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访问鬼大爷|今天是:鬼大爷微信公众号:guidayecom,期待大家的关注与订阅!
鬼大爷新葡京官网
恐怖新葡京官网 真实新葡京官网 乡村新葡京官网 灵异新葡京官网 网络新葡京官网 现代新葡京官网 短篇新葡京官网超吓人 女鬼新葡京官网 宿舍新葡京官网 400个民间新葡京官网 999个短篇新葡京官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校园新葡京官网 >

爬上你的头

来源:鬼大爷新葡京官网(www.guidaye.com) 作者:咕艺 发表时间:2017-09-15

    陪我去剪发
    上完晚自习,赵敬异从教室里走出来,一眼就看见自己的同乡解小欣正独自站在操场上,手里拿着手机对着屏幕发呆。此时,天已经很晚了,手机的光芒给她的脸和长发镀上了一层淡绿色,看着竞有点儿诡异。
    “看什么呢,这么入神?”赵敬异好奇地问了一句。
    解小欣抬起头来,神情竞有些茫然,指着手机说道: “朋友在微信圈里说,像我这样的长发女孩,晚上睡觉的时候,要是把头发从床边垂下来,很容易招来恶鬼!”
    “这种鬼话你也相信?”赵敬异不屑地说道。可看着解小欣紧张的样子,还是忍不住安慰她, “哪有他们说的这么邪乎,你们女孩子就爱听这些胡言乱语。”
    说完,他不等解小欣回答,就大步向操场的一侧走去。
    今晚他约了女朋友贾琳,他可不想迟到。
    操场的侧面紧挨着围墙,这里没有路灯,冰冷的铁制围栏在月光中泛着清冷的光。由于僻静,这里历来是不爱走出校门的恋人们约会的好地方。
    已经过了约定的时间很久,赵敬异才看见贾琳急急忙忙地走过来。她刚刚洗过头发,披肩长发上面还带着晶莹的水珠。
    “怎么才来?”赵敬异有些不满地问道。
    贾琳却没有回答他,而是定定地看着他的脸,忽然莫名其妙地问道: “我刚刚听人说,要是睡觉时,把头发从床边垂下来,就会引来恶鬼?”
    听女朋友也这样说,赵敬异不禁苦笑了一下: “别听这些人造谣,哪有这种事情!”
    可贾琳却一脸认真的样子,拉着赵敬异的手,轻声说道:“要不,今晚你就陪我去剪发吧。我刚刚从床上起来的时候,就感到头很沉,像真的有人站在我的头上一样。”
    赵敬异感到可笑,可又不忍拒绝,于是留恋地摸了摸贾琳那湿漉漉的长发点点头,陪着她向学校的大门口走去。可没走出几步,赵敬异就感觉到了一丝恐惧,因为他清楚地看到贾琳的头发上蹲着一条黑影。
    那是一条飘忽不定的影子,和贾琳一样,有着一头很长的头发,遮住了整个身子。奇怪的是,它的身高几乎和自己一样,却能够稳稳地蹲在那里,随着贾琳的晃动而轻轻地摇晃着。
    赵敬昇急忙用力地擦了擦双眼,再次望去,却奇怪地发现影子不见了。出现在眼前的是刚分开不久的解小欣。
    听说贾琳要去剪发,解小欣犹豫地抚摸着自己的头发,最后还是狠了狠心,决定一起去。
    两个女孩子手拉着手走在前面,跟在后面的赵敬异却拼命地瞪大双眼,冷汗已经溢满了全身。因为他看到那条黑影正蹲在解小欣的身后,两只惨白的手骨紧紧地抓住她的长发,沿着她的后背,在向她的头顶爬去。
    污水洗头
    被吓得双腿发软的赵敬异没敢声张,而是慌乱地拿出手机,给自己的一位高中同学夏寒打去电话,希望得到他的帮助。
    听完赵敬异的话,夏寒并不怎么吃惊,而是淡淡地说道:“被这种长发鬼缠住,剪发并不是最好的解决办法。她们一定是睡觉的时候,头发从床边垂下去了,鬼才会顺着头发爬上来。不过,你也不要害怕,这种鬼一般不会害人,只要想办法赶走就行了。你现在就去劝阻她们,然后找一个无人的地方,用污水、最好再加一些泥土,帮她们洗头,希望这种方法可以令鬼魂感到厌恶而离开。”
    “这样就行了?”赵敬异有些不相信地问道。
    “当然不行。”夏寒说,“鬼魂都是贪财的,你去买一些黄纸和香烛之类的东西,当着贾琳和解小欣的面烧掉。记住,如果那个鬼魂对你们提出什么要求,你可以暂时答应下来,然后再告诉我,我来想办法解决。”
    放下电话,赵敬昇迟疑了一下,他不敢去看那条黑影,大步走到了解小欣和贾琳的面前。然后,拉起贾琳走到一边,把夏寒的话告诉了她。
    听说可以挽救自己的头发,贾琳显得很兴奋,立刻点头同意了。
    那条黑影已经爬到了解小欣的头顶。赵敬昇怕被它听见,所以没敢和解小欣解释,只是谎称自己要出去办事,要她们等自己一会儿。然后,飞跑着出了学校。
    接连走了好几个地方,赵敬昇才买齐了东西。回来的时候,已经接近午夜了。两个女孩虽然心里有些不满,但还是一直等在那里。
    三个人沿着来路,回到了操场的侧面。
    这里早已经没有了人影,脚下的杂草上也积满了露珠,月光很暗,三个人不由地感到阵阵寒意。
    一个很小的水坑出现在三个人的脚前,坑里的污水散发着一股恶臭,在夜风中不断地荡起缕缕波纹。
    “就在这里吧。”赵敬昇蹲下身子,示意贾琳来洗头。
    虽然心里十分不情愿,但一想到这样就可以保住自己的秀发,贾琳还是拉着解小欣走了过去。
    二人俯下身子,撩起污水帮助对方梳洗。奇怪的事情发生了,赵敬异看见蹲在解小欣头顶的黑影,随着污水的浸润,竟然开始慢慢变淡,然后沿着她弓起的后背,缓缓地滑下来。他知道该到自己上场了,急忙从塑料袋里掏出黄纸和香烛,可双手颤抖得厉害,竟然很久也没有点着。
    就在这时,两个女生忽然发出一声惊叫,脸色惨白地扑到了赵敬异的身边。
    赵敬昇吃惊地回过头,一瞬间他也被眼前的情景吓呆了。
    那条很小的水坑里,竟然出现了一头女生的长发,就像一条条又细又长的黑色虫子,铺满了整个水面,下面隐隐约约地露出了一张女生的脸。
    更令人害怕的是,那条刚刚从解小欣头顶滑下来的黑影,竟然一头钻进了水中女生的身体里。

