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访问鬼大爷|今天是:鬼大爷微信公众号:guidayecom,期待大家的关注与订阅!
鬼大爷新葡京官网
恐怖新葡京官网 真实新葡京官网 乡村新葡京官网 灵异新葡京官网 网络新葡京官网 现代新葡京官网 短篇新葡京官网超吓人 女鬼新葡京官网 宿舍新葡京官网 400个民间新葡京官网 999个短篇新葡京官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校园新葡京官网 >

请灵上身

来源:鬼大爷新葡京官网(www.guidaye.com) 作者:淡抹 发表时间:2017-09-15

    请灵
    夜,阴风阵阵。在通往×大西门的一个十字路口中央,直挺挺地躺着四个假扮成四种鬼的女生。
    四个女生正在玩一种招鬼游戏。她们来自同一个寝室,分别叫韦丽、洛施、涂雅和张淡。韦丽扮的是无面鬼,洛施扮的是无头鬼,涂雅扮的是吊死鬼,张淡扮的则是淹死鬼。她们先是在地上用香灰画了一个大圆圈,然后头抵着头,手拉着手,光着脚躺在圆圈内。圆圈的外围,每个人的脚前分别摆放着一碗米,米上插着三炷点燃的香。
    这种招鬼游戏名叫“请灵上身”:鬼魂没有实体,就不能在阳间自如活动。因此,那些留恋阳间的鬼特别渴望得到一副活人的身体。如果活人假扮成鬼躺在阴气重的地方,就表示自己愿意将身体借给相应的鬼。
    至于米、香和香灰等物,则都是吸引鬼前来的食物。将米摆放在每个人的脚前,是因为脚是用来走路的,每天都与地面接触,阴气最重。鬼循着食物的香气从脚进入人的身体,会比较方便。
    “请灵上身”开始了,四个女生整齐划一地嘁道: “魂儿来兮,魂儿来兮……”
    她们喊了老半天,却一点儿动静儿都没有听到。
    最没有耐心的老三涂雅首先忍不住发起了牢骚: “我说这个从灵异网站学来的招鬼游戏到底灵不灵呀,喊了老半天,怎么连个鬼影也没见到呢?要不是你们说鬼可以为人做许多常人不能做的事,我才懒得跟你们疯呢。唉,我是太希望借助鬼的力量通过即将到来的期中考试了!”
    “我希望通过鬼的力量找一个高富帅当男友。”老大韦丽说
    “我希望鬼帮我变漂亮。”老二洛施说。
    “我希望鬼帮我惩罚一个人。”老四张淡说。
    韦丽叹了口气,说: “好了,不要再抱怨了,招鬼哪是那么容易的事?我们闭上眼睛,继续诚心地呼唤吧。预备,起!”
    韦丽说完,四个女生又整齐划一地喊了起来: “魂儿来兮,魂儿来兮……”
    又过了十多分钟,一阵阴风裹着一团黑雾自西边慢慢地朝四个女生靠拢过来。那团黑雾在香灰圈外绕了几圈儿后,米上插着的香竟然都燃尽了。紧接着,那团黑雾慢慢地凝聚成一个人形,然后从其中一个女生的脚板上缓缓地钻了进去。这时,一股寒流迅速地在四个女生的身上依次流窜而过。四个女生仿佛被电到了似的,同时从地上跳了起来,惊慌地四下张望。
    “好像成功了。它上了谁的身?”韦丽扫视着其余三个人,紧张地问道。
    可大家面面相觑,无人承认。
    “既然如此,就让我来测体温吧。”韦丽说着,从衣兜里掏出一支电子体温计。她先量了量自己的体温,然后说, “37度,我的体温正常。因为鬼是没有体温的,所以被鬼上身的人同样没有体温。”说完,她依次去量了其他三个人的体温。结果显示,张淡和涂雅的体温也都正常,只有洛施量不出体温。
    韦丽、涂雅和张淡迅速地靠在一起,拉开了与洛施的距离,戒备地看着洛施。
    韦丽不安地问: “洛施,你、你感觉怎么样?”
