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狗都不吃

死灵
第2章 狗都不吃作者:地狱书生更新时间:2017-10-09 10:27:42字数:4087

李秋白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他梦到了小护士王莎变成了“鬼”,梦到了父母对他失望的指责,还梦到了远古的遗迹——金字塔。

由两百多万块巨石堆砌而成,每一块巨石都渗透着奴隶们的血汗的奇迹,宏伟而永恒。

面对苍凉雄浑的古希腊神殿,李秋白感到自己无比的渺小,他仰着头,胸口急促地喘息着,仿佛还能听到神拯救人类灵魂的声音……

然后,他醒了。

醒来之后,他惊喜的发现,麻木了三年的四肢,居然可以动了……

医院门口,缕缕阳光下,站着一个中年男人,他身着Gucci西装,打着白色领带,脚上是擦得油亮的Dsquared2男皮鞋,头发梳理得一丝不苟,国字脸,表情略显严肃,属于那种一眼看上去不容易接近的人。

他的身后跟着三四个戴着墨镜的保镖,旁边停了一辆近百万的奔驰R级商务车。

小护士王莎带着李秋白出来后,中年男人古板的面容终于露出了一抹暖和的笑意。

“姑父。”李秋白看到中年男人,愣了几秒,立刻恭敬地说道。

“太好了。”中年男子眼眶有些湿润,走上前摸了摸李秋白的脑袋,掩饰不住激动说道,“真是老天开眼,真是老天开眼啊。你能康复,大哥和大嫂在下面也可以安息了。”

李秋白心一抽,想到死去的父母,想到他们奋不顾身地保护自己,身体健康的喜悦瞬间冲淡了许多。

“秋白,别难过,你现在要做的,就是好好养身体,以后做一个对社会有贡献的人。”姑父林涛沉声说道,“这样,大哥和嫂子在下面才不会失望。”

“是!”李秋白用力点头,哽咽道,将泪水咽进喉咙里,接着双腿跪地,对着林涛磕起头来。

咚咚咚咚——

他磕得很用力,一下又一下,鲜血渗透出来也丝毫不去理会。他知道,如果这个世上还有亲人的话,眼前的姑父绝对是唯一的。

他忘不了父母双亡,自己变成废人,无依无靠地躺在病房里,那一双双复杂的眼神。

怜悯,同情,厌恶,畏惧……

昔日的亲朋好友,患难兄弟,在这一刻都缩起了脑袋,指望着有人能接收这个烂摊子。

李秋白知道,自己是一个累赘,一个谁摊上就得劳累一辈子的累赘。

所以,他不恨他们,只是讨厌。

这样就足够了。

若是有一天能重新站起来,他一定会让那些人看看,昔日让他们恶心的废物,也能成为需要仰望的存在。

经过一番踢皮球似的“讨论”后,姑父站了出来,决定承担李秋白所有的医疗费以及抚养费。

他不顾一切人的反对,包括自己的妻子和女儿。

李秋白清晰地记得,当姑父决定的那一刻,姑妈的脸色有多么难看,那只有十四岁的表妹又是如何对自己恶语相加。她咒骂自己是畜生,废物,扫把星,还狠狠地推倒了旁边的输液架。

当时李秋白处于半昏迷状态,迷迷糊糊看到表妹的所作所为,他很想很想对她大吼一声:“滚!老子死活和你没有任何关系!”

可是,他却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

多么悲哀,多么无奈。

最终,他选择闭上眼睛,“享受”着周围聒噪如同苍蝇一样的争吵声……

林涛看着在自己跟前不断磕头的少年,他没有阻止,因为他知道,只有这样,李秋白的心里才会好受一点。

有时候接受一个人的感激,也是一种互相的尊重。

“好了,起来吧。”林涛走上前拍了拍李秋白的肩膀,轻声说道。

李秋白抹了把额头上的血液,刚准备起身,脚步却是一软,身体歪歪斜斜地往旁边倒去。

小护士王莎眼疾手快,立刻扶住了脸色惨白的李秋白。

身体虽在康复当中,但在床上躺了三年之久,终究还是太过虚弱。

“行了,回家吧,你姑妈特地为你做了一大桌子的菜。”姑父林涛笑着说道。

李秋白心里一暖,腼腆地点了点头,在王莎的搀扶下上了那部奔驰R级商务车。

车开动了,李秋白的神色却有些不自然。

他偷偷地瞥了一眼身旁的小护士王莎,考虑是不是该和姑父说一下这件事。

回想到昨晚那惊悚的一幕,仍让他心头发麻……

“怎么了?”感受到李秋白的目光,王莎扭过头冲他甜甜一笑。

李秋白暗叹了口气,迅速掐灭了这个想法。

这么温柔善良,照顾了自己三年的莎莎姐,怎么可能是鬼呢?