    三个人惊叫着,撒腿就向操场上逃去。
    引它上身
    一直跑到操场的路灯下面,三个人才颤抖着停下来。确定了那条黑影真的已经不在解小欣的头上时,赵敬异才把自己刚才看到的一切,连同夏寒对自己说过的话,对二人说起来。
    话没说完,解小欣已经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你被骗了,那个夏寒一定是要害我们!”解小欣大声说道。
    “不会吧,他可是我最好的朋友。”赵敬昇说道。
    “我想起来了,我在一本书里看到过,鬼最喜欢的就是污浊的地方!”解小欣的脸忽然间变得惨白,双手紧紧地捂住自己的头发说道, “我们刚才看到的那个鬼不也是藏身在污水里面吗!本来我们每晚睡觉时,让头发顺着床边垂下,就已经给了恶鬼入侵的机会,现在又把头发弄脏,这不是故意在引鬼上身吗?”
    解小欣的话,叫赵敬异和贾琳不由得浑身一抖。为了弄明白这究竟是怎么回事,赵敬异再次拿起电话,给夏寒打了过去。
    “解小欣说得很有道理。”没想到夏寒却在电话里肯定地回答,可立刻又话锋一转, “我不是要你再烧些纸钱和香烛给那个恶鬼吗,然后再答应它提出的要求,你做了吗?”
    “我……”赵敬异一时间不知道如何回答。
    “那个鬼现身出来,一定是有什么事情要你们去做。”夏寒不等赵敬昇回答,就继续说道,“现在那个鬼已经熟悉了贾琳和解小欣的气息,如果你不回去见它的话,后果会很严重的。”
    赵敬异还想再说点儿什么,却发现夏寒已经挂断了电话。
    三个人蹲在路灯下面,面面相觑。好久之后,赵敬异终于下定了决心,为了两个女孩子,自己豁出去了。
    再次来到围墙的边上,赵敬异已经被恐惧折磨得浑身瘫软。
    那些纸钱和香烛还堆积在地上,在夜风中不断地发出“哗啦啦”的响声,就像鬼哭。而那个小土坑已经恢复了平静,水面上依然荡漾着细细的波纹,像一张生满了褶皱的、青紫色的死人脸。
    赵敬异回头看了一眼远远地跟在自己身后的贾琳和解小欣,咬着牙慢慢地走过去。
    费了好大的力气,他终于点燃了黄纸。一阵“噼里啪啦”的声音响起来,跳跃的火光在这漆黑的夜里显得格外吓人。阵阵冷风围着自己旋转着,不时地有腥臭味钻进鼻孔,寒气逗人。
    水面却没有任何变化。
    也许它已经离开了。赵敬异擦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想道,根本就没有夏寒说的那么严重。
    他长出一口气,准备离开。
    可这时候,可怕的事情发生了:赵敬异忽然觉得自己的双腿被一双冰冷如铁的手臂死死地抱住了。他惊恐地低下头,一个只剩下上半身的女鬼,正趴在自己的脚下,仰头对自己狞笑着。
    女鬼的头发垂到了地面上,一张脸在月光中泛起白光,水淋淋的身体紧紧地贴在赵敬异的大腿上,雪白的手骨几乎陷进他的皮肉。
    赵敬异惊叫一声,摔倒在地上,怎么也爬不起来。
    听 我说
    女鬼似乎对赵敬异并没有恶意,一直等到赵敬昇慢慢地镇定下来,才轻轻地扭动着,松开了双手。
    “你、你就是刚才蹲在解小欣头顶的鬼?”赵敬异不停地向后面挪动着身体,尽量和女鬼保持着一定的距离。
    “确切地说,我们是两个鬼魂的合体。”女鬼的嘴巴轻轻地开合着,一条宽宽的裂缝从嘴角一直延伸到脖子的下面,甚至可以看见里面露出的雪白的骨头。
    原来,蹲在解小欣和贾琳头顶的,是两个不同的鬼,它们都是趁二人熟睡时,从枕边的长发爬上来的。长长的发梢无形中给了它们助力,这就是女生们睡觉时都不敢把头发垂到床下面的原因。
    由于两个鬼魂的目标相同,所以它们很快就成为一个强大的鬼魂合体。
    “你、你要做什么?”赵敬异不敢再看它,慌乱地避开它的目光。
    “我要你帮我把夏寒的头割下来!”女鬼忽然说道,吓得赵敬异差点儿昏死过去。可很快他就听明白了,原来女鬼只是要夏寒头顶的头发。女鬼的脸上忽然泛起一种可怕的笑, “我要你连同他的头皮一块给我拿来。我知道你和夏寒是很好的朋友,也知道只有控制了你的女朋友,才能进而控制你。如果你不答应的话,贾琳和解小欣就将失去她们的头发和头皮,就像现在的我一样。”

