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访问鬼大爷|今天是:鬼大爷微信公众号:guidayecom,期待大家的关注与订阅!
鬼大爷新葡京官网
恐怖新葡京官网 真实新葡京官网 乡村新葡京官网 灵异新葡京官网 网络新葡京官网 现代新葡京官网 短篇新葡京官网超吓人 女鬼新葡京官网 宿舍新葡京官网 400个民间新葡京官网 999个短篇新葡京官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原创新葡京官网 >

荒村城堡

来源:鬼大爷新葡京官网(www.guidaye.com) 作者:朱林月 发表时间:2017-09-23

    在南方的一个山区里,有一个村落,村子里的年轻人都生活在山外的城市,就在村子的后面一个山坳里一个年代久远的城堡还完整的矗立在哪里,似乎时间的流逝没能影响到它。而关于这座城堡只有留在村子里的老人家,可以说出它的残缺的历史。太阳出了东山,村子里的烟囱冒出的青烟空中氤氲着久久不散去。
    这时一行几人来到了村口,在石桥上拍照  观景。李大伯是这个村子里的村长,家就位于村子入口的第一户。因此他们一到村口李大伯就看到了。李大伯走在长了许多的苔藓的石子路。这对于城市人见惯沥青的柏油路,也是值得拍照留念的。其中一个爱摄影陈小年的就给李大伯拍了一张。李大伯以前遇到过几次山外的游客,最后只在村子里转了一圈就离开了。前前后后都是李大伯演绎导游的角色。
    “大伯早啊,”赵总冲着走近的老伯问候道。
    李大伯只是点点头做为回答。
    陈小年知道老伯有些疑惑,就上前和老伯攀谈起来。
    雪妮本不想参加这次出游的,却是一个项目必须赵总签字才能生效,因此借着这次机会希望赵总改变立场。而此时她正在照镜子。忽然从镜子中见到一个老人正盯着她,厌恶通过眼睛完全的表达出来。
    陈小年了解到大伯是李姓。说道:“李大伯。我们就是在这山里转转天晚了就离开。”说完灵感一显就要到村子里拍几张照片。
    李大伯听了,却主动和他们说起话来。“这些年都有城市的游客来到这里,不过都是到河的上游去的,那里有一座松山。是这里最高的一座山。”
    陈小年已经用相机拍了很多张相片,还在向村子里走着。
    “小陈,”王贵喊道:“我们到上游去。”
    “好的,就来。”
    陈小年就又 拍了一张老房子照片才跟上他们向上游走去。
    李大伯送走他们,就背起竹篓向后山走去了。
    一行人在中午前赶到了上游的松山脚下,正如李大伯说的,这是周边一座最高的山。他们所处的位置在山体的断崖下,也是河道弯曲的内侧。这里不是什么景区公园,没有上山的路。最后大家就在水边歇脚,野炊,搭起帐篷享受假日时光。干净的河水,碧蓝的天空,清新的空气,还有随处传出的大自然的音符。
    时间过了中午,别了午后,太阳藏进了西山之上的暗云中。
    凉风从河面的山间逼近,蒋晴晴似乎对天气的自然变化有着特殊的感知里。
    “要下雨了。”帐篷外已经传来不断帆布摩擦声。“姜山,”蒋晴晴出帐篷喊了一声。
    “哦,要下雨了,要去找个避雨的地方才行。如果真下起雨不出多久河水就会把这里淹没的。”
    蒋晴晴对于“淹没”的意义比任何人都了解。在她小的时候不慎落入了河里,后来被救上岸,可每夜都有梦靥困扰着她。
    一种绝望迅速蔓延全身,一次次渴望又都变成绝望。双手胡乱怕打水面,却离河岸越远。渐渐耗尽了全身的力量,冰凉的河水由鼻孔进入了大脑,大口的吸气却是一口口的河水。身体慢慢向下沉,可以感受到河水的涌动,河水中的天空变幻了。
    这件事以后,她每次看到水就会打开溺水的记忆闸门。尤其是下雨打雷的时候。