昨晚那恐怖的王莎,一定只是一场噩梦……

……

……

琼楼居,位于金花市东城区东直门内大街3号,琼楼亦作璚楼,原指传说中月宫里的宫殿,现形容华美的建筑物。琼楼居,据说是明代皇室显贵居住之所,里面大量设计皆有玄机,乃是风水师呕心烈血之作,即便后世经过改建,但大多数建筑摆设却也保留了下来。

车子停下,李秋白在王莎的搀扶下,跟随着林涛走向其中的一栋楼房。

踏入地面,是斑驳的碎石铺路,周边青草点缀,绿树成荫,甚至还能清澈见底的小河,李秋白贪婪地吸了一口空气,这种融入自然的感觉,他已经很久不曾拥有了。

坐电梯到十三楼,林涛身旁的四个保镖有三个自觉离去,只有一个面黄肌瘦,身材矮小的猥琐男还在跟着。

见李秋白望着他,那猥琐男转过头,咧嘴冲他傻笑。

那一排泛黄不知道几百年没洗的牙齿,散发出一股浓烈的臭气,再配上这张猥琐至极的表情,绝对是让人避之不及的存在。

本以为李秋白一定会像其他人一样捂着鼻子,厌恶地躲开,却见这少年并没有什么特别反应,反而对自己和善一笑。

猥琐男罗文有些讶异,那双眯眯眼中,露出了几分异样之色。

罗文不知道的是,李秋白在医院躺了三年之久,什么样的病人没见过,什么样恶心的疾病没见过?不说别人,就他自己,就是一个吃喝拉撒需要王莎照顾的九级残废,现在只是遇到了一个有点口臭,长得难看的人罢了,自己又有什么资格厌恶人家呢?

不管怎么说,李秋白无意识的举动还是引起了猥琐男罗文的部分好感。至少,这个守护在林涛身边三十年之久的神秘保镖,除了面前的主子,已经很久没有看顺眼的人了。

姑妈和三年前没什么不同,硬要说的话,可能还变漂亮了。

她个子不高,一米六左右,但身材却很均匀,皮肤白皙,脸上几乎看不到任何鱼尾纹。

富女人和穷女人的区别,仅从岁月留下的痕迹就能看出。

“姑妈。”李秋白没有让王莎搀扶,拖着艰难地步子走到姑妈李秀珍的面前,恭恭敬敬地说道。

“嗯。”刘秀珍点了点头,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自顾自地把装满热菜的盘子放在桌上,眼睛却看都不看李秋白一眼。

这种时候,就算白痴也能看出她对这个侄儿不太欢迎。

李秋白尴尬不已,顿时有些手足无措。

林涛放下公文包,装作没有注意到这小小的摩擦,开口道:“瑶瑶呢?”

“在房间里玩电脑。”刘秀珍淡淡地回道。

“叫她出来吃饭。”林涛找了个位置,把椅子抽出来,自己却没有坐上去,而是挥手示意李秋白坐过来。

李秋白有些受宠若惊,刚说了声谢谢,就被王莎搀扶着坐了上去。

“她说心情不好,没胃口。”刘秀珍放开洗好的碗筷,“别管她了。”

林涛皱起了眉头,说道:“这丫头又搞什么飞机?人家秋白好不容易来趟咱们家,说什么也得让她出来见客!”

李秀珍瞥了李秋白一眼,冷笑出声:“好不容易?呵呵,说得好像他吃完饭就会走似的?”

砰!

林涛猛地一拍桌子,愠怒道:“秀珍,你说什么话呢?”

