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花折

悬疑鬼故事
兰花折作者:陈晓之更新时间:2017-08-04 10:02:00字数:6043

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题记

1

花花和顾琳坐在咖啡店最角落的位置,目光不断张望大门。她们是在等人。

渐渐,一个小时过去了,要等的人始终没来。花花有点不耐烦,正欲掏出手机打电话,目标到了。

沈怡推开门走入咖啡厅,穿一件高档香奈儿时装,手里挎了一个鳄鱼皮的格子包。她一眼便看到两人,径直走过去搬开凳子坐下。

“等你好久了,”花花有点抱怨:“等会你要请客。”

“好。”沈怡点头,把包包放在桌子上。花花与顾琳的眼睛错不开了,死死地盯住那个包——对于女人而言,包包是极具诱惑力的,更能代表身份,如男人对权势的着迷。

那个包,一看便知道很贵。

“新买的,”沈怡镇定说道,服务员正好走了过来,她小声地点了一杯卡布奇诺后又看向二人:“我前段时间和我老公在法国买的。”

猛然像是想起了什么,她拿过包包自里面掏出礼物,是两瓶包装精致的香水。她把香水递给二人。

她是三人中最有钱的那一位。

喝完咖啡,三人又自街上逛了一圈,所有的账都由沈怡承担。她有好几家名店的会员卡,可以打八折。

逛完街,沈怡上了她老公前段时间新给她买的法拉利,一个人先走了。剩余两个,站在街上一脸羡慕。

“真羡慕沈怡,如果我有个这么有钱的老公就好了。”顾琳垂着脑袋,半是抱怨,半是感叹。

花花听了不说话,她亦羡慕,人人都是,爱钱。

回家,花花推开那扇老旧掉漆的门,房间很小,有一种窒息的沉闷。里面的家具大多半旧,是结婚时买的,已经很久了。

她看了看屋内,有点感叹自身。论外表,她并不比沈怡差,但,于婚姻而言,却是天差地别。

是的,她的婚姻很失败,丈夫是一名普通的工人,每月工资不算多,勉强维持生活,难以让她过得好。更何况,现在经济不景气,随时可能失业。

但,沈怡不一样,她老公是大公司高层,手里又有股票,家产丰厚,堪称首富,钱多的几辈子用不完,可谓衣食无忧,足够挥霍。

更可气,三人是发小。

三人自幼结实,邻里邻居地住着,自小学到大学都是同校。这更让人嫉妒了——

正懊恼,花花丈夫回来了。

他推开门,扑面而来一阵酒气,熏的花花难受。

“你又喝酒了?”

“嗯。”她老公郑楠点点头,径直到床上躺下,衣服也不脱,很快便入睡。

花花莫名心烦了。

结婚八年,所有的激情都被一点一点磨掉——曾经的天长地久最终输给了柴米油盐。

不待花花想其它,郑楠的呼噜声便传了来。花花不愿听那刺耳的声音,转身进了厕所,但不慎撞到椅子,郑楠被吵醒。

“你走路不能轻点吗?我昨天夜班。”说完继续睡,似乎只为这一句。

花花转身走出家门。

大街上,车水龙马,繁荣鼎盛。花花愈加感到迷茫。

她家附近是个步行街,里面的衣服虽非名牌,却也很有档次,一件件都好漂亮,让人着迷,价格并不算太贵,最高昂不过一千。但她买不起。

走了一圈,一直到天黑才回家,回去时郑楠已经不在家中,他上班去了。

正欲要去做饭,手机响了,是顾琳打来的,她约花花出来吃饭,是沈怡请客。

地点是一家很高档的餐厅,吃的是中国料理,有鱼翅和鲍鱼,都是上品,一般人难以消费。

连前菜都格调十足。

一顿饭吃完,花花有点不好意思:“真是的,每次出来吃饭都是你买单,下次我们去吃点普通的,我和顾琳请你好了。”

沈怡一笑,随手自包中取出一包烟,打出一根点上,吸了两口:“不用,我们什么关系,我请客就好。”