    雨水从两岸的山上汇集到河道里,河水顺势而涨迅速漫过了河岸。乌云完全遮住了天空,当闪电划过天空,撕裂的乌云背后依稀可以看到天空的颜色。电闪的光还将部分乌云笼罩住,一闪而过,椭圆形的乌云在黑暗中运作着,又一道闪电划过天空,椭圆形的乌云一边露出了眼睛至嘴角的半边脸。连续的电闪乌云完全变化成一张人脸,雨水愈来愈大,人头乌云渐渐消散了。
    他们一行人终于到了村外的石桥,出山的路还要难走,他们打算在村子里住一晚等雨停了在出发。
    李大伯从后山回来有一会了,他听到了石桥那里有动静。黑暗中有几个模糊的身形,忽然一个闪电,李大伯完全看清楚了。是他们,早上路过的一群人。雨水完全将他们淋湿了,其中几个女的头发都贴在了脸上,雨水顺着头发往下流。他们站在那里失去直直的向李大伯看去。
    李大伯的家里是两间房,因此李大伯将他们安排到村中的一个大房子里-------是村里荒废的祠堂。李大伯离开后大家各自在帐篷内睡去了。没过多久雨就停了,大家陆续醒了。下雨到现在又冒雨走到这里,都还没有顾得上吃东西。祠堂的窗沿下放了很多木柴,姜山已经在祠堂内升起火了。王贵觉得在村祠堂烧火有点忌讳,显然没有其他人反对就没在说什么。雪妮还在抱怨,虽然不是针对某个人,她所整理东西发出的声响是在告诉周围的人,都不要打扰她。蒋晴晴总感觉有人附她耳边说话,这绝不是幻觉,自从溺水之后她似乎对不好的事情都会先知先觉。她在祠堂内转了转,却径直向一处墙角走去。他把几块木头拿开,一个日记本出现在她眼前。日记本有些发黄看样子有些年头了。陈小年看到晴晴从废柴中见到一个日记本。好奇的走上前来接了过去。
    日记本有一多半已经做了笔记,前边多是记录了平日里的生活琐事和遇事待人的个人感慨。木柴火种时是膨出声响,沸汤汩汩不断的翻身。陈小年坐在火堆边,继续向日记的后半部分翻读。
    蒋晴晴不止一次遇到过这种事情,她似乎成了死神的声音者,每当这种声音出现都会有人死去。渐渐雨水停止了,房檐上还有雨水滚落。雨水渐稀时西边天空就显现了光明。李大伯在自家房间里为他们准备了一锅热粥,正在给他们端送过去呢。蒋晴晴耳边的鬼音更频繁的出现了,而她却接受不了,双手捂住双儿坐在一旁。这时李大伯推门进来了。
    他们在一栋房子中醒来。几个人的最后记忆是喝了李大伯送来的热粥。
    “这是哪里呀。”李云云主动靠近陈小年小声说道。
    而陈小年感觉到李云云有些害怕就给她小声说安慰的话。
    房子里落满了灰尘,旧木家具损坏的很严重,倾倒在地上。四周的墙体上方接近屋檐处是一块块残碎的绿色玻璃。
    他们站在客厅里各自观察者情况,周雪妮碰到一个木椅,木椅分散开来。椅子的支架落在地上扬了小片灰尘。
    “这什么鬼地方啊。”她被不经意间出现的情况吓到了。
    王贵同样不知道身处的位置,他小心的劝周雪妮别乱说话,因为她提了一个“鬼”子。
    客厅里的灯突然闪灭了一次,众人本能的惊慌的向一起靠拢。
    姜山拿出手机开了光,手机在空中左右移动着。
    “这里没有信号。”
    蒋晴晴取出手机在空中试着找信号。然后说道:“我们还是快一点离开这里吧。”她有一种不详的预感。
    陈小年,蒋晴晴,王贵,赵总都把手机开了灯光。李云云双手抱住陈小年的一支手臂。
    客厅两边有上楼的楼梯,他们在客厅看到一个门就走进去了。里面很黑手机照出的亮光只能照亮很小的一片。进去就是一个向下的台阶,然后就是一条长廊两边有很多的木门用铁锁锁上了。他们沿着向上的台阶又回到了客厅里。

    忽然周雪妮尖叫了一声,众人向上看见一个个人偶挂在当空。一根根绳子系在人偶的脖子上,他们正在空中左右摇摆着。
    “那些人偶怎么像我们呢。”陈小年看到房梁上吊着的人偶说道。
    “是啊。”李云云结果陈小年的话。“看最边上的那个是周雪妮,第二个是姜山……
    ”那一个是谁。“赵总看到第八个人偶像时说道。
    ”对啊。“王贵看着陌生的人偶像。
    八个人偶绳索套住脖子,绳子的另一头全部系在客厅的一根木柱上。
