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女真阴神

东北招阴人
第6章 女真阴神作者:天朝无笔更新时间:2015-12-24 23:43:16字数:3224

那照片上的人,不是别人,正是昨天晚上,成妍身上狐仙勾来的阴魂--附身在黄馨身上的那个老太太。

哎哟喂!

我小心肝颤了一下,拉着黄馨说:你说晦气,嘿,别的不说,你现在就得去给那灵堂的主人上一炷香。

黄馨和成妍有精神洁癖,或者她们这几天被鬼鬼怪怪的事情吓唬坏了,说什么也不去上香。

没办法,我只能趴在黄馨耳边,把昨天那老太太附她身的事情,说给了她听。

黄馨是个明事理的人,听我说完,哪怕心里再不情愿,也跟着我去了灵堂那边。

昨天阴魂附身,今儿个撞见了,上柱香,算打个招呼嘛。

好在灵堂里人不少,我们过去的时候,灵堂里的人也没管我们是谁。

我给包了一个“二百块钱”的白包,黄馨去上香。

她捏着三根香,走到了灵堂前,一跪不起。

我还在想为什么黄馨这么虔诚呢,结果我一瞧她上的香,不对劲了。

通常烧三根香,三根香是一模一样长的,但黄馨这三根香,两短一长。

人怕三长两短,香怕两短一长。

看着“香相”,怕是有问题啊。

我连忙走到黄馨身边,此时黄馨刚刚跪拜了起来。

我瞧见她泪眼婆娑。

看黄馨开头不情愿进来的情景,她跟这死去的老奶奶,估计不认识。

但现在她流着眼泪,我猜只有一种可能,黄馨又被老奶奶上身了,而这老奶奶的死,有蹊跷!

要知道,咱们国家,红白喜事,结婚是喜事,葬礼也是喜事,人正常的死,绝对是喜,毕竟活了这么大的岁数,终于不要承担人生中种种痛苦了。

可这老太太,流着眼泪,这又明显是悲了。

她的死,是冤死。

我轻轻握住了黄馨的手,趴在她耳边,用很小的声音说:老奶奶,你有冤,我知道了,只是我现在要出去办事,等我办完事回来,我还你一个公道。

听了我这句话,黄馨的泪眼总算止住了,她不解的看着我:你怎么拉我手啊。

我笑笑,没说话,拉着她离开了这个灵堂。

至于我答应老奶奶的,我一定会做到的。

等去找了“东北狐王”,回来我就帮老奶奶查清楚她的死因,这是缘,修行人最惹不起的缘。

我是个招阴人,没什么抓鬼的本事,但我依然害怕缘。

遇缘不报,会有因果的。

路上,黄馨问起刚才灵堂的事,我没多说什么,含糊了两句,糊弄了事。

上了火车之后,成妍的心情才有些好转,在我旁边的栏杆上,压起了腿。

她们嫩模的腿,真长啊,白晃晃的,看得我直流口水。

不过我可没心思多看,我现在还得办事呢。

我从包里掏出一本记录本。

记录本的封面是老羊皮做的,一看就是上了年头的老货。

我打开本子,里面全是人的姓名和联系方式。

成妍看了有点吃惊,问我为什么这些联系方式不记录在手机上。

我弹了一下她的脑门,说她懂什么,这都是招阴人的规矩。

规矩几百年前就定下来了,不能随便更改。

成妍听了,来了兴趣,坐在我身边,让我给她讲讲招阴行的规矩。

黄馨这时候也不看她的《时间简史》了,抬起脸孔,想听我说道说道。

要说就说呗,反正旅途比较无聊,我合上了本子,问他们:你们知道努尔哈赤吗?

成妍连忙点头,说知道知道,她说前一阵子,看了那个《大玉儿》,里面就讲过努尔哈赤,说是清朝的开国之君。

我笑着点头,不都说没知识要有常识,没常识要多看电视么,一点都没错啊。

要是不看电视,这俩姑娘可能真不知道谁是努尔哈赤。

我又问:知道为什么当时清兵八旗军人口稀少,举兵入关,问鼎中原吗?

我估计她俩不知道,没成想,真知道,黄馨很果断的就回答我:第一,当时后金八旗军的战斗力非常强,在很久之前,辽国皇帝耶律太保就说过,金人不满万,满万不可敌,后金的战士和金人同出一脉,战斗力超强。

第二,当时大明朝廷腐败,战斗力非常低下。

第三,大明官员内外勾结,吴三桂为了陈圆圆,冲冠一怒,放清兵入关。

这真是看《时间简史》的嫩模啊,知识底蕴非常不错,竟然知道清朝当时建立的时候叫“后金”。

成妍也托着腮帮子,夸黄馨厉害。

我咳嗽了一声,说的确是这样的。

但是……还有很有重要的一点。

当年努尔哈赤带兵入关的时候,找齐了东北无数“阴人”,激活了关外九条龙脉。

龙气旺盛,众望所归,从此努尔哈赤挥兵南下,战无不胜攻无不克!