    洛施并没有回答韦丽的问题,表情变得越来越呆滞。接着,她咧嘴诡异地一笑,用手抠住自己的两边嘴角,狠狠地一撕,竟然将两边嘴角撕裂到了耳根下。
    招来了无头鬼
    “啊——”三个女生被“洛施”的残暴举动吓得尖叫了起来。
    “鬼最擅长制造幻觉来欺骗我们的眼睛,等完事了,我们将鬼送走,洛施就会恢复正常了。”还是韦丽最先镇定下来,头头是道地说, “快、快给它跪下,请它帮我们实现愿望!”
    韦丽说完,便一手拉着涂雅,一手拉着张淡跪了下去。她们刚想开口说话,却被“洛施”突然发出的怪笑声打断了。
    三个女生怔怔地看着“洛施”,见“洛施”竟然开始去拧“自己”的脖子。 “咔嚓”一声,竟然将整颗脑袋给拧了下来。脖子断口处喷涌出一道血注,看起来触目惊心。最后, “洛施”将那颗断头往地上一扔。断头骨碌碌地滚到三个女生的脚下,嘴巴一张一合地说: “救……我……”
    面对如此血腥的场面,三个女生再也无法淡定了,尖叫着夺路而逃。
    韦丽一路狂奔回寝室,大口大口地喘起了粗气。涂雅和张淡也不知跑到哪里去了,她赶紧掏出手机分别给两个人打去了电话。结果涂雅的电话打不通,张淡的电话倒是打通了。张淡在电话里说她跑到学校对面那家24小时营业的咖啡店里去了,并且说“洛施”没有去追她。
    看来,“洛施”是去追涂雅了。
    韦丽赶紧让张淡回宿舍,商量对策。十多分钟后,张淡回到了寝室。
    “小丽,你不是说我们诚心请鬼上身,而且事先还用米和香火祭祀喂饱了它,它是不会杀人的吗,为什么小施被它拧断了头?而且小雅还失踪了。你不会告诉我这一切都是幻觉吧?”张淡胆战心惊地说,
    “我、我也不知道啊,鬼要做的事情谁能预料到?或许,或许到了明天,洛施和涂雅就会回来。白天阳气盛,附在洛施身上的鬼就会蛰伏起来,所以,所以……”韦丽不确定地说。
    “所以洛施和涂雅就能安然无恙地回来,还是洛施变成一个无头鬼回来?那涂雅呢,会变成一个吊死鬼回来吗?”张淡连珠炮似的问。
    “你放心,这个游戏一次只能招来一个鬼,既然已经招来了无头鬼,就不会再招来其它鬼了。”韦丽说。

    “放心,现在这样让我怎么放心?你说,接下来该怎么办?”张淡烦躁地说道。
    “只能等明天再决定该怎么办了。如果洛施和涂雅回来的话,那么就举行送鬼仪式,将请来的鬼送走。”说到这儿,韦丽话锋一转说, “可是,鬼上了洛施的身,如果洛施不回来,就不能举行送鬼仪式,那就遭了!”
