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丧心病狂

死灵
第6章 丧心病狂作者:地狱书生更新时间:2017-10-10 09:43:48字数:3026

李秋白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躺在小区喷泉的草地上,他想不通自己明明在晨跑,怎么就莫名其妙在这睡着了?

揉了揉有些发胀的脑袋,李秋白迷茫地扫了眼四周,拿出手机一看,顿时目瞪口呆。

时间:晚上六点三十七分。

“真是活见鬼了……”李秋白倒吸一口凉气,开始努力思索自己晨跑的时候到底发生了什么,可是他无论怎么回想,记忆在他出门的那段时间就莫名地断掉了。

其中一定发生了什么事!

首先,他昨晚睡眠质量很好,就算晨跑之后有些疲惫,在草地上小憩一番,也绝不可能一觉睡到晚上。

被歹徒从背后敲了闷棍?

李秋白摸了摸口袋,里面有几张皱巴巴的人民币,和一部用了三年的小米四高配版手机,根本什么都没丢失。

既不谋财也不害命,难道这歹徒是女流氓,把自己敲晕后非礼了一番?

李秋白被自己这个想法给逗笑了,索性不再多想,但也隐隐把这类现象归结到他现在“奇特”的身体上。

……

……

回到林家的时候,李秋白听到里面传来了震耳欲聋的音乐声,就好像有人在开派对一样。

事实上,里面的确是在开派对。

李秋白愣了几秒,推开门,看到一群年轻的男男女女,正跟随着激烈音乐的节奏,疯狂地摇晃着身子。

桌子,椅子,家具,都被挪到了一旁。

嘈杂震耳的音乐,疯狂痴迷的舞步,妖媚的少女和帅气的少年们,扭动自己的腰肢和臀部,

李秋白一眼就看到了正在群魔乱舞的林梦瑶。

那个“离家出走”半个月没回家的小妮子,此刻正两只手扒在某男身上,长长的头发在左右上下的来回摆动,白皙的肉体在摇曳的灯光里格外的引人注目。

李秋白皱了皱眉,往里面走了一点,猛然看到了让他火冒三丈的一幕。

小护士王莎被几个少年堵在卫生间的门口,眼神迷离,脸上红彤彤的一片,衣衫不整,春光乍现,头发也是凌乱不堪,几个牲口一边给她喂酒,一边不老实地上下其手。

“来,姐姐,咱们继续喝!”其中一个染着黄毛的少年举着酒杯,笑容猥琐,不容分说地往王莎嘴里硬灌。

王莎的意识显然处于迷糊之中,也不知道反抗,被灌了一大口酒,直接吐了出来,将胸前白色的衬衣染湿了一大片。

“强哥,这妞可真不错。”其中一个少年咽了口唾沫。

“是不错,你要?”马强瞥了他一眼,冷笑道。

“不敢不敢,这妞今晚是强哥的。”那少年脸色一变,连忙陪笑道。

马强嘿嘿怪笑两声,居然直接把手伸进了王莎的领口里,开始肆意的抚摸。

王莎虽然处于不清醒状态,但出于女性的本能立刻让她反抗起来。马强的几个狗腿子二话不说,一人抓腿,一人抓手,让王莎根本动弹不得,还顺便揩揩油。

看到这一幕李秋白的脸色阴沉到了极点,两边太阳穴青筋直冒,握紧了拳头,一步步朝这群小纨绔身边走去。

王莎照顾了自己三年,吃饭上厕所散步,所有的生活起居,几乎都是由她一手完成。

人非草木岂会无情?

这说长不长说短不断的三年过去,李秋白说对她没感情那是假的。

那种感情并非充满欲望的男女之情,而是真心把她当成了自己的姐姐。

若非如此,那晚王莎“异变”后,李秋白也不会留她到现在。

现在眼看王莎被这样欺负,李秋白心头的怒火早已是倒海翻江,冲上去二话不说,拎起那个小黄毛的后领口,用力地朝旁边扔了过去……

砰——!

马强惨叫一声,狼狈地摔在了舞池中心。

这一变故,让正在跳舞的人群顿时停下了动作,纷纷惊奇地看向这边。

大家这才注意到大厅里,多了一张陌生的面孔。

刚才还抱着王莎大腿的几个纨绔,吓得是腿脚发软,以为是王莎的男友或者是警察到了。

不过很快,他们一想到黄毛在金花市深厚的背景,立刻挺直了腰杆。其中一个身材瘦弱的少年,指着李秋白,怒气冲冲地喝道:“混蛋,你是什么人?居然敢打强……”

他的话还未说完,整个人已经痛得说不出话了。

李秋白一只手捏着他的手指头,慢慢地用力弯曲。

“操,居然敢动手,我们一起废了他!”另外几个纨绔见势不妙,骂骂咧咧后,当机立断冲向了李秋白。

李秋白冷笑出声,轻描淡写地两脚下去,跟着一个帅气的高鞭腿,冲在最前面的三个家伙直接就倒在了地上。

后面两个小混子直接呆住了,见识了李秋白的实力后,哪还敢不知死活地往前冲?

