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医院亡魂

死灵
第1章 医院亡魂作者:地狱书生更新时间:2017-10-09 10:26:00字数:3118

站在李秋白面前的,是一个穿着血红色长袍的人体骷髅,它的瞳孔绽放出噬人的寒芒,白森森的手骨上,提着两具血淋淋的头颅,朝自己缓缓逼近……

那是父亲和母亲的头颅!

午夜十二点,大地万物进入了梦乡,李秋白却从噩梦中惊醒。

他张开嘴巴,大口大口地呼吸着。

这样的梦,他已做了三年!

三年前,那个可怕的人形骷髅,突然入侵到他的家里。

父母为了保护唯一的儿子,死死地护在李秋白面前,用身体挡住了恶魔的一次又一次攻击……

最终,李秋白被伤痕累累的父亲,用最后地力气推下了窗台……

他永远也忘不了往下坠落时,趴在窗台的父亲,眼神中所传递的信息……

他是在告诉自己,一定要活下去!

于是,李秋白活下去了。

全身瘫痪,在这个冰冷的医院一躺就是三年,苟延残喘地活下去了。

看着床边相框上一家三口的合影,那些过往的音容笑貌……李秋白的眼眶一下子湿润了,嘴巴干干的,里面的口水也变得苦涩。

这一切,都拜他所赐!

那个该死的魔鬼,他夺走了我的一切!

现在的自己,变成了一个彻彻底底的废人。

全身重度瘫痪,吃喝拉撒都要人来照顾。

李秋白不是没有想过自杀,甚至他有数次都想付诸行动,“遗憾”的是,他连自杀的力气都没有。

一个连手指头都动弹不得的废物,又该怎么自杀呢?

李秋白咬紧了牙关,胸口仿佛被什么堵住了,里面有怒火,更多的却是绝望与无奈。

三年过去了,身体却连一丝康复的迹象都没有出现。

我到底,还要在这里躺多久?

一辈子?

想到这个可能,李秋白的心里就浮现出一股说不出的恐慌。

他不怕死。

相反,假如上帝能给他十秒钟恢复身体的时间,他会毫不犹豫地从天台上跳下去。

死不可怕,可怕的是生不如死。

自从李秋白瘫痪后,医院的住院费,药物费,以及人工照顾费都是由姑妈家承担。

姑妈家很有钱,姑父是一家上市公司的老总,在金花市算是赫赫有名的企业家,为了照料瘫痪的李秋白,他们专门请了一个叫王莎的小护士对他进行全天照料。

一开始的时候,姑妈一家还会来看望李秋白,给他带点营养品,陪他说说话。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来得越来越少。或许是因为生活的繁忙,或许是对自己这个“包袱”逐渐感到不耐,但不管怎么样,李秋白对他们都只有感激。

窗外,森寒的冷风顺着窗户缝隙往里面灌入,阵阵鬼哭般的呜咽,把玻璃窗吹得碰碰作响。

李秋白缩了缩脖子,艰难地扭过头,看向窗外。

外面黑沉沉的一片,时不时可以听到风吹树叶的沙沙声,和一两声狗的吠叫。

寂静,太寂静了。

静得仿佛一根针落在地上都能听到。

就在李秋白困意来袭之时,狂风忽然将窗外拍开,不但将柜上的花瓣吹落在地,就连病房的门也“嘎吱”一声被吹开了……

李秋白的寒毛瞬间竖了起来,眼睛瞪得大大地看着敞开的大门。

门外,站着一个人。

“谁?”李秋白紧张地喊道。

没有人回答,或者说门外根本不是人。

“谁?”李秋白又喊了一遍。

噔噔噔噔……

这一次,回答他的是高跟鞋走动的声音。

她朝自己走了过来。

借着窗外照射进来的昏黄月光,李秋白总算看清了。

他长舒了一口气,紧绷地神经逐渐放松,苦笑道:“怎么是你?”

“为什么不能是我?”小护士王莎笑了,笑容却有些莫名的诡异。

李秋白不知道怎么回答,只能说:“你怎么没睡?”

“你不是也没睡?”王莎继续笑着反问道,走上前,用纤细的手指,轻轻划了划李秋白的脸颊。

李秋白顿时呆住了,看着这个照顾了自己三年的小护士,突然做出这种暧昧举动,他一下子有些适应不过来。

在他的印象中,王莎是一个不管思想还是穿着都极为保守的姑娘。

可现在……等等,她在做什么?

李秋白目瞪口呆地看着王莎慢慢解开了护士大褂,里面,居然是真空的!!!

她的胸部并不大,但形状却很美,尤其加上那纤细的小蛮腰、平坦的小腹和一双修长的美腿,在黑色的蕾丝胸罩及半透明内裤的衬托下,很容易任何勾起雄性的欲望。

李秋白今年十九岁,正是青春萌动的时期。

面对这种赤裸裸的诱惑,他的小腹情不自禁地升起一股热流,裤裆好似要爆炸一般。

“莎莎姐,你……”李秋白的呼吸变得很急促,心跳越来越快,话说到一半,王莎冰凉的嘴唇就贴在了他的嘴巴上,湿湿的,滑滑的……

也许是这股冰凉冲淡了李秋白的“兽性”,他突然清醒了很多。

紧紧地闭着嘴巴,眼神诧异地注视着王莎,无论她的香舌怎么探索,就是不肯松开。

“怎么了,秋白?”王莎疑惑地抬起头,那张完美的脸蛋风情四溢,尤其是刚刚接触过的水唇,上面还泛着晶莹的液体,就像熟透的樱桃等待采摘。

“你不是莎莎姐。”李秋白沉声说道。

王莎愣了愣,随即噗嗤一声笑了,娇嗔道:“秋白弟弟,你可真会逗姐姐开心。”

“第一,莎莎姐不会做这种事,至少,她不会对我这么做。”李秋白冷冷地说道。

王莎轻笑了一声,说道:“为什么?”