    张淡一听韦丽这话,顿时吓得面如土色。
    她们都在心里默默地祈祷,希望这个可怕的夜晚快点儿过去。可是,她们一直等到天亮,又等到了天黑,却依然没等到洛施和涂雅回来。
    “看来,洛施和涂雅是凶多吉少了。我们现在怎么办?”张淡忧心忡忡地说。
    “与其在此胡思乱想,不如去探一探情况。”韦丽分析说,洛施和涂雅是在招鬼的时候出事的,极有可能被鬼困在了鬼道里。她们刚刚遇难,身上还有一定的阳气。只要到那个十字路口再玩一次招鬼游戏,说不定就能将她们给引出来。到时,就可以将她们从鬼道里拉出来了,“幸好那个招鬼游戏是不限人数的,咱们两个人也可以玩。这次咱们要招的是自己人,自己人是不会害自己人的。走吧。”
    事到如今,张淡也只能听韦丽的了。
    于是,两个女生又带齐工具,直奔学校西门的那个十字路口走去。
    揪心的取舍
    韦丽和张淡来到目的地,布置好现场后便脱掉鞋子,头抵着头躺在用香灰划成的圆圈内,一齐嘁道:“魂儿来兮,魂儿来兮……”
    在她们的呼唤下,过了没多久,涂雅便裹着阴风出现了。
    “小丽,淡淡……”见到韦丽和张淡,涂雅惊喜地喊道。
    听到涂雅的声音,韦丽和张淡同时睁开了眼睛。她们站起身,走到涂雅身边,仔细地打量着涂雅。
    涂雅的脖子以下被一团浓重的黑雾笼罩着,脸色苍白无比。她慌乱无比地说: “小丽、淡淡,快、快救我出去。这里又冷又黑,我好害怕。呜呜!”
    “小雅别急,我们这就拉你出来。淡淡,快用香灰搓搓手,我们合力将小雅拉出来!”韦丽说完,俯下身从地上捧起一把香灰搓了搓手。待张淡也用香灰搓完手后,她便和张淡一人拉着涂雅的一只手,努力地想将涂雅从黑雾里拉出来。可环绕在涂雅身上的那些黑雾就像绳子一样绑着涂雅,让涂雅移动得十分艰难。不一会儿,韦丽和张淡便累得满头大汗。
    “你们加油,再使点儿劲,还差一条腿就出来了,啊啊啊……”涂雅说着说着,整个人突然极速地向黑雾里倒退而回。
    “有东西在咬我的腿!”涂雅惊恐地喊了起来。
    “你们不能丢下我不管,我一个人呆在这里好害怕……”突然,另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
    “小施,是你吗?”韦丽惊喜地朝涂雅的腿看去,只见一颗散发着绿光的人头正张着血红大嘴咬着涂雅的小腿。那正是洛施的断头。
    “是我,快救我……”洛施松开涂雅的小腿说, “那个无头鬼拧断我的头后,将我的灵魂从我的身体里赶了出来。我的灵魂只好附在了我的头上。”
    “小施,你放心,我们不会丢下你不管的。可是网上说,每次只能拉出来一个人,所以你在下面再多呆一会儿,明天晚上我们就来救你,好不好?”韦丽说。
    “不行。如果一次只能救一个人的话,那先救我出去!”洛施斩钉截铁地说道。
    “可是你现在这个样子……”张淡看了看只有一颗断头的洛施,硬是将“救你出去怪吓人的”这句话咽了回去。
    “我被鬼害得只剩下一颗脑袋,比小雅惨多了,所以你们要先救我出去!”洛施说。
    “小施,其实你这样已经算不上人了,而小雅起码还算是人……”韦丽苦口婆心地劝说着。
    “不行不行,你们一定要先救我!”洛施已经没有耐心听韦丽说下去了。它说完后便又死死地咬住涂雅的小腿,表示自己决不退让。
    “小施,如果你非要这样的话,那可不要怪我了!”韦丽说着,突然从兜里掏出一小瓶红色液体说, “这是黑狗血,如果你再胡搅蛮缠的话,我就将它滴在你的脑袋上!”