他们不上,不代表李秋白可以原谅他们。

李秋白往前一个冲刺,在他们还没有反应过来的瞬间,将两人的脑袋狠狠地撞在了一起。

地球碰火星!

短短的不到三十秒时间,这几个非礼过王莎的混混就瘫倒了一地。

黄毛马强狼狈地趴在地上,虽然眼中带着恐惧,但嘴里却是强硬地吼道:“小子,你敢打我,老子要让你在这个城市混不下去!”

李秋白皱了皱眉,并不打算多废话,慢慢朝马强走去。

“你……你别过来!”马强大惊失色,连连后退,紧张地叫道。

“李秋白,你给我站住!”一个清脆且带着怒气的声音突然响起。

李秋白果然停下了脚步,心里却在暗暗郁闷: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林梦瑶几乎要气疯了,这算是怎么回事?

今天是闺蜜张萌萌的生日,自己在闺蜜家住了这么久,还想着给她庆祝一下,也算报答一番这些日子的收留之恩。特地打电话让老妈出去做SPA,老爸在外面谈生意今晚不回来,还剩下一个自动无视的小保姆王莎和连空气都不算的表哥。兴致勃勃地带着一帮小纨绔回家,搬桌子移凳子,连上音响,装上五彩灯泡,昂贵红酒来一打,边喝边嗨,正跳得兴奋,班霸马强就被打了。

马强能成为班霸,不是因为他能打,也不是因为他学习好,更不是因为他长得帅,而是因为他家里的背景硬。

说白了,有钱有势力。

父亲据说是本市数个商场和酒店的老板,黑白通吃,爷爷更牛逼,直辖市的市委书记。简单点说,他们一家想玩死一个普通人,和捏死一只蚂蚁没区别。

林梦瑶的父亲林涛虽然在商界小有成就,但民不与官斗,先不说马强爷爷的强悍身份,就凭马强父亲在黑道上的关系,就不是林梦瑶可以招惹的。

林梦瑶不喜欢马强,从上学的一天就很厌恶这个一脸猥琐的家伙。

她虽然刁蛮,但不代表没有脑子,真要惹恼了这个背景通天的杀马特,万一被他强行XXOO一番,还能找家里的关系把这事撇干净。最坏的结果就是象征性地坐坐牢,出来后又可以为非作歹,那可就亏大发了。

这种事不是没有例子,不然林梦瑶也不会对他忌惮异常。

马强在高二的时候,做了一件惊天动地且丧尽天良的畜生事。

他看上了隔壁班一位弹古筝的清秀姑娘,表白加威逼利诱无果后,放学找了一批社会人在校门口将其堵住,硬拽到一辆面包车里,开到后山的仓库房,糟蹋了三天三夜。

姑娘出来后人几乎都崩溃了,披头散发,鼻青脸肿,浑身上下都是被凌辱后的血迹和伤痕,看着要多惨有多惨。

这件事闹得很大,上了新闻,爷爷气得病倒在床,父亲到处托人打点关系。

最后马强还是进了监狱,不过时间短得让老百姓心寒——1年!

仅仅1年时间,马强就被放出来了。

而且这一年的牢狱生活,天知道是不是每天吃香的喝辣的,无聊寂寞的时候让人从外面找几个未开苞的小MM过来伺候他。

当然,这件事没有完。

马强出狱后,第一件事不是吃饭泡妞,也不是沐浴更衣,而是带着他的一帮小跟班,轰轰烈烈地冲到了1年前被他糟蹋过的姑娘家,当着她头发白了一半的母亲面,把她再次凌辱了一遍。

结束之后,马强拍着姑娘麻木的脸,狞笑道:“继续告我啊?反正大不了再坐一年牢,出狱后,老子继续干你!不过到时候就没那么简单了,我还要杀你全家!”

多么恶毒,多么下流的话啊!

姑娘当时就吓傻了,一个劲地跪地求饶,哭着求马强放过他。

马强得意地哈哈大笑:“从今天起,你就是我的女人。”

从此,姑娘真成了马强的女人。

她开始从清纯变得堕落,脸上整日化着浓妆,衣不蔽体,并且和不少男生都传出绯闻,彻彻底底地变成了仁川高中的交际花。

正因为知道马强恐怖的能量和没有底线的作为,见识到了马强把一个好女孩毁掉的全过程,林梦瑶就更不敢招惹他。

这是个疯子,绝对的疯子!

然而现在,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表哥,居然打了这个疯子?

作者:地狱书生

第5章 记忆警察<< 上一章死灵目录下一章 >>第7章 杀他全家

  • 14.24.95.*说:
    现实中这种事情不在少数,我们这些蝼蚁,除了愤怒还能怎样2018-03-08 21:30

  • 彼岸花花妖说:
    哇,听起来好可怕2017-11-19 00:29地狱书生 回复 彼岸花花妖 :确实可怕。
    2017-11-19 19: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