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梦未来

一梦未来
一梦未来作者:平淡唯甄更新时间:2017-05-15 09:26:21字数:5580

陆洁躺着一动不动没有知觉。三天过去了,依旧如此。母亲坐在床边静静地守候着,仔细地观察陆洁身体任何的变化,比如手指或是脚尖微微地颤动也会让母亲感觉到好似发现新大陆一般情不自禁溢于言表,毕竟有好转的迹象。然而,时钟“滴答滴答”的转动,时间每分每秒的流逝,母亲期待奇迹的出现,但期待和失望总是呈正比,陆洁还是和植物人一样不省人事。

床边护士端来一盘医疗用品,准备给生病的陆洁打点滴。胶管中的药液一滴一滴地往下滴落,正如母亲这些天来付出的点点滴滴,除了喂饭外还要像婴儿一样一把屎一把尿地照顾儿子。

青丝渐白发,蹉跎了岁月也老去容颜。

当陆洁再次睁开双眼开始有意识时,发现自己躺在家中卧室的床上,接着伴随一阵头痛,抓耳挠腮十分难受。穿上拖鞋以后,陆洁开始四处转悠寻找家人。喊了几声也无人回应,感到十分奇怪却又莫名失落。空荡的屋子老旧而破败,好像只有自己一个人般,泛黄斑驳的墙壁和随意摆放的物品好久都没人动过。随后又是一阵头痛,陆洁脑海中闪现出一些画面和残念。因为胸口闷得慌,呼吸也变得急促而不均匀,脑袋有种说不出来的疼痛,好像随时要爆炸。

客厅的墙上挂着一幅日历,走近一看,令陆洁感到震惊的是时间居然翻开到了2025年9月7日,可自己的记忆还停留在2017年3月。据此推来,已经过了快8个年头,可这些年对于一个如梦初醒的病人来说竟然毫无印象。到底发生了什么?没有人可以解释,然道这一切都是一场梦,可梦却如此真实。身上的疼痛不会说谎,周遭却已变了模样。

因为肚子饿的原因,陆洁开始四处寻找可以吃的食物。打开冰箱后,里面塞有各式各样的食物,比如面包、罐头、牛奶还有饺子。看包装还没过期,陆洁拿出食物开始充饥。走近饭桌后,上面居然连盘子都没有,只有一张纸被铁制茶盒压着,不得不让人更加疑惑。拿起白纸后,上面这样写道:

小洁,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母亲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了。自从那次出车祸以后,你就开始昏迷不醒。你父亲很冷血无情,知道此事后判若两人,抛弃了他的结发妻子和身受重伤的你另寻新欢,让我们母子无依无靠孤苦伶仃。为了照顾你母亲没有再嫁,3110个日夜,母亲曾想离开这个冷漠的世界,而你是母亲唯一的精神支柱。如果少了你,母亲活着也没有意思。而今风烛残年,不能再照顾你了。面对意识不清楚和不怎么会说话的你,是母亲老去唯一放心不下的事。母亲走后,愿万能的主能保佑你吉祥如意。

泪水一滴滴往下滴落,白纸上的字迹被打湿后渐渐变得模糊不清。陆洁开始啜泣,慢慢泣不成声,母亲就这样走了,而自己都没有看上她最后一面。自责与遗憾萦绕在心头难以排遣,陆洁用手臂枕在墙上,难过到呼吸也痛。擦拭眼泪后,泪痕还在脸上,陆洁此时顾不得这些,只想一个人冷静冷静。

对着明镜,陆洁梳理了一番,外表看上去依然风采卓然花容月貌。平展的眉毛下有双善解人意的眼睛,长着一张标准的国字脸,皮肤挺白的算是耐看的那一种。

次日,出门后街市早已物是人非,换了人间,世界如果不按想象地渐进发展不是变得更好就会变得更糟。行人三三两两,而面孔却十分的陌生。他们中许多都戴着护目镜,类似于陆洁所知的VR设备,即虚拟现实设备,只是看起来要轻便许多。他们难道不会迷路或是撞树吗?真是眼镜上的高科技,戴上去追踪他人的感觉会不会像看视频发弹幕一样信息量巨大而应接不暇。

冷冷地风吹过,扬起一团灰尘,陆洁打了个寒颤,便继续前行。人来人往的街道,每个行人都有各自的故事,而自己的故事只能追溯到十几年前。面对这些年的变化,陆洁一无所知。算来陆洁自出车祸以来到现在快25岁了,而自己的心里年龄才不过17岁。老态的身体跳动着年轻态的心,陆洁带着几分好奇去找来过这世界的痕迹。

