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之:五年花样年华 明雨昔

恋爱物语;甜蜜而苦涩
番外之:五年花样年华 明雨昔作者:婉蝶琳公主更新时间:2017-12-17 16:57:00字数:2128

我跑出去后,径直到了飞机场。

“哥,我要出国。”

那边的顾皓辰再三问我,发生了什么事,我都以沉默结束。

我身子不干净了,我甚至开始后悔,为什么我不在之前先……

“呵,反正事情已经发生了,我也不必在纠结什么了不是吗?”

说实话,坐上飞机的那一刻,我,哭了,没错,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

到了国外后,我第一联系了一直在国外的白跃,看着手里的行李,和陌生的城市,我忍了很久,才勉强把眼睛里的泪水掩饰过去。

“雨,来了?”

“嗯。”

我这一刻,我累了,真的,累了。

强装太久的坚强,内心深处的脆弱一碰,及碎。

我上了白跃的车后,丝毫没有生气。

“雨,你怎么了?”

我淡淡一笑,努力让自己看起来没那么可怜。

“怎么,号称世界第一没反应的人,今天,看起来,怎的这么惊慌失措?”

我眨了眨眼。

“果然,号称冷面年轻女杀手的雨,今天,果然是有心事。”

我闭上眼,努力不让自己想起这一天发生的种种事情,可是,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

白跃叹了口气,“雨,你还是太脆弱。”

我笑了,笑的悲惨至极。

“是啊!我简直是太傻了!哈哈哈哈……

笑着笑着,我耳朵上的小水晶耳坠随着泪水坠入车的座位上。

“耳坠,那个蓝紫色的,没了。”

显然,白跃没有安慰过人,对于我的哭闹,也束手无策。

“耳坠?呵,在组织时我才会戴好,现在可没有组织成员,我有必要吗?”

我摸了摸小小的耳坠感觉无比轻松。

慢慢的,我哭累了,就睡了去。

朦胧中我听到白跃叹了口气“雨。”

过了好久,眼哭肿了,全身上下提不起来一丝力气,躺在床上。

“呵。”

我发出一声轻藐的笑。

“雨,吃一点吧。”

我摇了摇头。

白跃见我这个样子,叹了口气,把白瓷碗放在木桌上。

“雨,你是经历了打击,可是,你还有很长一段路啊,不能就此荒废啊。”

我闭上眼睛,“如果,我是说如果,如果要是知道万雅柒的房间,有这么大的玄机,我才不会……可是,我还是太傻了。”

“雨,你还有皓辰,还有苓寐劫,还有我,还有他啊!”

我知道他口中的那个他,指的是谁,“不,不要再说了,我这个样子,怎么去见他,我已经失去那个资格了,不是吗!”

“雨,你可以这样,但是不能不吃不喝啊。”

“行了。”

我呵斥一声。

“你走吧。”

白跃拿起针,对着我扎了下去。

我的意识逐渐涣散,最终晕了过去。

“好晕……

我无意识嘟囔出声。

“别动,你在打针。”

我看了看手上吊着的的挂瓶,“葡萄糖。”

“嗯。”

白跃,闷哼一声,叹了一口气。

————一个月后。

“呕,呕……

我趴在洗手池上干呕,难受的眉头都皱了起来。

“雨,怎么了。”

白跃看了看我已经冲干净的洗手池。

“难受。”

我回答完,胃里又是一次翻江倒海。

“呕…呕………

我在洗手台上吐,白跃一边看一边想事情。

“算起来,你来这里也一月多了吧?”

我精疲力尽的“嗯”了一声。

“唉……

我看着洗手台,又吐了起来。

——

“你看那个明雨昔,怎么和副总裁走的那么近?”

“就是啊,我看啊,她八成是副总裁的情人什么的。”

“哎,这么刺激?攀着关系来的吧?”

我吐完走进办公室,就是这么几句话。

“不知道,就不要乱叫,会咬人的狗还不叫唤呢!”

我讽刺的说了这句话,三个助理脸都气白了。

“你算个什么东西,一没本事二没学历,不就是攀上了副总裁这棵大树吗?”

我冷冷的看了她一眼,她眼里充斥着恐惧与愤怒。

“呵,我没本事?那潞漾A股是谁提议买的?我没学历?那公司的法律顾问是谁负责的。”

我冷笑着,“我攀上了副总裁这棵大树?先不说他和我哥的交情,就说我是他的大学同学,和我是江城明氏继承人这一点来看,我就已经赢了。”

我说完走进总裁办公室。

“甭说,顾氏发展到这边还是有好处的。”

我刚说完,胃里的翻江倒海又开始了。

“呕……

顾皓辰见我这个样子,忙接了一杯热水。

“皓辰,我怎么觉得,她八成有了呢?”

白跃这句话,让我一口水又呛在了嗓子里。

“谁说的,不一定……呢。”

我惊讶的顿了一下。

下班后,我去了医院检查。

“初次妊娠,有些缺血。”

医生这句话毫无疑问的,击垮了我最后一丝希望。

“你要打掉孩子吗?”

我摸了摸肚子。

“不,孩子是无辜的。”

白跃听了我这句话,心里放下了一块大石头,拍着胸口说“吓死我了。”

随着月份越来越大,我不仅不用上班了,还有顾淑琪来照顾我。

“我怀的孩子,是两个。”

顾淑琪越看越喜欢,摸了摸我的肚子。

“动了!”

我看了看她兴奋不已的模样,笑了。

也不知道,我到底留着这两个孩子是不是正确的。

到了后来,我看着肚子越来越大,我也数着日子,当然,白跃想干什么,我也拦不住。

“我去给你买几件孕妇装。”

“我去给宝宝买玩具。

“我去给宝宝买衣服。”

“我去买菜。。

随着一天下来,白跃出去的次数越来越多,我这脾气噌!的一下,上去了。

“你去什么啊你去,我去你的。”

白跃显然感觉自己无辜死了,“我这不是关心你们嘛!”

“哎!”

我揉了揉太阳穴。

后来我一天一天数日子。

在过了一月有余,我那天正想倒杯水,可是刚想喝,“啪嗒”一下水杯掉在了地上。

“顾淑琪,我,我……

顾淑琪见我这样,忙问“雨昔姐,你怎么了!雨昔姐!”

我捂着肚子,阵痛越来越明显,“我,我可能要生了……

我疼的满头大汗,最后,还是白跃为我配的医生合力把我抬上车,去医院的。

“啊,啊啊……啊啊……

我叫的要多惨有多惨,如果说,以前的疼痛早就被麻痹了的话,这次……

“啊…

我最后一使劲儿,便模模糊糊听到两个宝宝“哇,哇……的哭声,然后,便什么都不知道了。

【第一年完结】

作者:婉蝶琳公主

第二十二章 寻找(2)<< 上一章恋爱物语;甜蜜而苦涩目录下一章 >>第二十三章 明雨昔记忆力下降

暂无相关评论,就等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