“因为我是个废人。”李秋白自嘲地笑道,“这世上,没有哪个女人,会喜欢一个又穷又残疾的男人。”

“继续。”王莎托着腮帮子,饶有兴趣地看着他。

“第二,莎莎姐的身材没有这么好。”

王莎大笑了起来,拍了拍李秋白的脸嘲讽道:“看不出来呀,原来你这小色胚早就看过我的身体了?”

李秋白对于王莎的动作有些反感,微微撇了撇脑袋,继续说道:“莎莎姐照顾了我三年,我对她或多或少还是了解的。她属于那种丰满的体型,和你这种骨感类完全不同,最重要的是,她的身高约在一米六左右,而你……如果我没猜错,至少有一米七以上吧?”

啪啪啪啪!

王莎鼓起了掌,笑吟吟地说道:“观察力不错。”

“你是谁?”李秋白眼神凌厉地盯着她问道。

“我是谁重要吗?”王莎冷笑出声,“大美女送到眼前你却不吃,看来,你还真是个一无是处的废物!”

李秋白咬紧了牙齿,额上的一条青筋涨了出来,脸上连着太阳窝的几条筋,尽在那里抽动。

“怎么,听到实话心里不舒服?”王莎阴阳怪气地说道,“家破人亡,四肢瘫痪,现在的你,和茅坑屎上的蛆有什么区别?”

“闭嘴!”李秋白终于忍无可忍,大声喝道。

“要是你父母看到你现在的样子,一定会很失望吧。”王莎笑着说道,“拼命保护的儿子,却一心想着怎么去死。你说,他们会不会后悔当初的举动?”

“闭嘴!你给我闭嘴!”李秋白嘶声怒吼,眼眶却流下了泪水。

王莎的话,犹如一道道利箭,狠狠地刺在了他的心头。

是的!她没有说错。

这三年来,自己想过做多的便是自杀。

他怨恨这个世界,怨恨自己的命运。

所以,他要用自杀来逃避。

“看看门外,是谁来了?”王莎忽然阴蹭蹭地笑了。

李秋白愣了愣,往外面看去,紧接着,他的瞳孔瞬间放大了……

门口,站着两个老人。

他们穿着黑色的寿衣,皮肤泛着乌青色,在昏暗的灯光下,面无表情地望着自己。

“爸……妈……”李秋白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张大了嘴巴,难以置信地看着他们。

门口站着的,居然是他的父母!

三年前,惨遭魔鬼毒手的父母!

李秋白内心此刻是一阵倒海翻江,心中没有恐惧,只有欣喜。

他想站起来拥抱他们,述说这三年来的委屈和难过,可是瘫痪的四肢却无法让他做到,只能保持着脖子往上仰的姿势。

“李秋白,你这个不孝子!你这个没用的废物!”父亲的脸色突然变得暴怒,指着自己,怒声呵斥。

“秋白,你太让我们失望了。”母亲摇了摇头,叹息道,“早知道你现在一心寻死,当初我和你爸就不该拼死保护你。”

这世上,没有什么比现在的话语更让李秋白痛心的了。

他早已泪流满面,心就像被火烧了一样,滚烫的泪珠子顺着脸颊往下流,哽咽地说道:“爸,妈,我……我对不起你们。”

不等李父李母开口,一旁的王莎忽然冷笑道:“既然你这么想死,那我索性就成全你吧!”

紧接着,可怕的一幕出现了!

王莎的脸逐渐变得扭曲,白嫩的皮肤就像干壳一样寸寸裂开,脱落,露出里面丑陋恐怖的“真身”……

蜥蜴一样的脸,浑身密布着黑色的鳞甲,爪子长而锋利,一双比灯笼还大上好几倍的猩红眼珠之中更是泛着残忍与嗜血,嘴里是尖锐的獠牙,泛着恶臭难闻的口水,滴落在了洁白的地板上……

“啊——”

李秋白浑身剧烈颤抖,半张着嘴,喉咙里发出一声嘶哑的惊叫,接着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作者寄语:新书开始,喜欢的朋友快快收藏!

作者:地狱书生

加入书架死灵目录下一章 >>第2章 狗都不吃

  • 说:
    太好看了,作者钱钱憨笑憨笑2018-02-22 16:19地狱书生 回复 :多谢支持可爱
    2018-02-24 14:19

  • 给力:
    给作品打赏100鬼币2018-02-22 16:17地狱书生 回复 :多谢打赏!
    2018-02-24 14:19

  • 谎言西西里给力:
    给作品打赏10鬼币2017-10-13 20:33地狱书生 回复 谎言西西里 :谢谢西西里的打赏给力
    2017-10-13 21:44

  • 陈二狗x说:
    老读者来支持一波书生大妹子2017-10-09 11:32地狱书生 回复 陈二狗x 酒玫瑰
    2017-10-09 21:39

    地狱书生 回复 陈二狗x :哟西。
    2017-10-09 21: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