祖庙。这是一件恐惧无比的事情。

平日里,叶无忧无论如何,也不会做这样的事。

可是今天,像着魔了一般,心里不断有声音呼唤,仿佛身体都不受自己控制,如木偶般,被线牵着,朝着祖庙而去。

悄无声息,连和他同一个房间的妹妹,都没有一丝察觉……

夜更深了。

星空之上,没有明月,只是稀疏的点缀几颗星辰。

“嘎吱~~”

叶无忧如木偶般,打开了祖庙的大门,朝着祭桌而去。

走到了祭桌旁,中间,一本黑甲书,静静的放着。

那黑甲书,此刻并没有像白天那样,和祭桌黏连在一起。而是,分割开来了。正如叶无忧白天离开之时,所看到的那样。

叶无忧如木偶般,呆滞的伸出了左掌,打开了纱布,而后,鬼使神差般,用右手重重的捏那左掌伤口。

鲜血,顿时如雨滴般降落。落在了黑甲书上。

黑甲书,从祭桌之上…凭空悬浮。周身,有黑雾萦绕。

也不知滴了多少鲜血在那‘黑甲书’上,终于有一刻,黑甲书化作了一道黑光,没入了叶无忧胸口处。

紧接着,叶无忧胸口,传来一阵剧痛。不过奇怪的是,叶无忧表情呆滞,并没有露出任何痛苦的神色。而后,在他的胸口,出现了一副图案。

那图案,正是那黑甲书图案。

图案很淡,如铁一般厚重,但是,比铁,更黑一分。仔细看去,上面还有黑色的光华流转,就像在动一样。

夜更深了,叶无忧的脸上,似乎更惨白了些。在那黑暗当中,祖庙之内,叶无忧面朝祭牌,突兀的,露出了一丝诡异的笑容。

那笑容,在黑夜的修饰之下,如同暗夜中的魔鬼,散发着恐惧的魔力…

“生死书,掌轮回,掌修罗,掌生死…”

飘渺的声音,从呆滞的叶无忧口里发出,显得太不真实,如同来自另外一个世界。

……

次日一早,叶无忧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做了一个梦。他梦见自己夜里前往祖庙,把伤口上的血,滴在祭桌上的黑甲书上,而后,黑甲书没入他胸口,化作了他胸口上的一幅图案。

这个梦,好真实。所以,叶无忧醒来的时候,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拉开自己的衣服,看向胸口。

这一看,顿时呆了。

那里,和梦中一样。居然真有一幅‘黑甲书’图案。

墨色的黑甲书图案,有一层黑光流转,如同流动的水流。

难道,昨日的一切,都不是梦?

叶无忧怔怔发呆,这黑甲书,到底是什么?为何化作了图案,融入了我的胸口?

我所看到的那些修罗血海般的场景,和这书,是否也有关联?

它…会不会危害我?

一系列的问题,浮现在叶无忧脑海。可是这些问题,他一个都想不通。

叶无忧闪过一丝担忧,他总觉的这古怪黑甲书不简单。而化作图案,融入他胸口,会不会对他伤害,这是他最关心的一点。

他用手去擦,想要把那图案擦掉。

可是,哪里有那么简单。那黑甲书图案,就像成为了他皮肉的一部分,彻底融合在胸口。根本擦不掉。

好在叶无忧是一个乐观之人。以前,练体的时候,即便和老虎搏斗,被抓出一条深痕,他也能大声的笑出来。如今,胸口多出了一幅怪异图案,初始的时候,虽有担忧。但是一段时间过去,叶无忧也就释然了。

“管他呢,这黑甲书图案,我既然弄不掉,那么即便我担忧,也没有用。倒不如放宽心,随它去。”

叶无忧把目光,放在了一旁的小床上,小无愁还带着笑容,沉醉在梦乡之中。他微微一笑,轻轻的爬下床,走了出去。

叶无忧每日凌晨五点起床,先去油菜村外的山里面,打一些野兽。然后回家弄饭,弄完饭之后,就开始练体。父亲叶夫,因为十年前生了一场‘病’,并不能干重活。不过他有一门手艺,雕刻。用木头雕刻出各种动物、植物和人的形态,以此来换取金币。

家里的所有开销,主要就是靠父亲的雕刻,还有叶无忧打的一些野兽来维持。因为叶无忧之前参加降魔士考核,需要交大量金币,所以一家人,过得有些拮据。

小无愁很懂事,小小年纪,就懂得给家里分忧。这几年来,衣服、做饭等家里的一些杂活,她都会抢着干。

打了一只野兔回来,小无愁已经做好了饭,摆在了桌子上。

“哥,爹,开饭了~~”小无愁如小麻雀一般,欢快叫道。她总是这样,小小年纪,时常带笑。并没有因为生活的艰辛,而失去乐观和天真。

一家人各自入座,小无愁先打了碗野鸡汤,放在叶夫面前。又打了一碗,带着大部分的野鸡肉,递给叶无忧:“哥哥,明天你就要参加降魔士复试考核,多吃点肉…”

叶无忧接过碗,却把碗中最大的一块肉,夹给小无愁:“小无愁,你现在正是长身体的时候,更应该多吃肉。”

“哥哥~我不吃,给你吃…”

说着,又要把肉夹还给叶无忧。叶无忧刮了刮她的鼻子,温和道:“小无愁,连哥哥的话,都不听吗?快吃,要不然哥哥不高兴了…”

“哦。”小无愁这才把野鸡肉,放入嘴里。

“哥哥,小无愁熬的野鸡汤,好喝吗?”

