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穿寿衣的老太太

东北招阴人
第5章 穿寿衣的老太太作者:天朝无笔更新时间:2015-12-24 23:43:06字数:3351

我想到了关键处,头发一根根的竖起,别说头发了,连脸上的汗毛,都感觉竖得笔直。

不会吧……不会有事吧?

我咽了一大通口水,不敢扭头去看趴在我肩膀上的黄馨。

“不会,不会,我是招阴人,那些邪祟都应该怕我,我是招阴人……我是招阴人。”我用着蹩脚的理由搪塞自己。

紧接着,我咬紧了牙关,缓缓转头。

一点点……一点点的转头。

一直到我彻底能够看到黄馨左半边脸的时候,我心里松了一口气,那脸,还是黄馨的,漂亮,皮肤紧致,肤白貌美。

“妈的,可能是我被吓唬太久了,出现幻觉了。”我甩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

可能是我甩汗的幅度太大,黄馨醒了过来,她笑盈盈的望着我,说:你是不是再找什么东西?

“可不是咋的,我找打火机呢。”我呼了一口浊气。

黄馨忽然冷笑起来,说我找的不是打火机,她说我找的是一张脸。

说完,黄馨猛的转过头。

一瞬间,我看清楚了黄馨的整张脸。

我刚才瞅见黄馨的右边脸,依然是她自己,但是她的左半边脸,则是一个老太太的脸,皱纹密布,活脱脱的一块老树皮。

就在刹那间,黄馨的右半边脸竟然变了一幅样子。

出现在我面前,已经不是黄馨了,而是一个漂浮在半空中、穿着寿衣的老太太,她暗沉着脸,咧着嘴,冲我笑着。

“我日你大爷。”

我的屁股像是装了一个弹簧,猛的从椅子上面蹦跶了起来。

由于惊吓过度,我顺带着把桌子都给带倒了。

我一连退后了好几步,啪叽一声,我摔倒在了墙角下。

“你别给我过来啊。”我冲那穿着寿衣的老太太喊着,甚至我感觉喊话的声音完全变了模样,沙哑得很,同时我心里升腾起了一个念头--这房间里的人,没一个好人。

成妍是被狐仙上身,黄馨是被老太太鬼魂上身的。

黄馨找我这个招阴人过来,莫非就是干死我?

我甚至都在想,到底是哪个缺德的王八蛋,打算害我一笔。

现在门外有显灵狐仙,内有显灵鬼魂,我特么往哪儿逃啊,咋办?我心乱如麻。

“妈了个逼的,妈了个比的,你给我滚远点。”我骂人的声音,越来越大。

那漂浮着的老太太就杵在原地,看着我……慈祥的笑着。

对,就是慈祥的笑着。

我发现……这个老太太,虽然把我吓唬得跟落水狗一样,可是她似乎没有加害我的意思。

不然就我刚才恐吓过度的状态,是最容易被鬼上身的。

我开始理清思绪,不停的告诉自己:要镇定,要镇定。

关键时刻,临危不乱,才是我做招阴人这么多年,都全身而退的不二法门。

我一边盯着那杵在原地慈祥笑、穿着寿衣的老太太,一边琢磨着:要说黄馨是打算害我的,其实根本没必要吧,我这个人真没得罪过什么人,而且说句老实话,我也经常帮助一些无依无靠的鬼魂和阴祟,并不是完全和阴祟是处于对立面。

我和作恶的阴祟才是阶级敌人呢。

再说了,我也没烧你狐仙,没吃你狐仙肉,我哪儿招你们惹你们了?

想想我觉得黄馨也在害我这种说法不成立。

既然不成立,那黄馨又如何变成了一个穿着寿衣的老太太呢?

想到这儿,我脑海里闪过了一个念头“狐仙勾魂”。

对了,狐仙勾魂,狐仙勾魂,一定是这个样子。

曾经我和东北养狐人,号称“东北狐王”的独龙聊过,他告诉我,狐狸天生能够勾魂,这是狐狸的天赋。

他曾经遇到过自己养的狐狸勾魂。

那是一个凄冷的冬天,独龙傍晚的时候忘记给狐狸喂食,大半夜的时候才想起来,端着食盆去了狐圈,在狐圈门口,他见到了一个风骚的女人,那女人骚得不行,是附近有名的美人。

美人主动勾引独龙,独龙是少数民族鄂伦春族的。

鄂伦春人对“男女之事”比汉人要开放一些,当天晚上,他和那美人在狐圈门口“鼓捣”了一晚上。

第二天的时候,他出门办事,路过那美人家里,想跟那美人再寻一番云雨,进了人家院子,发现美人家正在办丧事,而摆在灵堂上的,就是那美人。

原来,那美人早在昨天中午就因为车祸死了。

昨天晚上和烛龙大干一场的,不过美人的鬼魂。

事后,烛龙总结--可能是那狐狸怨恨他没给吃食,所以勾来了游荡着的美人阴魂,和他玩了半夜,报复他。

人和鬼办事,多少都要被鬼吸走一些阳气,烛龙当时因为这事,一个多月都感觉精神萎靡不振呢,从此以后,他都不敢忘记给圈养的狐狸喂食。

我现在想起了“狐仙勾魂”,也算明白这老太太怎么来的了,想来是门口的狐仙,专门勾了个过路的游魂,来吓唬我呢。

卧槽!

