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放荡不羁

婚久必痒
第16章 放荡不羁作者:丁公子更新时间:2017-12-08 08:30:00字数:3061

看着唐柔卖力的动作,我脑子里风起云涌,波澜壮阔。

唐柔的动作不算熟练,但是也是有模有样的,感觉不是第一次做这种事,这让我心里非常难受,特别不是滋味。她以前给我从来没这么做过,那么头几次是给谁服务的呢,又是从哪里学会的这种取悦男人的技巧?

我的心理活动写在脸上,脸上的表情变化很丰富,虽然身体很愉悦,但这种愉悦更多是建立在耻辱的基础之上的,让我有一种愈堕落愈快乐的感觉。

唐柔停止动作,抬起头看着表情不断变化的我,低声问道:“你怎么了,不舒服吗?你不是总希望我为你做这个,再开放一点吗?怎么我放下尊严为你做了,你反而不高兴?”

“没有不舒服,也没有不高兴,请继续吧唐经理,我很享受。”我违心地说道,心里有一种扭曲的想法,我倒要看看,这个善变的老婆到底能放荡到什么程度。

唐柔撇撇嘴,翻过身趴下来,沉声说道:“不来了,你一点都不配合。现在该你为我服务了,把我伺候舒服了才行。”

我心中有一股仇恨的火焰,现在我百分之百的确定,唐柔在外面有人,而且跟那个人做过太多不可描述的事情,否则她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我翻过身,开始了一次狂风暴雨式的动作。

闭上眼睛,脑子里幻想着,自己如同一个草原上骑手,骑上了整个草原最烈的烈马,在无边无际的草原上肆意驰骋。骑手与烈马的较量,是一场个性与意志力的角斗,而这种角斗有着一种发泄式的快感。用这种方式报复出轨的老婆,心中充满了屈辱感,却也有一种报复的快意。

是的,我要报复,报复这个背叛我们感情的女人。总有一天,我也要把那个野男人的老婆征服在身下,肆意践踏她的尊严,让她臣服于我,那个野男人给我的屈辱,我要让他百倍的偿还。他必须明白,你可以玩别人的老婆,别人也不会对你的老婆客气。

而唐柔也许能感觉到我的心中的屈辱和愤怒,没有丝毫的反抗,反而无比的顺从,甚至带着讨好的佩服。这是一种受虐的快意,在彼此的较量中,唐柔败下阵来,大叫一声,身体瘫痪下来。

一切都风平浪静,把我们都收拾干净后,我和唐柔躺下来,闭着眼睛各自想着心事。我的脑海里浮现出的居然是刘莉的音容笑貌,而不是躺在身边的老婆。

在这段难熬的日子里,刘莉出乎意料的出现在我的生活里,她对我的关照让我在这个冰冷的都市里感到了一丝温暖和慰藉。我们认识了这么多年,此前只是简单的同事关系,两个人就像两条平行线,几乎事没有交集。可是现在居然有了这么多的私教,这里面到底有什么玄机呢?

而唐柔闭着眼睛也是一言不发,脑子里想着什么我不知道,但我确定她想的人也不是我,很有可能是那个开发了她的野男人吧。

什么叫同床异梦,我们就是!

夜深了,一股困意袭来,我终于放下心事沉睡过去。在半睡半醒间,我听到身边的唐柔似乎在说梦话,梦里喊着某个人的名字。这个人不是我,而是一个姓程的家伙。

第二天早晨睁开眼时,唐柔已经起床了,在厨房里热牛奶和面包,做了一个简易的早餐摆在餐桌上,静等着我起床洗漱后一起享用早点。

洗漱完,我撇了一眼餐桌上的牛奶面包,心里有些厌烦,天天早晨吃这些我吃得都快吐了,这娘们结婚五年了还是不会做饭,真是让人头疼。

“快吃吧,吃完我开车送你上班。”唐柔指了指对面的牛奶和面包说道。

我在唐柔对面坐下来,抓起面包咬了一口,又喝了一口牛奶说道:“今天你不用送了,我们公司就在地铁口,很方便,你这样送我还要绕一大圈,不划算。”

“怎么不划算了,我愿意,我喜欢送你,行了吧。你该不会是不愿意让你们那个刘总看见我送你,所以才百般推脱的?”唐柔盯着我的眼睛问道。

我冷笑一声,什么叫倒打一耙,这就是,你自己在外面偷人养汉子,反倒怀疑我跟上司乱搞男女关系,把自己架在道德高地上就真的是道德楷模了吗?

