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殡仪馆夜班员

守灵人
第一章 殡仪馆夜班员作者:彼岸梦魂更新时间:2017-11-18 12:10:48字数:2472

自古以来丧葬都是异常庄重、严肃和神圣的,它不单是让逝去的亲人得到安息,还是为活着的后人寻求保佑。因此对于丧葬一直流传着许多的忌讳,也由此产生了一些特殊的行业,以及特殊的人。

其中最典型的代表就是义庄。古时,那些未找到风水之地安葬;或是客死他乡;又或是穷困的无以为殓的逝者,都会暂时寄放在义庄里。古人常说义庄是阴阳两界之间的驿站,它方便了可怜之人,也庇佑了无辜之鬼。

随着时代的变迁,义庄渐渐演变成了殡仪馆,很多的忌讳习俗都发生了变化,甚至趋于简单化商业化。但有一种人却一直流传了下来,而我则在机缘巧合之下成为了这种人……

那一年我只有二十岁,一天早晨,我在路边摊吃早餐,一大爷牵着一条金毛从早餐摊对面的马路走过,金毛边走边朝身后叫唤,还不时停下来转身朝后龇牙,大爷则不停的出声呵斥,使劲拽着绳子。

突然,停在路边的大货车动了,笔直的朝着大爷撞去,货车的驾驶室里没有人,我当即朝着大爷大喊:“危险,快闪开!”

马路上走着的人都惊讶的看向我,大爷也是扭头看我,可就在这时大货车将他撞到在地,额头磕在坚硬的水泥路面上,鲜血当即在路面蔓延开来。

货车将大爷撞倒之后就停了下来,周围的人很快围了上去,那只金毛对着货车狂吠不止。我也顾不得早餐跑了过去。

周围的人议论纷纷,说这停在平路上的车也没人碰,怎么就动了起来?还说肯定是司机没拉手刹,要叫货车司机来担责任。

但都只是站着议论,没有一个人上前查看大爷的伤势。

路面上的鲜血不断扩大面积,要再不止血,失血过多人也没命了。我一看这不行,上前将大爷扶着躺在我的腿上,鲜血正从他的额头冒出来。我赶紧脱掉上衣,按在大爷的脑门上。

这时金毛突然冲我这边叫了起来,我心里暗骂:狗东西真是不识好人心。没一会儿,大爷竟然睁开了眼睛,盯着我看了好一会儿,无神的眼睛渐渐有了光彩。

我轻声问道:“大爷,大爷,您还好吗?”

迟疑了一会儿,大爷瞪了一眼越叫越凶的金毛,金毛立马吓的一缩身子,趴在地上呜呜的低吟了起来。接着大爷抬起手,在我眼前摆了摆说:“你扶我起来……”

“您这头……”我疑惑的问道。

刚才那伤口我是看到了的,血流如注,怕是头骨都开裂了。我的才压了这么一小会,上衣几乎被血浸透了,这么重的伤就是年轻人也不可能没事,何况还是一个上了年纪的老人。

大爷一把扯掉脑门上的衣服,然后一手撑地,准备自己站起来。我清楚的看到他额头已经被血糊住,伤口没有再出血,只是满脸都是凝固的鲜血,有些瘆人。

靠,用衣服止血这么有效的吗?惊讶之余我赶紧上前搀扶大爷,万一他高估了自己再摔一下,那后果不堪设想。

围观的众人见大爷站了起来,看样子也没大碍了,就都走开了。我也准备拎着被血浸透的上衣离开,但却被大爷叫住,他硬将我拉到路边坐了下来。

我心里一阵紧张,不由的摸了摸口袋仅有的几百块钱,这大爷不会是要讹诈我吧?

刚一坐下,大爷就一把抓住我的手腕,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我,我心想完蛋了,手已经伸进兜里,准备掏出自己仅有的几百块钱求放过了。

起码是对视了一分钟,大爷突然说:“今天真是谢谢你了,年轻人!”

我心里奔腾的几万头草马瞬间停了下来,赶忙憨憨一笑,说:“大爷您别客气,救人一命还胜造七级浮屠呢,何况见死不救也不是我的风格。”

大爷微笑的点点头,或许是一个满意的笑容,但配上满脸暗红色的干血,反倒有些瘆人。

他说道:“现在这个社会,像你这么好心的年轻人真的越来越少了。小伙子,你叫什么名字啊?现在在哪里高就啊?”