    女鬼说着,忽然扯住自己的长发,用力一拉。顷刻间,它的头发就完全脱落下来,雪白的头盖骨清晰地呈现在赵敬异的眼前,而完整的头皮带着根根散发着腥臭味的头发,也被它扔到了他的脚前。
    赵敬昇再次惊呼着,瘫倒在地上。
    女鬼不再理会他,而是忽然间缩小了,就像一条细细的小蛇,钻进了水坑。而水坑也在极短的时间内消失了。一阵冷风吹过来,把地上刚刚燃尽的纸灰刮到空中,飘舞着飞过了围墙。
    直到解小欣和贾琳跑过来,扶起他时,赵敬异才猛然间清醒过来。三个人不敢再耽搁,急匆匆地跑回到路灯的下面。
    赵敬异一边大口地喘着粗气,一边拨通了夏寒的手机。
    “我就知道会是这样。”夏寒好像早就料到了这一切,语气平静得有点儿可怕, “你不要理会它,我马上就赶过去,争取在天亮之前把问题解决掉。”
    “你是说……马上?”赵敬异不由得一惊,自己的老家距离这里整整一天的车程,难道夏寒一直就躲在自己的身边不成?
    “我就知道这里面有古怪。”一放下电话,解小欣就大声说道, “我和夏寒早就认识,他可不是那种随便就帮助别人的人。”
    话虽如此,但三个人都知道,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等到夏寒。
    三个人蜷缩在路灯下面,对着面前浓浓的夜色发呆。
    夏寒的说辞
    夏寒赶到的时候,月亮已经落下去了,天地间被一层浓浓的湿气包裹着。
    “不要问我任何问题。”夏寒对着三个已经很疲惫的人说道, “其实就在赵敬异给我打第一遍电话的时候,我就已经猜到了。只是还不能确定,这才叫他看看女鬼是否有什么事情需要我们去做。”
    “你和两个女鬼之间有什么事情吧?”赵敬异试探着问道。
    “现在没时间和你解释这些,我只能告诉你,如果不除掉这两个恶鬼,我和解小欣还有贾琳都会很危险。”夏寒看了一眼解小欣说道。
    “那、那我们要怎么办?”贾琳焦急地插嘴道。
    夏寒拉起赵敬异走到一处隐蔽的地方,俯身在他的耳边低声说了句什么,又把一件东西递到他的手里。赵敬异不由得睁大了双眼,还想再问什么,却被夏寒的目光制止了。然后,三个人看着夏寒如同一条鬼影,极快地消失在夜幕中。
    “你们就在这里等我,哪里也不要去。”赵敬昇对着两个女生说道。
    “你去哪里?”解小欣和贾琳几乎同时问道。
    赵敬异摆了摆手,目光在二人的脸上轻轻地扫过,然后,猛地跺了一下脚,就向操场边的围墙走去。一直走到刚刚离开的地方,他才停下来,后背靠在结满了露珠的铁栏杆上,双眼却不停地在地面上巡视着。
    那一头长长的头发还在,上面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爬满了白色的蛆虫。
    按照夏寒的说法,虽然只有短短的两个小时,但对于心急如焚的女鬼来说,已经是很长的一段时间了。相信它们很快就会出现。
    果然,没过多大一会儿,一阵冷风就忽然刮了起来,紧接着,地面的杂草猛地开始抖动,那个已经消失的小水坑毫无预兆地出现在他的脚下。
    很快,那个女鬼的脸就从水坑里露了出来,几根已经呈现出腐烂迹象的小草顶在白花花的头骨上,叫人恶心得想吐。
    “没想到你这么快就回来了。”女鬼的眼睛不停地转动着,似乎在寻找着什么人,然后,脸色一沉, “我要的东西你拿来了吗?”