我低着头吃东西,懒得跟她多费唇舌,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等老子找到了证据,看你还怎么抵赖。

“方言,我知道你还在怀疑我,我也的确跟你撒过几次谎,这是我不对。但是我再次严肃地跟你重申一遍,夫妻之间最重要的就是互相信任,多少破碎的婚姻就是因为彼此之间的怀疑和不信导致的。我希望我们能彼此信任,不要因为外人一句话就对配偶失去了信心。我们的婚姻只能自己为自己负责,外人是不会给我们负责的。”唐柔十分严肃地说道,一脸的坦荡与果敢。

唐柔现在说什么我都不会无条件相信了,她在我这里已经彻底失去了信任,但表面上该掩饰还需要掩饰,该装还是要装的。

我点点头说道:“我没有怀疑你,对你我是信任的。我是个成年人,不会因为别人一句话就怀疑自己的老婆,毕竟我们才是一家人。你为这个家的付出我看得到,我家里人也看得到,没有人不承认你的贡献。”

“那你为什么不让我送你上班,你在害怕什么?”唐柔不依不饶追问道。

我苦笑了一声,这种掩耳盗铃的把戏有什么意思呢,越是要在外人面前秀恩爱,越是说明这段婚姻有问题,老夫老妻的,晒给谁看呢?

“我只是觉得我们都老夫老妻了,没这个必要吧,如果你坚持,我也不反对,今天就再坐一次老婆大人的专车。”我妥协道。

唐柔轻轻笑了一下,低下头喝了一口牛奶,眼睛里闪过一抹不易觉察的神色。

吃完早点,收拾利索后唐柔开车一路把我送到了公司楼下,我从车里下来,环顾了一番四周,果然又有不少同事看到了这一幕,纷纷抿着嘴偷乐。

“好了,我上楼了,你也赶快走吧,要不该迟到了。”我冲着唐柔挥手作别。

唐柔要下车窗,从车里探出头来,眨巴了一下眼睛,伸出手指指了指自己的脸蛋,娇笑道:“你又忘了这个仪式了。”

我感觉很别扭,很肉麻,但是为了敷衍唐柔,还是低头轻轻在她脸上啄了一口,这才转身往写字楼走去。

来到公司,在自己的工位上坐下来,打开电脑,登陆QQ,正准备浏览一下新闻,刘莉的QQ头像闪动起来。我点开对话框,看到留言写道:马上到窝办公室来一趟,我有事跟你说。

这个刘莉最近真是有点反常,怎么有事没事都喜欢找我,这一大早的就叫我去办公室,能有什么事呢,难不成还是昨晚在酒吧的事?

不过也好,我正准备跟刘莉请个假去一趟妇幼保健医院,找赵敏调取监控录像,看看到底是哪个野男人陪唐柔去医院流产。只要拿到这个证据,我倒要看看唐柔再怎么狡辩。

只要知道那个男人究竟是谁,我就会用尽一切力量调查这家伙的家庭和生活,他老婆长什么样,多大年纪,孩子多大,在哪里上学,然后开始我的下一步行动,我要在他全无防备的情况下打他一个措手不及。

来到刘莉办公室,走进去之后看到穿着一身职业套裙的刘莉坐在办公桌后正在浏览邮件,看得十分的仔细认真。今天刘莉穿得套裙是包臀裙,将她的臀部和大腿很好地包裹起来,十分的圆润,曲线分明,十分的性感。

“刘总,你找我?”我站在刘莉对面,小心翼翼地问道。

刘莉一边看着邮件,一边指了指对面的椅子说道:“你先坐吧,我看完公司这份文件再跟你说话。”

我再刘莉对面坐下来,无聊地东看西看,最后将目光落在刘莉的胸口上。刘莉的胸倒是蛮大的,白色的小衬衣勾勒出两个椭圆,一道深深的沟壑近在眼前,雪白的脖颈让人看着心里痒痒。

真是个尤物啊,这样的尤物上天肯定不是给我准备的,说不定早被集团的老总们玩过了,在那些人面前,做事雷厉风行的刘莉也不过是一个玩物,只有在我们这些小虾米面前她才能找回自信。

“瞅什么呢,往哪里看,小心眼珠子掉进去拔不出来。”刘莉忽然从电脑屏幕上转移视线,看着我嗔怒地说道。

我赶忙掩饰:“没,没看什么。刘总,找我什么事?”

“明天我要去上海出一趟差,想带你一起去,有没有兴趣?你是不是要提前跟你的老婆大人告个假,看看她批不批?”刘莉揶揄地说道。

刘莉居然要带我一起出差?这在以前可是从来没有过的事情,她出差要么独来独往,要么就是带一个女同事,从来没有跟男同事一起出过差锕。这回为什么点将点到我头上了。

这,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我的大脑飞快运转起来。

作者:丁公子

第15章 剑拔弩张<< 上一章婚久必痒目录下一章 >>第17章 人证

暂无相关评论,就等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