城市高屋建瓴,旧貌换新颜的速率非常的快。远远的眺望,笔直向前街道的尽头有块很大的空地,陆洁还有些印象,那儿以前是个广场,现在也一样,只是重新修葺了一番。周围花坛嵌上新的大理石,种植各色各样的花卉,水泥地也像是新做的。走在广场上,有种似曾相似的感觉。白天不分男女老幼在这里做运动,下下棋玩玩牌。而到了夜晚,这里是大妈跳广场舞的地方。

天色渐渐地暗了下来,夜幕拉开序幕。广场舞仍然,旧人不再,她们都不见了吧。动感的旋律响起,却难听到《最炫民族风》和《小苹果》了。爱情歌曲嘛,要么打情骂俏,要么一厢情愿,再者两处相思。如果把自己的身世改编为歌曲,歌颂不离不弃生离死别的母爱,估计没几个人能听得懂。人群越多,可他们并不了解自己,自己便越是寂寞。

广场的南边以前有个饭店,那里是陆洁曾经去吃过大餐的地方,一家三口共享天伦,画面一定是温馨幸福的。可是由于经济不景气,饭店被拆除了,取而代之的是开的水果店和蛋糕店。站在蛋糕店玻璃橱窗外看了好久,各色各样造型各异的蛋糕刚新鲜出炉,口水都快流出来了,可是买不起。陆洁告诉自己走吧,去一个人静静。

拐进一条僻静无人的小巷,陆洁蹲了下来玩起了手机。手机自动搜索网络后变为7G网络,陆洁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打开新闻后,开始浏览天下大事。如中国国家队在足球世界杯预选赛上破天荒的出线了,外籍教练喜极而泣结果抱错了对象,搞的别国球员尴尬至极。再如一醉驾大汉深夜开车被交警拦下,吹气一查酒精含量严重超标居然心安理得,辩称道是无人驾驶。陆洁继续浏览新闻,突然手机不听使唤般弹开一个陌生的页面,点了几下后打开了视频,大约5个G已经瞬间下好了,但手机同时也欠费了。一秒钟的痛却要3个小时来承受,陆洁愤怒地谴责黑心的运营商,他们在加快网络速率的同时实则是想更快的圈钱罢了。陆洁搜出身上仅有的五百元钱,呆呆着望着。

漆黑的暗夜,如饿狼一般吞噬了一切。心中的黑暗太过漫长,一觉醒来恍如隔世。守着孤清,心事无人可诉。曾经的好友为了生存散落去了天涯,他们如果能够回忆起当年也许还会以为自己已经在那场车祸中丧生了。但陆洁坚信活着就会看见希望,不管生命中遇到的好与不好,勇敢的接受才不会被暂时的困难所吓到。

小巷深处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像野狗或是野猫觅食扒动的嘈杂声。起初陆洁也没有在意,接着下一幕着实让人吓出一身冷汗。堆放的杂物中伸出来一只人手,因为当时太暗看不太清是怎么回事。慢慢纸盒被扒开,出来一个活人。走近来看他身上脏兮兮的,面容瘦削蓬头垢面神色憔悴,像是流浪汉。陆洁动了恻隐心也想施舍,可是自己如今也是泥菩萨过江。

流浪汉看见金钱发疯似的朝这边扑了过来,陆洁顿时傻了眼。被扑倒在地后,流浪汉紧抓陆洁的手,又是掰又是咬的,玩命似的夺走了陆洁手中的五百元钱。陆洁从地上爬起来后又气有恨,于是急忙去追,可是流浪汉跑得太快根本无法追上。当绕过几条街后,陆洁依旧追赶不舍。

尔后流浪汉消失在了夜色中,无处可寻。当陆洁追到另一条街道后气喘吁吁,发现地上有个东西十分奇特,可能是流浪汉弄丢的。捡起来后才觉得这高科技眼镜有些老旧,不知还可不可以用。触碰按钮后,眼镜屏幕居然亮了,十分的神奇。

回去路上,陆洁一边走一边研究高科技眼镜。路的两边灯火辉煌,来来往往的人流变稀变少。安静的夜色和自己的倒霉一样沉重而无语,陆洁发现VR眼镜上有个光点一直在移动,十分新奇所以一股脑的注视着光点。横过马路时,没有在意一辆崭新的大众刚好从他身边经过。霎那间,陆洁被撞倒在地。现实和旧故一样重新上演,车祸再次发生在不幸的陆洁身上。好在这次走运,只是轻微的擦伤。