李秀珍看都不看林涛一眼,转身走向了女儿的房间。

“秋白,你别在意,你姑妈就是这脾气,刀子嘴豆腐心,以后啊,你就安心在这里住下。”林涛叹了口气,对李秋白说道。

李秋白什么话也没说,只是点了点头,脸却仿佛被人狠狠地抽了一下,火辣辣的疼。

他一直都知道,自己是个累赘。

就算身体正在康复,也始终还是个累赘。

他不敢发火,更不能发火。

姑妈一家是他的恩人,别说这么点冷嘲热讽,就算是把他赶出去,他也无怨无悔。自己一定要忍,就算有天大的委屈,也要咽进肚子里憋着。

李秋白忐忑地看了眼那微微敞开一丝空隙门,那是表妹的房间,他看到一个娇小的身影,正和姑妈李秀珍争辩着什么。

不用说,一定又是因为自己。

李秋白暗叹了口气,他开始思量,自己是不是该出去找份工作,然后尽快离开这里,避免给姑父一家造成困扰。

“秋白,快吃菜。”林涛用筷子给李秋白碗里夹了一大块糖醋排骨,笑着说道。

“谢谢姑父。”李秋白感激地说道,看着碗里热气腾腾,散发着香气的糖醋排骨,他神情不禁有些恍惚,怎么都下不去嘴。

“快吃啊,你现在正是长身体的时候,以后要多吃点。”林涛催促道。

“嗯。”李秋白小声应道,轻轻地啃了一口糖醋白骨。

好香……

好怀念的味道……

以前在家的时候,母亲就经常做糖醋排骨给自己吃,而如今,她却永远地离开了自己……

李秋白又吃了一小口,那味道揉进鼻腔,香香的,甜甜的,却也酸酸的……

眼泪,就这么不自觉地顺着脸颊落了下来。

林涛知道李秋白在想什么,眼中闪过几分悲凉,叹了口气,拍了拍他的肩膀,什么话都没说。

咚咚咚咚——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从房间传来,李秋白吓了一跳,筷子上的糖醋排骨本能地松开,落回了碗里。

面前,是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女,秀眉大眼,樱桃小嘴,属于脸蛋放到学校里能秒杀班花的那种,虽说身材稍显青涩,但潜力一看就是不可估量。

少女的脸色不太好看,或者说因为愤怒显得有些狰狞。

她凶狠地瞪着李秋白,那对清凉的眸子几乎要喷出火来,双肩微微颤抖,一只手握着把尖锐的梳子,大有一言不合就把李秋白扎成马蜂窝的冲动。

闻到火药味的林涛,连忙站起身呵斥道:“瑶瑶,你想做什么?”

林梦瑶眼中的怒火突然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浓浓的讥讽。

这种目光让李秋白更不好受,他能做的就是低下头,一声不吭。

“哟,吃糖醋排骨呢?”林梦瑶慢慢地走到李秋白面前,瞥了眼他的碗,冷笑一声说道。

李秋白没有说话。

“好吃吗?”林梦瑶笑着问道。

“瑶瑶,你给我注意点!”林涛终于忍不住了,再次教训道。

“我又没做什么,就是问他好不好吃而已。”林梦瑶哼了声,将脑袋凑到林涛面前,继续问道,“问你话呢,好吃吗?”

“好……好吃。”李秋白嗅到一股香风,有些紧张地回答道。

“真的?”林梦瑶忽然大笑了起来,紧接着,她做出了一个让所有人都意想不到的举动。

她将那装满了糖醋排骨的盘子端了起来,然后狠狠地扣在了李秋白的脸上。

滚烫,油腻,灼热的排骨沾了李秋白一脸,他懵了,彻底地懵了……

悲伤,痛苦,屈辱,愤怒,所有的情绪,一股脑的涌了上来……

“这种东西,连狗都不吃!”林梦瑶怒喝道,“也只有你这种残疾人才会吃得津津有味!”

李秋白一言不发,任凭油腻的排骨落在衣服上,又从衣服落在地上,将雪白的地板沾满了污垢。

他笑了。

惨笑。

接着,他俯身,慢慢地蹲了下来。

因为伤势还没有彻底复原,哪怕是这种简单的动作他也痛得直冒冷汗。

但是,他最终还是成功蹲在了地上。

然后,他捡起地上的一块糖醋排骨,放进了嘴里……

“你……你疯了吗?”林梦瑶惊呆了,瞪大了眼睛看着李秋白,就像看一个神经病人似的。

李秋白慢慢地嚼着嘴里的糖醋排骨,眼中看不出任何神采,淡淡地说道:“狗不吃,我吃。”

作者:地狱书生

第1章 医院亡魂<< 上一章死灵目录下一章 >>第3章 超人法则

  • 雨蝶离梦说:
    书生的新书,支持一下2017-12-06 09:29地狱书生 回复 雨蝶离梦 :谢谢支持可爱
    2017-12-06 18: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