    “拿、拿来了。”赵敬异颤抖着回答,从口袋里掏出了那件夏寒刚刚交给他的东西。那是一个缝制得很精致的红色布包。
    “这是什么?”女生有些奇怪地看着赵敬异问道。
    赵敬异不敢答话,已经做好了跳起来逃跑的准备。
    女生狐疑地打开布包,刚刚揭开最后一层,忽然,一道白光闪起,一张薄薄的纸符骤然间从里面飞了出来,径直向女鬼的额头飞去。
    纸符的下面,是一把很小的桃木剑,上面还沾着已经干涸的血迹。
    女鬼惊叫一声扔掉布包,扭动着身体试图躲开纸符的袭击。可是已经晚了,纸符带着一阵冷风牢牢地贴在它的额头上,那把桃木剑也以一种不可思议的速度,深深地刺人了它的一只眼睛。
    在木剑刺入眼睛的一刻,赵敬异分明看到了女鬼的脸上现出一丝复杂的神情。紧接着,一条黑影就从它的头顶跳了出来,急速地跃上了围墙的护栏。
    几乎是同一时刻,埋伏在围墙边上的夏寒从阴影里跳了出来,单臂一扬,就把那条黑影打落到地上。
    游戏尚未结束
    那条黑影正是趴在解小欣头上的鬼魂,它显然已经被夏寒所伤,趴在地上,不停地挣扎着,却怎么也爬不起来。那个顶着一头水草的女鬼,已经被纸符和桃木剑杀死了,慢慢地融化成了一摊腥臭的血水。
    “我就知道是你们。”夏寒站在黑影的旁边,脸上带着一丝得意的笑, “为了找到你们,我一直隐藏在解小欣的身边,现在这场游戏该结束了,你们已经彻底地输了。”
    黑影艰难地坐起来,靠着围墙的护栏,虽然看不清它的脸,但可以想见它此时绝望的表情。
    “是不是还有些不甘心?”夏寒嘲弄地说道, “三年前你们就一直纠缠着解小欣,如果不是我躲在她身边保护她,恐怕你们真的要得逞了。现在说吧,你们为什么要这么做?”
    黑影坐在地上,一声不吭。
    “你、你在保护解小欣?”赵敬昇吃惊地看着夏寒。
    夏寒却没有理会赵敬异,继续逼视着黑影,脸上的表情变得十分冷峻,忽然他对着黑影大喝一声: “你不说的话,信不信我也会叫你化作血水?”
    也许是夏寒的样子真的把鬼魂吓到了,它不由得哆嗦了一下。
    好久之后,它才慢慢地开口说话,声音很细,却把赵敬异惊出了一身的冷汗。
    “我们和解小欣原本是高中时的同学,也是很好的朋友。我们曾经相约一起读大学,一起找工作,可后来我们两个却因为各种原因没能够考上这所大学。出于嫉妒,在解小欣临来报到的前一天,我们一起去爬山,我故意在包里放了毒蛇,而自己的身上则放了驱蛇的雄黄和一些其他的药物。但谁知道,意外发生了,解小欣没被毒蛇咬到,反倒是我们两个被吓得滚下了山崖,最后落进了水里。之后,我们就想办法找解小欣的麻烦,谁知道,夏寒暗恋着解小欣,一直在暗中保护她。可是解小欣并不知道,还以为夏寒是在骚扰他,对夏寒的误会越来越深。”
    鬼魂奄奄一息地说完,身上的颜色越变越淡,夏寒知道那是魂飞魄散的前兆。
    风吹过荒草,发出沙沙的声音,一时间谁都没有说话。夏寒扭头看了一眼解小欣,只见解小欣的眼神很复杂,透出了浓浓的悲伤……

    免费订阅精彩新葡京官网,微信号:guidayecom

文章标题:爬上你的头
本文地址:/xy/49272.html
上一篇:请灵上身    下一篇:微故事之橡皮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