“好喝,天底下最好喝的鸡汤。”

“哥哥骗人,哥哥熬的鸡汤,才是天底下最好喝的,我还差远了呢。”

叶夫看着懂事的兄妹二人,抿了口鸡汤,心里有一丝欣慰。随即,却像是想到了什么,轻嘘了一口气,暗叹道:“霓裳,如果你能看到这一幕,那该多好啊。就算咱们不再做那降魔士,当一个普通人,有你,有我,有他们兄妹,一家人,平平淡淡,我也心满意足了。”

……

深夜,漫天繁星。

叶无忧从床上爬起,推开木窗户。如霜一般的月光,洒在油菜花田里,花影斑驳。斜月,透过窗户,钻进一缕光华,披在了叶无忧身上。

叶无忧透过窗户,看向天穹。

妖魔世界,自‘古’开辟以来,历经无数载岁月。曾经隶属猿妖的人类,如今,已经繁衍成妖魔世界最为强大的一个种族。无数岁月的沉淀,人类也找到一种最为适合自己的修炼方法。

这种方法,便是通过开辟道海,吸收天地灵气,来壮大自己。

而他们,也给自己,取了一个名字:降魔士。

妖魔世界,东边为东土大地,人类降魔士十之八九,都生活在这片东土大地之上。西边为西荒大地,那里,有两条横贯大半个世界的巨大山脉———万妖山脉和万鬼山脉。基本上的妖和鬼魅,都生存在那里。

南边,是一片无穷的海洋,有数以百万计的岛屿,林立其中,为‘无尽海’。

至于北边,是一片冰川和雪域。那里,常年的温度,都在零度以下。

浩瀚的世界,无数的种族,油菜村,只是东土边境,隶属摇光城的一个小小村落。

叶无忧五岁那年,见过降魔士后背用透明的灵气,凝聚出一副水晶般璀璨美丽的翅膀,他们恣意翱翔在天空之中,比起老鹰,都还要自在,从那一天起,叶无忧就发誓,他要成为一名降魔士。

他发了誓,并且,为此付出了努力。

他从父亲的口中,知道要成为一名降魔士,需要一副好的身体。所以,他每日去山里面练体。每天早上,负重跑几十公里。

白日里打桩,那是他长干的事情。年纪稍大,他站在瀑布之下,承受瀑布的一泻千里。在瀑布中,练习基础拳法,基础掌法,剑法。

上天还是有些眷恋他,居然让他天生神力,他很小的时候,双手手臂上,就有数百斤力量。到十三岁那年,他双臂之力,更是练到了一千斤。那一年,他打死了第一只老虎。那个时候,他风光无比,承受着村民们的赞美。几乎所有人都认为,他能够成为一名伟大的降魔士。能为村子争光。

然而,也是那一年,他参加降魔士考核,第一次失败。

从此,村民待他,不再像以往那般称赞。每次看他,都透露出一丝古怪。

又一年,他再次参加降魔士考核,这一次,他又失败。

曾经的风光不在了。

曾经的赞美,没有了。有的,只是别人古怪的眼神,和背后的一些流言蜚语。

世界就是如此,当你风光时,别人都围在你身边,赞美你,夸奖你。而当你落魄时,那些曾经围着你赞美的人,却都在背后嘲笑你。

这个世界,如果成不了降魔士。那么,只能是蝼蚁。

世界有妖,有鬼魅,有暗夜游侠,有降魔士。有无数种群。如果成不了一名降魔士,随时都可能被那些强大的存在,如同踩蝼蚁一般,踩死。

而这世界,没有法律,踩死了,便踩死了。没有人,会为你做主。在这个世界生存,能靠的,只有自己。

叶无忧想起过去的一幕幕,想起父亲,想起小无愁,想起姐姐,想起流年大哥,想起过去的一切一切,想起那些所承受的委屈。他眼圈,红了。

坚强的人,往往在黑夜里流泪,他们不敢在在意的人面前露出软弱。

叶无忧,也只能在黑夜里,披着银霜般的月光,独自哭泣。

握紧了拳头,他仰头,看向的是天穹。

“降魔士,我要成为降魔士。我要…一定要!!!”

心中的信念,仿佛化作一股带有邪念的欲望。是那般的强烈。仿佛感应到那股欲望,叶无忧胸口处,那黑甲书图案,突兀的,闪烁出一道黑色光芒。

光华流转,如同流星般璀璨,又如流星般短暂,转瞬即逝…

作者寄语:求收藏,求支持,求赏赏,本书一定不会让大家失望的!

作者:唐小鸭子

第3章 黑甲书<< 上一章生死簿目录下一章 >>第5章 一入琅琊便成仙

  • 之哥说:
    几十公里。。。是不是有点多了。。不知道的还以为参加奥运会2016-08-04 18:33

  • 不见@夏天给力:
    给作品打赏88鬼币2015-11-10 18:46

  • 树叶的呼唤说:
    写的好,继续强憨笑憨笑强2015-10-15 13: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