    听了韦丽的话,洛施果然吓得松开了涂雅。它一双哀怨的眼睛里流下两行血泪,看得所有人都为之动容。
    “别磨蹭了,快拉小雅出来!”韦丽大声招呼张淡,两个女生又开始拉起了涂雅。

    正在这时,远处突然传来一阵若有若无的怪笑声。笑声越来越响,越来越清晰,像是有“人”正朝韦丽她们靠近……
    舍生取义
    “啊,是那个无头鬼找来了。小丽,你们不要丢下我不管,那个无头鬼会让我魂飞魄散的。我害怕,哇……”本来退却的洛施说着,三两下蹿上涂雅的肩头,一口咬住涂雅的耳朵死也不肯松嘴。
    韦丽和张淡无奈地对视了一眼,用力地拉了拉涂雅,但是根本拉不动。
    “小施,你再不松开的话,我们都得死在这儿!”韦丽急得大吼起来。
    “你杀了我吧,我宁愿死在你手上,也不愿意再落在无头鬼的手里!”洛施咬着涂雅的耳朵,含糊不清地说。
    “既然如此,那你可别怪我狠心了!”韦丽说着拔开瓶塞,就要将黑狗血倒在洛施的脑袋上。
    “小丽,不要这样。小施已经这么惨了,你怎么能忍心让它魂飞魄散?你们带小施走吧!”涂雅说着一把拍掉了韦丽手里的瓶子,然后双手捧起洛施的脑袋塞进韦丽的怀里, “你们快走,我会努力活着等你们回来救我的。”
    恰在此时,那个无头鬼来到了涂雅的身后。涂雅说完这句话,转身猛地朝无头鬼扑了上去。一人一鬼扭打了一会儿,涂雅就被无头鬼拖着沉入了地下。
    韦丽再也顾不了那么多,抱着只有脑袋的洛施和张淡一起没命地往宿舍逃。也不知那个无头鬼是不是被涂雅给拖住了,竞没有追来。
    这时,一直安分呆在韦丽怀里的洛施突然滚了下来,在寝室里像皮球一样一弹一跳,还兴奋得“哇哇”大叫。
    “小施,你别这样,会吵到别人的!”张淡瞪了洛施一眼,生气地说, “要是让别人知道咱们寝室里有一颗断头,那可怎么办?”
    可是洛施根本不理会张淡,在地板上蹦腻了,又跑到床板上蹦。张淡和韦丽无奈,只能赌气地各回各床睡觉去了。
    直到隔天中午,韦丽才醒过来。她看见张淡捧着一碗米饭要喂洛施吃,可是洛施不吃,只凑上去用鼻子使劲儿地闻着。
    洛施闻饭的举动让韦丽心头大震,她赶紧将张淡拉到洗手间,悄悄地说: “小施现在是一个鬼魂,即使它不主动害我们,我们的阳气也会渐渐地流失掉。所以,我们必须想办法让小施去它该去的地方。”
    “小丽,你怎么能这么冷血?小施也是受害者,难道你忍心赶她走?”张淡生气地说道,然后甩手走出了卫生间。
    韦丽纳闷儿地想道:先前张淡可是非常排斥洛施的,现在怎么突然转变了态度呢?一定是洛施迷惑了张淡,这些都是鬼最擅长的手段。鬼都是没有人性的,想必洛施也不例外。不行,一定得想办法将洛施送走。
    韦丽在心里暗暗地订下了一个计划,然后走出去对张淡说: “唉,整天呆在寝室里可真闷。淡淡,不如我们带小施出去玩儿吧?”