每次都是,出来玩耍,亦或吃饭,总由沈怡买单,仿佛于她而言,维系友谊最好的动力是金钱。

吃完饭,三个人又在街上逛了一圈,沈怡便先走了,留下顾琳和花花在路上吹风。

“真好,我什么时候才能像沈怡一样,肆无忌惮的请客?”顾琳望着路边的建筑自然而然地说了这么一句。

她刚和老公离婚,目前金钱状态不大好。

花花没有接话。

“有的时候都觉得自己配不上做她的朋友,也是,小怡那么有钱,我们两个……”顾琳看了一眼花花,没有继续说下去。她陷入沉思,须臾才开口:“不知道她会不会觉得我们是占她便宜,她总不让我们请客,每次吃饭都是花她的钱,真不大好意思。”

花花顿时恍惚了。

“为什么她命那么好,我们长得也不差,怎么就嫁不到有钱男人?”顾琳又感叹了一句。

尔后,两人又聊了会天,便各自回家了。

晚上睡在床上,花花一直在思索这个问题。是了,三人中长相最次的是沈怡,虽也好看,但到底不如花花和顾琳。

她愈加觉得不服气。

一夜过去了。

2

次日上班,花花都没什么精神,做工时出了差错,挨了上级的骂。下班更是颓废,一进家门便看见郑楠躺在床上,只穿了一条底裤。

因了喝酒,又加之年纪问题,郑楠的啤酒肚已经很明显了。鼓起来,似三个月的妊娠。

“你回来了?快做饭吧,我饿了。”郑楠说:“等了你好久呢。”

花花没有说话,直接去了厨房完成当天的又一“任务”。她心中想:肚子饿你不会自己煮饭么?

但没说,为避免一场争吵。

晚上,郑楠到点出去上班,边出门边吹口哨的样子十分难堪,仿佛一个中年的流氓。

望着他的背影,花花陷入沉思。正出神,电话打来了,是沈怡。今晚是她老公生日,约两个姐妹一起吃饭庆祝。

花花本不想去,可还是去了——反正待在家也无聊。

其实她和沈怡老公并不熟,只在两人结婚时见过一面,他太忙了,亦不大和她们两个女生应酬。

这算是第二次碰面。

吃饭时花花一直时不时打量起沈怡的老公。他是个三十岁的男人,但因穿着得体,又很会保养,看上去仍旧像是二十多岁的年轻男人。

他很俊俏,亦十分有男子气概。尤其是衣着品味和淡淡的香水味道,格外让女人心动。

花花内心不禁动了一下。

尔后,洗手台洗手时,花花单独碰到了他。

是他自男厕所走出的那一刻。

见到花花,他表现的很热情:“你好,刚刚顾着吃饭,没来得及自我介绍,我叫沈竹,你叫做花花?”

他笑的很好看,亲切,不倨傲。花花微微点头。

沈竹笑着走了过来,在她旁边洗手。花花一时怔住,动作都忘掉。

忽而,沈竹撇过头望向花花:“你结婚了吧,你丈夫是做什么的,你这么漂亮丈夫应该也很有能耐吧?”

花花赫然觉得心慌,一来是有人夸赞自己,二来实在不好说出自己丈夫的职业——她的确很漂亮,先天天赋导致即便快三十仍旧美得刺目。但,一个漂亮女人,嫁了个不入流的男人,是一种不可原谅的失败。

沈竹自花花表情读懂了回答,便不再问,径直走了。

一顿饭很快吃完了,花花回到家昏昏欲睡。忽而,微信响了一下,有人添加了她好友。

打开微信,是沈竹。

花花心下好奇,这么晚,他加自己微信做什么?

尔后添加好友,两人聊了一通。他是自顾琳手里搞到的,趁着沈怡出门的空档。花花赫然懂了什么。

两人聊得很晚,大约到两点。

因了时间,都觉得很疲累,但又不肯太早收手,最后还是花花撑不下去道了再见。沈竹很礼貌地说了晚安,但,欲放下手机那刻,又跳来一条微信,沈竹告诉花花,说自己喜欢她!