我尴尬的笑了笑,回答道:“我叫秦天,暂时还没找到工作……”

大爷一拍大腿,兴奋的说:“那正好我这里有一份工作,工资待遇都还可以,不知道你愿不愿意做?”

一听这话,我立马激动了起来,老话说的果然没错,日行一善必得好报。现在对我来说没什么比找到工作更重要的了,我连忙点头说愿做愿做!

大爷反问道:“你这小伙子也不问问什么工作,就说愿做。”

我说:“不瞒您说,我已经快到吃了上顿没下顿的地步了,只要有份工作能挣钱,什么苦我都能吃的!”

“哈哈哈……”大爷高兴的大笑了起来,“那就太好了,嘉丰县殡仪馆缺一个夜班员,工资挺高还包吃住,你去了以后只要跟他们领导说是老董介绍来的,准保留下你。”

我激动的握着大爷的手,连声道谢。见我欣然答应了,大爷更是高兴,不过只寒暄了几句就站起身向我告别。

我问他要不要去医院看看伤,他摆手说没事,回家洗把脸就好。

还真没见过身体这么棒的老爷子,流了那么多血,跟没事人一样。我目送着大爷牵着金毛离开,那条金毛也是奇怪,使劲犟着脖子,不愿跟大爷走,没见过这么不听话的金毛。

我正欲离开,却看到刚才大爷坐的位置有一张名片,应该是从他口袋里掉出来的。可上面写的名字却是刘新河,刚才大爷让我去了嘉丰县殡仪馆说是老董介绍来的,莫非老董不是他?

不管了,还是工作要紧。嘉丰县离我所在的营山县相隔甚远。我收拾了行李,退了出租房,坐了三个小时大巴、两个小时公交,傍晚时分才赶到嘉丰县殡仪馆。

如果不是事先知道这是座殡仪馆,我绝对会以为是哪个富贵人家的大别墅,洋气的很。两米多高的围墙全是上好的石料堆砌,厚重的不锈钢铁门,门轴上雕刻着许多奇怪的图案,门拱上雕刻着几个黑色大字——嘉丰县殡仪馆。

只是院落的设计有些不尽人意了。偌大的一个院子,没有一棵树,正对大门立着一座抬手拭泪的女人雕像,女人身着古装,衣袖半掩俏脸,忧伤的表情刻画的栩栩如生。

除了一条直通大堂的水泥路外,整个院子全部铺着黑色的煤渣,完全没有任何生机,倒也符合殡仪馆的氛围。

我走进殡仪馆大堂,见一个三十多岁的汉子正朝我走来。我连忙迎上去问道:“您好,我叫秦天,是老董介绍过来应聘夜班员的,您这是招夜班员吧?”

汉子脸上满是惊恐,问道:“你说啥子?老董?哪个老董?”

我一愣,老爷子不是说一提老董就会招我吗?大家只是萍水相逢,我哪能知道哪个老董啊?实在不知道怎么回答,我只好把今天上午的事跟汉子讲了一遍,汉子听完也不说话,脸上阴晴不定,半信半疑的上下打量着我。

被他这样看着我实在是不舒服,我再次问道:“您们这招不招夜班员?”

汉子犹豫了半天才说:“是要招一个夜班员,但这事也是刚刚才开会定下来的,我们的招聘信息都还来得及发出去。你上午遇到的那个老头怎么会知道?”

作者:彼岸梦魂

加入书架守灵人目录下一章 >>第二章 灵车

  • user525698说:
    守灵人:第一百七十五章不是结尾啊:怎么下面没了啊2018-08-15 12:02

  • 223.85.146.*说:
    恐怖的理发店2018-03-30 20:37

  • 叫我王哥说:
    这都是些什么鬼流汗2018-02-25 17:20124.228.192.* 回复 叫我王哥 大哭大哭
    2018-03-27 22:00

  • 218.90.32.*说:
    憨笑可怜强强强鬼姐姐好厉害2018-02-07 13:14

  • 122.136.42.*说:
    恐怖游泳馆2018-01-17 21:16

  • ......4169给力:
    给作品打赏100鬼币2017-12-04 23:10122.136.42.* 回复 ......4169 :我是......今晚十二点?不见不散
    2018-01-17 21:17

    122.136.42.* 回复 ......4169 握手
    2018-01-17 21:17

    157.61.158.* 回复 ......4169 :成吧给力
    2018-07-17 09:54

    157.61.158.* 回复 ......4169 可怜
    2018-07-17 09: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