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决不能出生

接引碑
第2章 决不能出生作者:桃木生更新时间:2017-12-04 10:03:00字数:3211

话说,我们三个人用架子车将一块墓碑从孤坟处拉回了家。用水泥掺胶水的混合物将石碑上的字迹抹平了。等到混合物晒干凝固了,用砂纸好好打磨一番。再给它翻个滚。从未刻过字的背面上开始下手凿刻。欲要将它重新镌刻成另一块墓碑。

第二天上午。正当我坐在石碑上,歪扭着一颗头,嘴里流着口水,一手拿铁锤,一手攥着钢錾子,在炎炎烈日下挥汗如雨的往石碑上凿刻着字时,值全神贯注之际,突然发出“咣当”一声震天价的巨响。吓得我身上猛打一个激灵,工具从手里掉落下来了。

原来外面有人非常用力的踹了一脚我家的大铁门。把我家的大铁门上踹出了一个脸盆一样的大窝窝。

真叫人恼得慌。

“谁呀?”我从石碑上站起来,一边一瘸一瘸的往外走,一边大声问。

外面没有人应声。

我在大铁门后面站住了,通过门上的猫眼往外看。看到外面有一个人正站着,倒背着一只手。却是认得他的一张皱纹爬满面如蛛网的老脸。正是我二伯。

因为我二伯有神经病。人的状态时好时坏。好的时候很热情,一张脸慈祥地笑呵呵的。坏的时候翻脸不认人,会冲过去照准我奶奶脸上狠狠掴一巴掌。这让我有点儿害怕,不敢给他开门。他这么用力踹我家的门子,应该是犯病了。

“大财!你他妈给我开开门!大白天的上个门子搁家里弄屌吃了!”外面我二伯大声叫喊,并用力拍打了一下铁门。

“有啥事儿吗?二伯!”我隔着铁门大声问。

“你先开开门!有好事!”二伯说。

“啥好事儿?你说吧!”我说。

“你他妈个比,先给我开开门!”二伯跺脚大叫。

我可不敢给他开。为啥大白天里还上着个头门?还不是为了防止我二伯发病时闯进家来。不止我家,一个村里的家户都是这样。

“中!大财你有种!你不给我开门是吧!我今天非砍了你不可!”二伯在外面狰狞着一张汗涔涔的老脸叫嚣。我通过门上的猫眼看见他倒背着的那一只手挪出来了,吓得我心里一哆嗦,不寒而栗。因为他的手里正攥着一把锋利的菜刀。

这要是给他开开门,他还不得砍了我。

好在我二伯在门外逗留了不大一会儿,便骂骂咧咧的离开了。

但我忘了我家的院墙比较低矮,一个成年人翻墙进来还是比较容易的。

正当我坐在石碑上专心凿刻着字时,二伯翻墙进来了。他人虽然有神经病,但身体还是很麻利的。我被吓得魂不附体,赶紧从石碑上站起来一瘸一瘸的往堂屋里跑,关上门子锁住了。

堂屋的门子是两扇破旧的木门。被二伯一脚给踹开了。他手持一把菜刀将我逼到了墙角。吓得我蹲下来,双手抱住头,瑟瑟发抖,尿了一裤子,哭叫着“二伯好着嘞,甭砍我!”

二伯一把揪住我的衣领,一手高高举起,欲将手里的菜刀劈下来,圆瞪着一双浑浊的眼珠子骂道:“你叫我甭砍你是吧!呸!你想得美!谁让你这个混蛋不办人事儿!”

“二伯,我做错啥了?咋不办人事儿了?”我哭着问。

“你把人家的碑薅了干啥?”二伯说。

“那是我栽的碑,我薅了它不中吗!”我说。

“不中!你得给人家再栽回去!不然我砍死你!”二伯大声说,扬了扬手里的菜刀。

我连忙鸡啄米般的点头,说:“我栽回去!我栽回去……只要二伯不砍我!我栽!我一定栽!”

“今天你要是不给人家栽回去,今天我非砍死你不可!大财,我说到做到,你要不相信的话咱就试试看!”二伯恶狠狠地说。

他松开我的衣领,拿着一把菜刀走掉了。我长吁一口气,瘫坐在地上,软如一堆烂泥。

中午时,父母从田里回来了。得知发生了啥事后,父亲气得暴跳如雷,说:“我这个二哥神经病越来越严重了。真是不能再留着他了!再留下去,迟早会出人命的!”

母亲说:“不留着他咋弄,难不成你还要把他杀死!”

父亲说:“杀死他我还得蹲监狱呢!”

“那咋办?看他把咱家的大铁门给跺的,跺出真大一个坑,让我咋收拾它啊!”母亲气得抹眼泪说。

父亲恼得咬牙切齿道:“不中!不能再放任他了!我得把腿给他打折,让他每天呆在家里不能出门!因为他,一个村里人都对咱老杨家有着不小的怨恨!”