想通了这点,我毕恭毕敬的跟老太太鬼魂说:老太太,阳间有康庄道,阴间有黄泉路,您老还是哪儿来的,去哪儿吧。

老太太看了我一眼,慈祥的笑了笑,转身就走。

才走了两三步,她消失得无影无踪,像是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

而黄馨,则站的笔直笔直的,接着又突然瘫倒在地上。

我慌忙把黄馨扶上了床,至于外面的成妍,我反正是不敢出去了。

谁知道她还得整点什么幺蛾子呢。

我给黄馨盖好了被子,我就蜷缩在地板上,沉沉睡去。

我想,我知道明天去找什么“阴人”来治上了成妍身的狐仙了。

……

第二天我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太阳上三竿的时候,我也没躺在地板上,是躺在柔软的沙发上面睡觉。

黄馨和成妍正坐在桌子上吃早餐。

她们旁边还放了一碗豆浆和两根油条。

见我醒了,黄馨冲桌子上努了努嘴,让我去吃油条。

正好我肚子也饿了,凑过去胡吃海塞起来。

黄馨问我有办法帮助成妍没。

我说当然有了,找哪个“阴人”过来平事我都想好了,待会就得带成妍去黑龙江的齐齐哈尔。

“我也要去。”黄馨要跟我一起去。

可能成妍现在知道她给我们带来多大的困惑了,所以表现得很低迷,没有说话。

我看了成妍一眼,又瞪了黄馨一眼,说你去添什么乱啊?我带成妍是有事。

“我必须去,她这个样子,我不担心。”黄馨很坚持。

好吧,你非要跟着去,那就去吧。

我吃完饭,跟黄馨说:你去订三张去齐齐哈尔的火车票。

“为什么不订飞机票?”黄馨问。

我们这儿离齐齐哈尔确实很有点远,火车大概需要八九个小时吧,飞机就快了,上午飞的,下午就能到。

我白了黄馨一眼:飞机上要是成妍出点什么幺蛾子,那整架飞机都下不了地,唯独坐火车,咱们三个人包一个软卧的包厢,三个人买四张连票就行,出了事,咱们就下车。

“行!”黄馨应了下来,掏出手机开始订票。

我背着包出门了。

等我再次回来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了,黄馨要拉我去门口餐厅吃饭。

我说来不及了,咱们晚上要到齐齐哈尔,明天早上就能够见到我要找“阴人”,吃饭,到火车上面买盒饭吃吧。

“好吧。”

黄馨和成妍要跟着我一块出门。

“等等!”我喊住了成妍,让她等等我。

说完,我从包里掏出了一根黑色的项链。

说是项链,其实就是一根黑色的绳子,两边各有一粒红色天珠,坠着一只古铜色的降魔杵。

我拿出链子要给成妍挂上。

成妍不乐意,说着链子太丑了。

我跟她说着链子叫阴阳冕,降魔杵为阳,天珠为阴,挂在脖子上,可以帮助她镇压三天的狐仙阴魂。

听说能镇压身上的阴灵,她才勉强带上。

带上的那一刻,成妍的脸上,突然出现了一只狐狸脸影子。

影子转瞬即逝。

成妍说带上之后,明显感觉体内没有那么燥热了,有一种阴凉的感觉。

我笑笑,说着阴阳冕是在咱们城里一位神婆那里求来的,给她们便宜算,只要五千!

“五千?”成妍睁大了眼睛。

“五千怎么了?这些东西都很贵的。”接着我又把账算了一下:给你请阴人,阴人五万,我两万,这条链子五千,一共是七万五,至于其他的费用,咱们到时候再算。

成妍差点没晕过去。

倒是黄馨大方,她说只要我事情办好了,钱不是问题。

我心里清楚--黄馨不是普通人,就冲她的人皮吊坠和青铜马,我感觉这姑娘不差钱,至于为什么一个不差钱的姑娘会来当嫩模?这个……不管我的事情,我也不会去想。

接着,我带着闷闷不乐的成妍和黄馨出了门。

可能黄馨没有跟成妍讲她的情况到底的多严重,出小区的路上,她一直不太高兴。

事实上,我要价真的是业界良心了,昨天那阵势,简直折寿,我才要你两万块钱,多吗?

多少钱能和自己的命相提并论啊。

在我们三人快要出小区的时候,我看到小区的一条巷子里有人设灵堂。

黄馨直说晦气,怎么大中午的出门,撞见灵堂了呢。

“晦气什么,生老病死,人之常态,别往心里去。”我安慰了黄馨,不经意间瞄了灵堂一眼,顿时,我僵住了。

我看见灵堂前,挂着死人的照片。

那照片……。

作者寄语:有什么问题可以找鬼姐姐客服~微信号:xiaodaozi2 QQ号:2120359830

作者:天朝无笔

第4章 狐仙显灵<< 上一章东北招阴人目录下一章 >>第6章 女真阴神

  • 卍龘卐说:
    好吓人,受不住啊2016-04-14 22:34

  • 懒猫丶遇上鱼╮给力:
    给作品打赏100鬼币2016-04-07 12:19

  • 懒猫丶遇上鱼╮说:
    我还没看到这呢,跑这来打赏了2016-04-07 12: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