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填井陪葬

奇门诡秘
第3章:填井陪葬作者:玉柒更新时间:2017-06-03 18:20:00字数:1381

虽然大家都说不出道道来,可稍微有点见识的都知道,这绝对不是好兆头!所有人都慌了起来,甚至有平时关系不怎么亲近的,都找个借口离开了。

我更是浑身发冷。

就在这个时候,三爷来了。

三爷是我父亲的亲弟弟,比父亲小五岁,今年也三十有九了,和父亲长的很像,只是看上去很年轻,就像三十刚出头的人。

但性格一点都不像,父亲仁厚,每天脸上都挂着微笑,在村里人缘相当好。三爷却有点孤僻,除了和我家亲近,和村上乡亲从不来往,平时话很少,喜欢一个人喝闷酒,总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我还看见过他好几次都站在村口看着远方发呆。

我一出生时,三爷并不在家,我出生时七斤整,所以乳名就叫七斤,一直等到我九岁生日那天,三爷才从外面回来,给我取了个正式的名字,叫徐镜楼,取自月下飞天镜,云生结海楼这两句诗词,很有点意境,可乡亲们还是习惯叫我七斤。

三爷回来后,就住在祖屋里,深居简出,也不见他劳作,却也不缺吃喝,不管谁家婚丧嫁娶,从来都不走动,今天不知道怎么回事,竟然来到了奎爷的灵堂。

可三爷一进门,满灵堂的人,刷的一下都闭上了嘴,就像嘴巴都贴了封条一样,一个个的眼神中,都透露出一丝怪异来,灵堂里的气氛,猛的一下凝重了起来。

我有点奇怪,乡亲们这种态度,让我很不明白,虽然三爷平时不怎么搭理人,可也没恶劣到这种地步,怎么今天一出现大家都这个模样呢?

更让我没想到的是,老太爷上前一步,面色一沉道:“三子,你来干什么?”

老太爷辈分极高,这么喊三爷很正常,可这语气却极不友善,简直就是赤裸裸的赶人了,就连我的脸,都烫了起来。

三爷阴着个脸,抬起眼皮子来,冷冷看了一眼老太爷,也没搭理,直接走到奎爷的尸体旁边,一伸手就按在奎爷的双眼之上,沉声说道:“老奎啊!放心去吧!你一辈子也没做过什么缺德事,老天爷不至于断了你家香火,有我在,保你不会绝后。”

一句话说完,双指一收,转身就走,几步出门而去。

说也奇怪,三爷这莫名其妙的一句话说完,再看奎爷,血泪也停止了,眼睛也闭起来了,苍无血色的脸上,甚至露出一丝宽慰的神情来。

三爷一走,灵堂里立刻响起了议论声,就没有一个是说三爷好话的。

我的好奇心,却被钓到了嗓子眼!

太多的疑问了!奎爷死不瞑目,血泪长流是怎么回事?三爷对奎爷尸体说的话,老太爷不是没说过,可一点用没有,为什么从三爷口中说出来,奎爷就闭眼了呢?为什么大家对三爷都这个态度?

当下我立即转身追了出去,我并不是一个能沉得住气的人,得找三爷问个明白。

刚到灵堂门口,奎爷家的大黑狗忽然蹿了出来,对着我的腿肚子就是一口,我本能的一躲,腿是躲过去了,可裤子却被那大黑狗撕破了一道口子。

我气的抬起一脚,将大黑狗踢飞了出去,刚要责骂,那大黑狗扭头就跑。

大黑狗刚一开跑,奎爷家就闹开了,什么鸡鸭鹅、猪牛羊,一样不落,全都疯了一般,大黄牛将牛绳都挣断了,一起往外跑,拦都拦不住,一时间鸡飞狗跳,猪走牛奔,一股脑儿向村口涌去。

这么大的动静,自然惊动了灵堂里的乡亲们,石头哥也出来了,一见这场景,急忙上前抓住半截牛绳,想将牛拉回去。

一头牛有多大劲,发起疯来,人怎么可能拉得住,一挣就将石头哥拉倒在地,拖出几步远,石头哥手一松,大黄牛就奔了出去。

大家全都跟了上去,我也心中纳闷,急忙跟了上去,一路跟到了村口,那只大黑狗最先到达,一纵身跃过石井栏,直接跳入了老井之中。

紧接着那黄牛也跳了下去,鸡鸭鹅猪羊什么的全都钻过石井栏,一个接着一个跳了下去……

作者:玉柒

第2章:奎爷死了<< 上一章奇门诡秘目录下一章 >>第4章:灵堂出变故

暂无相关评论,就等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