    张淡看了韦丽一眼并不作答,扭头去问洛施的意见。直到听到洛施说好,她这才同意了韦丽的提议。
    “小施这个样子,去人多的地方会吓到别人。听说城北北岳公园里的花开得很烂漫,而且那里人少,不如我们去那儿看花吧?”韦丽说。
    张淡和洛施表示同意。
    于是,张淡将洛施装在纸箱里,小心地捧着,和韦丽一起向北岳公园出发了。
    谁的阴谋得逞了
    来到北岳公园,韦丽支开张淡,然后捧着装着洛施头颅的纸箱跑到公园最僻静的地方,挖坑埋洛施。就在韦丽埋完最后一抔土时,张淡找到了她。
    “小丽,你在干什么?真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小施是我们的室友,好姐妹,你怎么忍心将她埋了,你的良心都被狗吃了吗?”张淡说着一把推开韦丽,疯了般去挖坑里的土。
    “淡淡,小施已经变成了鬼,是不能留在我们身边的,你清醒清醒!”韦丽拼命地去拉张淡。
    可张淡已经鬼迷心窍了,根本就听不进韦丽的话。于是,两个女生撕扯了起来。在推搡中,韦丽竟然被张淡从斜坡上推了下去。韦丽一路磕磕碰碰,头被石头撞破了好几个窟窿,滚到山脚下的时候,便头一歪死了。
    这边,张淡终于徒手将洛施挖了出来。见洛施还活着,她不禁喜极而泣。
    “淡淡,谢谢你,你愿意和我永远在一起吗?”洛施看着张淡,意味深长地问。
    “我愿意,我当然愿意!”张淡拼命地点着头。
    “那就好!”洛施诡异地一笑,然后蹦了几下,一团黑雾便从脑袋里窜了出来。那团黑雾渐渐落地成形,竟然是一个张淡不认识的无头鬼。
    “你、你……”张淡顿时吓得连连后退,瞠目结舌。
    “嘻嘻,其实洛施的魂魄被我困在了她那具没有头的身体里,而我——你们招来的真正的无头鬼,则偷偷地藏在了洛施的断头里。大家都以为无头鬼是没有头的,可我却偏偏藏在一颗断头里,这招儿高吧?哈哈!”无头鬼说,那个“请灵上身”的招鬼游戏,的确能招来鬼魂。可是鬼魂上活人的身,必须先将活人虐杀,只有这样才能让那个活人死后变成厉鬼,无法坠入轮回,也就不会被阴差发现。
    最开始,无头鬼虐杀洛施后还不能靠自己的力量到阳间去,所以便藏进了洛施的断头里。当时它假扮成洛施向韦丽她们嘁“救命”,目的就是想骗韦丽她们将它带到阳间去,没想到却弄巧成拙,将韦丽她们吓得落荒而逃。所以,无头鬼只好又设法困住了涂雅,其目的就是为了引韦丽和张淡再次到那里进行招鬼仪式救涂雅。到时,它才能趁机混水摸鱼,设计让韦丽和张淡主动带它到阳间。可韦丽却想救涂雅而不救它,因此无头鬼只好迷惑了涂雅,让涂雅甘愿为救洛施而放弃返回阳间的机会。
    另外,当时攻击涂雅的无头尸才是真正的洛施。洛施不得好死,充满了戾气,一定会拉着涂雅一起下地狱的。
    无头鬼被韦丽和张淡带回寝室后,又迷惑7张淡。它挑起张淡和韦丽之间的矛盾,致使张淡杀死了韦丽,它因此取得了最终的胜利。
    无头鬼说着,走过去拉起张淡的手,温柔的声音从它的脖子里传出来: “以后我们就可以作伴了,虽然我没有头,丑了点儿,但我会对你好的。
    ”不,我才不要和你这个丑八怪在一起!“张淡惊恐地甩开了无头鬼的手。
    ”不想和我在一起,那你就得死!“无头鬼恶狠狠地威胁道。
    ”我情愿去死!“张淡说着,竞一头朝旁边的大石头撞去。紧接着,她的灵魂挣脱了身体的束缚,随着轻风朝阴间飘去。
    ”不,我不想去阴间,谁能拉我一把?“张淡扯开喉咙大喊起来,可是没有人能听见她的声音。
    对了,招鬼游戏!张淡灵机一动,顿时有了主意。
    不久之后,一个名叫”请灵上身“的招鬼游戏便悄悄地在X大流传开了。

    免费订阅精彩新葡京官网,微信号:guidayecom

文章标题:请灵上身
本文地址:/xy/49271.html
上一篇:走路不要玩手机    下一篇:爬上你的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