停下来的大众的门打开后出来一位黑衣壮汉,好像是司机,面带怒色不怀好意。这下陆洁有麻烦了。“喂!没长眼睛啊?这车是无人驾驶,想碰瓷?今儿我就给点教训你尝尝。”黑衣壮汉朝陆洁狠狠地踢了几脚,“想讹我是吧?我看你是活腻了。”说着开始朝陆洁拳脚相向,毫不留情。危机时刻,车内一年老男子目光定住了几秒,发现哪里不对劲。出了车门后,司机称呼他老板前老板后的,并颐指气使地说要给点颜色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伙子看。

结果“啪”的一声被打了个响亮的耳光,司机感到十分惊愕,老板随后去扶躺在马路上的陆洁。身上还有伤的陆洁看了老板一眼却更加惊慌不安,眸子中发出飘忽不定的光芒,像看到仇人一样生气。

“小洁,是我不对!我没有尽到一个做父亲的责任。”陆父亲十分地自责和悲伤,“跟我走吧,我带你过衣食无忧的生活。”陆洁面带迟疑与不信任,拒绝道:“不!是你当初抛弃了我和妈妈,你的施舍我不稀罕!”陆老板再三解释,陆洁还是听不进去。“这卡里面还有三万块钱,你拿去用吧,用完再找我。”陆老板递过银行卡,陆洁迟疑了下接到手中。“还是留给你自己养老用吧!”随后将卡往陆老板身上一扔,抹着眼泪跑走了。

次日,天空阴沉压得很低,像是快要变天的样子。经过一晚的思考,陆洁头痛又开始发作了。现实的壁垒将人分开,有钱人和没钱人之间就会出现沟壑。金钱如果是人品行的试金石,那么骨气又能值多少钱呢?要或不要,是个问题。但脑海中每每回想起那个薄情寡义的人后,陆洁真是恨得咬牙切齿。这样躺着许久,愁从中来,剪不断理还乱。

戴上VR眼睛后,愁思确实少了许多。陆洁发现昨日的光点移动轨迹十分奇怪,如果光点对应某个人,或许向它靠近能找到昨天的流浪汉也说不定。为了拿回昨天的五百块钱,陆洁再次出门了。

光点起先在某个原地不动,陆洁就朝着那个方向前进。不久光点开始移动了,好在移动速度不快还能赶上。陆洁加快脚步朝着移动的方向移动,不断朝光点靠近。接着光点把陆洁带到了一条陌生偏僻街道的小巷。顺着小巷前行,陆洁仍然紧追不舍没有懈怠。随后来到了一破旧废墟的楼宇前,陆洁也不知道下一秒将会发生什么。

上了三楼后,在一间空置的房间里光点停住了。房间木门紧闭,周围静悄无人。由于年久雨淋风蚀,木门裂开一道不算宽的缝隙,可以看到房间里面的情况而不易被里面的人察觉。上前窥视,里面果真有人,两个西装革领的男人在谈生意。在这么隐蔽的地点商谈,想必他们在做着见不得人的勾当。结果如陆洁想的一样,他们在谈毒品生意。那个毒贩的名字叫做彪哥,而他在卖最新的毒品叫做“丧尸药”。

这么说来昨天那个流浪汉一定脱离不了干系,可能是位瘾君子。吸完毒后倒在了小巷里没被人发现,出来后看到自己有钱就像发疯似的抢去,真是越想越可怕。陆洁一不小心用头把门撞开来了,发现他们没有注意这边赶紧撤退。尔后里面的毒贩朝大门望了一眼,发现刚才关着的门突然打开了感到十分蹊跷,接着吹进一股强风才打消了疑虑。

交易完事后,毒贩收好手枪,若无其事地离开了藏身地点。好在逃跑及时,如果被他们发现了自己也许还会有生命危险。陆洁全力奔跑离开了冗长蜿蜒的小巷,到了大街上后才敢喘起大气。

来到派出所,里面的警官们正在忙理行政事务。陆洁累得上气不接下气,看到一位年轻的男警官后鼓起勇气举报有人在做毒品交易。男警官姓李,听说彪哥后大吃一惊。因为据调查此人在贩毒界赫赫有名,但每次交易的地点不定且十分隐秘,所以李警官和同行拿他一点办法也没有。虽然知道有人贩毒,但是抓获却成了棘手的问题。陆洁拍拍胸脯信心十足的承诺到跟着自己可以将他们人赃并获。李警官半信半疑地望着这位青年男子,心中打了一个大大的问号。