呵,心惊肉跳。

而更让她惊诧的是沈竹竟然要约她见面。

去,亦或是不去?思虑良久,难以作答。

3

本来还在考虑,但次日见到沈怡时彻底决定了去——她又买了新衣,昂贵的欧洲名牌,价值不菲,据说亚洲只有三件,有钱未必能搞到。

花花实在嫉妒。

所以她去了。

酒店里,两人喝了点酒,没有过多的对手戏,很快切入正题——他们发生了关系。

花花已经很久没有体验过女人的快乐了。郑楠每次都像是完成任务,不懂风情。且人又没什么情趣,不似沈竹。

他会说甜言蜜语,事后亦不直接睡去,还能温存一番。更心动,是他的告白——他告诉花花,他见到她第一眼才知道原来真爱是什么滋味。

花花心动了,即便他是自己好友的老公——或许每个男人都渴望一次偷情,是因为家中的女人渐渐太熟悉,他们便开始流连外面的女人,哪怕是自己妻子的好友,姐妹……

或许每个女人亦渴望能被人偷情,是因为男人在结婚后都表露本性,本来的甜言蜜语山盟海誓渐渐成了一日三餐,失去了情趣,便渴望“年轻”一回。

两人很快确定了关系,时常见面。

甚至,沈竹还给花花在某小区购置了一套房产,上面写的是她的名字。算是礼物。

他们经常见面。

一切都天衣无缝,至少目前是。但,纸包不住火,在两人偷欢的一刻,忽而有人闯了进来,是郑楠。

他怒腾腾地指着床上赤裸的两人,用最恶毒的语言咒骂,宣泄。

花花无地自容。

“贱女人,婊子,背着我在外面偷人,你这个贱货——”他猛地冲过去,狠狠地揪住花花的头发,把她脑袋往墙上撞。

沈竹欲要阻止,自己也中招,被打的鼻子流血。

郑楠还在发泄。

花花吃痛,猛地一下抄起床头柜的烟灰缸,砸向了郑楠。一击命中,他哼了一声倒在地上,头顶全是血。

花花反应过来,人慌了,烟灰缸掉在地上,眼神直直地,似游魂。沈竹亦震惊,出了人命谁也讲不清,何况他有头有脸,必然丢面子。

“怎么办?”花花问道。

沈竹想了想,点上一根烟吸了两口。尔后他说:“把尸体处理掉,不然我们都会死!”

花花无计可施,只得听从。

两人开始动手了。

用的是最保险的方法——碎尸!

厨房的水果刀很锋利,据说是某家知名五金店购买的,削铁如泥,连骨头都切开。

一刀下去,郑楠的手掉了。

忽而,郑楠醒了过来——他没死。

吃痛的郑楠大喊救命,但这是高档小区,房间隔音效果都很好,没有人会听到。此时已经骑虎难下,只得真正杀人——

沈竹死死按住了郑楠,花花红着眼,狠下心肠一刀刀切割。先是刺入腹部,尔后心脏地带……不多时,郑楠便真的死了。

尸体亦血肉模糊,肚子开了个洞,内脏蜿蜒淌出,肠子像是蛇一样,胸口亦裂开,心脏都吃了一刀。

“我们……我们接下来怎么办?”

沈竹想了想:“把尸体切碎煮熟,丢出去喂狗。”

两人照做了,尸体被切得很碎,放在高压锅里,肉被煮的稀烂,发白的肉,泛着香味,像一顿丰盛的晚餐。

尔后,沈竹将那些烂肉装在了袋子里,开车弃尸到一个野猫野狗出没的树林。刚把郑楠残骸丢下,那些动物便来了,放肆的朵颐,很快便吃完。

他带着花花走了。


12下一页

作者:陈晓之

蝴蝶斑<< 上一章悬疑鬼故事目录下一章 >>六百年前的口红

  • 118.115.83.*说:
    抢别人老公的第三者亦会被别人抢走那本不属于自己的东西2017-10-08 10:34

  • 58.33.31.*说:
    感人感人感人2017-08-15 22:55

  • 113.66.10.*说:
    写的很好加油2017-08-04 14:18

  • 静谧说:
    不错友谊长存2017-08-04 14: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