接下来,我父亲操着一根拇指粗细的钢筋出去了,准备一棍子把我二伯的腿打折。

可找来找去一下午,也没找到我二伯。

父亲不甘心,就发动一个村里的人找他,并向大家保证,一旦找到我二伯,就一棍子把腿给他打折,不能让他在村里到处作恶了。村里人早已对我二伯憎恨厌恶,听我父亲如此一说,很受鼓舞,都积极帮忙寻找起我二伯。

可一直找到天黑。也没找到我二伯。

谁也不知道他到底去了哪里。

人们只好悻悻地作罢,各回自家了。

我问父亲:“那墓碑,给不给人家栽回去?”

父亲一瞪眼,说:“给谁栽回去?”

我说:“给那座不知埋着谁的老坟栽回去!”

我说:“要是不栽回去,俺二伯能砍死我!”

父亲说:“你二伯都不知死哪儿去了!他咋砍你?”

我不再吭气了。且心里也没那么害怕了。

吃罢晚饭,回屋睡觉。我怕二伯半夜里闯进来,即便在这酷热难耐的天气里,还是把门子给关上锁死了,因为窗户没有安装防盗窗,我只好把窗户也关住绊上了。自己一个人呆在蒸笼般的屋里,让一台搁在椅子上的电风扇往床上吹着热风。不断冒汗的身体上黏糊糊的。

可千想万想也没有想到。我那不见了的二伯原来就藏在我的床底下。

正当我半夜中躺在床上熟睡着的时候,我二伯从床底下钻出来,用一把锋利的菜刀将我给砍了。

他本是往死里砍我的。但没有把我给砍死。我到底是命太大。他把我砍得身上一片血肉模糊。右胳膊被斩断离体,半截子胳膊从床上掉落到地上。一只脚掌骨被砍得裂开了。眼睛、鼻梁、嘴巴、耳朵等都被砍住了。头盖骨也被砍得裂开一道大缝。

我在重症室里昏迷了半个多月。

在昏迷期间,我不知道自己是做了一个怪梦,还是自己的灵魂出窍了。在一片没有人,没有植物,好像也没有天也没有地的空间中,向上或向下,向四周,不管从哪个角度看,都是空茫茫的,一望无际,什么也看不到。除了我自己和前方悬浮着的一扇黑色的门。

空间内静悄悄的,没有一丝风吹。

我凌空踏步走过去,犹豫了半天,伸手打开了那一扇黑色的门。

门外是一条路。我钻出门,沿着一条路一直往前走。来到了一座村庄。

对于村庄,我是熟悉的。因为它是生我养我的村庄。但我对它又是陌生的。因为村庄里的建筑都很落后。最好的几间屋子是崭新的红瓦红砖房。其余的大部分都是灰瓦土坯房。村庄的街道还不是平整的水泥路,而是凸凹不平的土路。

我走入了一片树林。有一个人正在树林里牧放一群羊。我认得他,是我村的一位村民。但他现在看起来很年轻,还是个小伙子。而我记得,在现实中,他已经是个显出颓老之态的中年人。当我从他旁边走过时,他仿佛眼睛瞎了一样,对我视而不见。

在树林里的某一个地方有一座坟。坟头低矮、光秃,且给人感觉坚硬。若是不知道这儿有一座坟,还以为是一块较高的地面。

而我记得,在现实中,我为这座坟立了一块碑,却因为要卖钱,在父亲的命令下,一家三人又将碑给它拔了。

我站住了,定定地望着前方。

只见低矮的坟头上正坐着一个人。他是一个相貌十分英俊的年轻男子。他正在看着我,一张脸上笑吟吟的,颇显和气。

我正在想,他是不是这座孤坟的主人?

过了一会儿,他站起来,离开坟头,朝我越走越近。在距离我一米远的时候站住了,伸手递过来一块圆形镜子。

“你看看你自己的样子!”

我从他手里接过镜子,对着自己的一张脸照起来。这我才发现,自己竟跟对方长得一模一样。

“你是谁?”我忍不住问。

对方不回答我,而是脸上挂着微笑往后退。一直退到了低矮的坟头上,重新坐了下来。他的眼睛未改变方向,一直在盯着我看。

有一个年纪大约四十岁左右的男人走了过来。他的手里正拎着一把锋利的菜刀。我立马认出来了,这个人正是我的二伯。

坐在坟头上的年轻男子伸手指着我这边,对我二伯说:“杨昆,你去砍死他!”

二伯扭过头朝我这边看过来,一脸的迷惘之色,说:“那边空荡荡的,没有人啊!你让我砍什么?”

原来二伯看不见我。

坐在坟头上的年轻男子说:“杨昆,你现在去砍死你的弟妹李红霞!”

我不由得一惊。李红霞正是我母亲的名字。

只见二伯面露为难之色,说:“我弟妹现在有身孕,砍死她,等于一尸两命啊!再说,你为什么要让砍死她?”

坐在坟头上的年轻男子说:“其实,我要的就是李红霞肚子里的孩子死掉!她肚子里的孩子决不能出生!”

“为什么她肚子里的孩子不能出生?”二伯问。

作者:桃木生

第1章 好人没好报<< 上一章接引碑目录下一章 >>第3章 可怜的我

暂无相关评论,就等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