“还有这事呢?九条龙脉?”成妍掰着手指在算。

我说我话里的重点,不是这九条龙脉到底为努尔哈赤的南征起了多大的作用,而是说,我们招阴人祖上,就是那时候形成的。

当时努尔哈赤在女真部落里,建立了一个“阴神”的组织。

“阴神”的建立,就是为了联系当时东北无数阴人。

这算是招阴人最辉煌的时候了。

我祖先当时担当“阴神”祭司,整个东北阴人,都是他的部下。

一直到后来康熙时期,康熙大帝更偏重汉族最重视的佛教,对东北阴人和“阴神”都有些不够重视了。

当时我祖上知道“阴神”大势已去,清朝已经不需要“阴神”了,所以他主动向康熙请辞,告老还乡。

从此“招阴人”变成了民间的组织,与宫廷无缘。

“哦,你祖上还是朝廷的人啊?”成妍看我的眼神里,多了一份膜拜。

我摆摆手,示意成妍低调,然后告诉他,那些阴人都是我祖上的部下的后代或者传人,所以对我,很尊重,他们自愿把联系方式交给我,只要我有一些“祛除”脏东西的活计,找他们就可以。

为了照顾我的生意,阴人里又立了一个规矩,只有阴人周围乡镇的人找他们办阴事,他们才会去,至于别的地方的“阴事”,必须通过我的关系,他们才会去办。

“哦,他们这么讲义气?”

“当然了,咱们东北人,活着就为了一个义字。”我笑了笑,说。

其实说句老实话,我这些年,名气大了,一些南方的“阴人”,也托我给活儿干!

我有时候会答应,但只要东北阴人能够干的活,我还是会照顾东北阴人一些的,东北阴人实在处理不了的,我才会去南方找人。

所以,现在其实不光是东北,咱们国家从东到西,从南到北,几乎所有的阴人,我都能够联系上。

不过说起来我挺牛逼的,实际上我也很按规矩办事。

我跟成妍说:你看我本子上这些联系人,他们如果不愿意再为我办事了,他们可以跟我说,我会无条件的把他们的名字勾掉,这也是当时“阴神”告老还乡时候,定下的规矩,阴人不是我们的手下,而是我们的兄弟。

“怪不得你拿的钱比你要找的人拿得少。”黄馨这才知道,为什么刚才我开价,阴人拿五万,我只要两万,原来是有规矩的。

我叹了口气:招阴人活的就是一个八面玲珑,我既不会得罪我的雇主,也不会得罪那些阴人兄弟的。

黄馨说是应该这样,又夸我其实是一个好人,昨天她和成妍都晕过去了,我也没去占她们便宜,早上她们起床的时候,还发现我躺在地板上,她们两人废了好大的劲,才把我弄好沙发上的。

好吧,也不说把我弄到舒服的床上去。

一旁发呆的成妍突然问我:现在改革开放了,大家的心思都不那么淳朴了,不是搞现代经济么,他们完全可以自谋生路去啊,为什么一定要赖上你呢?

我一拍大腿,说她这句话问得好,为什么阴人兄弟们都不寻生路去,非要赖着我呢?为什么甘心让我分他们一份工钱呢?

我告诉成妍,那是因为我们招阴人家族,有一套全国独一无二的本事!

成妍连忙问我这份本事是什么,我闭口不言。

黄馨和成妍又是给我按摩,又是给我递烟递水的,就想问问我到底有什么特殊的本事。

嘿嘿!

我就是不说。

一直到下火车,我也没说。

两女为这件事,还跟我闹脾气了,一路上也不理我。

我们租了一辆的士,去北郊外。

到了城市边缘,司机说啥也不送了,他说晚上走这条路,不安全,也劝我们三人别去。

我把的士钱给了,跟司机说了一声谢谢,就带着两女去了大草地。

齐齐哈尔源自达盖尔语,意思是“天然牧场”,所以这片郊区,草原林区很多。

我们三人,现在走的,就是一片林区。

顺着国道,一直往前走,两边是笔直的白杨木。

黄馨深吸了一口气,说这里的空气真清新,pm2.5在这儿,估计数值非常低。

成妍也说这里半夜的风景特别美,走一走心情都好很多。

我笑笑,没说话。

这两位姑娘,太单纯了,根本不明白坐落在白云黑水间的东三省,到底有多么邪性!

作者:天朝无笔

第5章 穿寿衣的老太太<< 上一章东北招阴人目录下一章 >>第7章 阴人借道

  • 328477256说:
    没钱怎么办2016-02-10 10: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