李警官要求陆洁立即提供彪哥经常活动的地点,以便跟踪调查使案件头绪清晰。陆洁摇摇头表示毒贩近期不会作案,所以无可奉告。这不得不让李警官更加怀疑眼前这位男子所说的话的真实性。既然多年没有彪哥贩毒的线索,那么索性相信这位突然出现的男子一次又不会有什么大的损失。

两日后,陆洁带着便衣警察们出发了。但是这次光点移动速度太快,以至不得不乘汽车追寻。光点先是笔直前行,走了几条分叉路后来到了繁华的都市。光点停顿了一下,速度变慢应该是下了车吧。但奇怪的是光点居然进入到了一栋大型购物中心,彪哥在人多嘈杂的地方交易然道不会被外人察觉吗?也许他是想反其道而行之,把最危险的地方作为最安全的地方看待。不是亲眼所见,陆洁真不敢相信彪哥会这么招摇过市。

在购物中心一个陌生偏僻的小屋内,彪哥正在和买家验货。确认是“丧尸药”后,买家把一箱钱给彪哥。打开箱子数了下钞票后,彪哥放心的喜笑颜开。哪知小屋门突然被撞开了,让两人惊慌失措无处可逃。毒贩和买家被几位警察合力按倒在地,无法动弹。

两位犯人被带到了监护室,李警官和其余几位同事开始庆祝来之不易的成功抓捕。李警官送上千元奖金给陆洁,结果被对方婉拒了。其实陆洁一直的梦想是作为一名人民警察,即使不能如愿,帮忙打打杂,做下力所能及的事也是好的。李警官知道了他的心意,勉强同意了。但不是谁都适合做警察,所以给陆洁的是一个实习的机会,能不能转正还要看他以后的表现。

回到家后,卸下一身疲惫,陆洁还沉浸在刚刚的喜悦当中。当从客厅经过时,陆洁发现了不对劲。地砖上有烟头,有人来过?该不会是小偷吧,自家这么穷,小偷来了估计要哭着离开。走到茶几前,陆洁感到十分惊讶,上面居然放了一堆钱,大概有五六万。陆洁面色立马变得凝重,想到了这些钱一定不是外人给的,除了他没有谁会对自己这样慷慨。

经过几番严刑拷问后,李警官终于知道了彪哥后面还有个更大的集团在操控着一切。于是召集几位警官经周密布置后,准备逮捕这伙集团的首要人物,以防他们畏罪潜逃。

机场广播在播报CZ666航班将要起飞的消息,陆老板带着第二任妻子妮可提着旅行箱过了安检口准备检票。随着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终于到了排队检票的时刻。陆老板长舒一口气,因为马上就可以出国逍遥法外了。

突然,几位警察冲了过来,人群开始慌乱而萧肃。最后陆老板被按住,戴上了手铐,俨然一副阶下囚的样子。坏人得以惩处,人群开始欢呼和拍手称快。陆老板被带出候机大厅时,在人群中发现了儿子陆洁的身影。外面夜色昏暗,飘起了小雨,沾湿了陆洁的警服。陆父亲回头望着陆洁,依依不舍一言难尽。直到走远快被带上警车时,陆洁朝曾经敬爱的父亲敬了个礼。陆父亲转过头,被带上了警车。接着警车发动,驶向远方。

小雨一直淅淅沥沥的下着,洋洋洒洒。

作者寄语:想写些新奇的东西。

作者:平淡唯甄

加入书架一梦未来目录加入书架

换一换新章节读完了,给您推荐:
  • 掘墓人一次偶然的路过,惹上幽魂三头狗;一次解救活动,发现了战国古墓;一次盗墓活动,揭示了三代人的恩怨纠葛,引发了对未知的无限探求……作者:大头狗分类:盗墓
  • 尸人难行那一天,我在船上看见一位红衣女人向我招手……从此以后,我开始一步一步变成了一具行走的尸体。作者:大斑马分类:灵异
  • 鬼语者一场大雨,一根黑发,耳边靡靡低语,诉说着令人心悸的故事···作者:贝壳分类:恐怖
  • 妻子的秘密我老婆是时装公司模特,每个人都羡慕我有一个当模特的漂亮老婆,可是最近我却发现,我的老婆好像……出轨了……作者:银蛇郎君分类:都市
  • 寻尸人我本是寻尸人一枚,帮助尸体回家是我的职责,可是谁料半路竟杀出来了一个老鬼硬是要替我寻尸护我一世安宁……作者:分类:灵异
  • 末世求生法则重生之后,暮雨只想跟父母好好地活下去。可是总会有麻烦找上门。作者:苏苏砾分类:灵异

暂无相关评论,就等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