    ”快把它们弄下来吧,看着挺不舒服的。“蒋晴晴建议道。
    众人四处找能割断绳子的东西,王贵捡起一块玻璃开始割断绳子。
    周雪妮的人偶第一个落下,人偶的脖子断开身体头滚在一旁。周雪妮尖叫着扑向赵总需找安慰。赵总手拍着怀中的周雪妮。其它人偶都落在地上了。它们被放到客厅的边上去了。
    虽然上楼的木制的台阶已经腐朽了,陈小年还是想办法上到了楼上。他用灯光从窗外照下雾气缭绕见不到底,向远处看也是如此。他在楼上见到几间卧室,其中的一间有一张床。陈小年来到了楼下把楼上发现一张床的事情给李云云说,打算把她安排到楼上的床上睡。周雪妮听见了,抢道:”楼上那张床是我的。“
    李云云还没有来得及回答陈小年就把话咽下去了。
    他们找来旧家具烧起篝火。
    众人围着篝火评断眼前的状况。蒋晴晴见到人偶后,嗡嗡声消失了。她说:”这是村中的大伯搞的鬼。我们喝了他送的粥才混过去,醒来就在这个地方了。我自从进了村子耳朵耳朵就嗡嗡响,这种感觉没有错过。不赶快离开的话一定会有人死去。“
    周雪妮不屑的轻哼了一声。篝火把人偶照的发亮尤其是眼睛,它眼睛散光看着她。
    ”我之前从网上看到这里的新闻,每年都会有人在这里失踪。他们会不会和我们一样被囚禁了。“陈小年道。
    ”那这样,我们的处境就危险了。我们要快找到门逃出去才行。“李云云道。
    赵总坐在周雪妮的旁边,看她在梳理头发没有把处境当回事。
    ”时间不早了赶快休息,明天一定可以找到路回去。“
    王贵对于现实的处境深感不安,他强迫症般要大家一起寻找出口离开这里。最后大家决定在这里休息一晚上明天在找出口回去。
    大家吃了随身携带的食品,赵总安排姜山和王贵修缮上楼的木梯,周雪妮可以上到楼上的卧室。
    周雪妮一人睡在楼上的卧室,其他人只选择睡在楼下的客厅里。
    大家都睡着了,王贵想着快一定逃出困境。干脆一个人就去找出口。
    几个人偶仍在墙角。蒋晴晴坐起来看到那个陌生男人的人偶挣扎着从地上爬起。它全身晃动着向她走进,活脱是一个刚会走路的孩子。
    王贵四下又观察了一遍,走廊里很多山紧缩的木门引起他的注意。他要敲开一扇满足自己的好奇心。周雪妮身材高挑,穿一件很薄的睡衣睡着了。窗前的一面镜子映着房中的像忽然旋转起来,漩涡的中心飘出来一个透明的人形。它飘到周雪妮的上方很快就解开了她的睡衣。
    王贵终于敲开了一扇门,里面阴森森的。在一面墙上的镜子让他吃惊不少,镜子里面周雪妮中睡梦中正解开睡衣。她明明住在楼上怎么会出现在这面镜子里。如果镜子是透明的……,而另一扇门没有被打开那她就还在楼上的卧室里。他想到这里诡异的气氛瞬间笼罩了他的全身。正在这时他看到周雪妮的旁边还有一个人,他无法让自己说他是一个人。他不禁大口吸了一口冷气。那个透明的东西听到了王贵的声音警觉起来,他这时才注意到镜子居然像水一般,触碰到就回有涟漪出现。它拿出刀对准了周雪妮的胸口。就在这时王贵奋力跳入了窗户中,出现在周雪妮的床前。那个东西消失了,周雪妮醒了发现自己睡衣被解开了。
    人偶听到楼上周雪妮的尖叫声忽地摊在地上了。
    王贵逃到楼下,周雪妮站在楼上向赵总痛诉。无论王贵如何解释周雪妮都不停的哭诉,赵总上前安慰了才罢休。
    王贵引着姜山,陈小年来到敲开的房间里。墙上的镜子还没有恢复固体状态。他们看到了赵总和周雪妮。姜山把自己的手表摘下扔进镜子里面落在卧室里。不一会镜子恢复了固体状态。
    赵总捡起姜山的手表交到他手中,大家相信了王贵的话了。
    陈小年把靠近蒋晴晴的人偶放回到墙角。大家围着篝火时刻警惕着。
    时间已经很晚了,大家都很困了,最后大家商量女的睡觉男的临换睡觉。
    蒋晴晴睡着后又梦见自己落水的情景,她感觉到自己将要窒息了。一双手把她从水中救起,救她的是一个陌生男人。而这个男人和那个陌生木偶很像可以说是一个人。
    梦里的世界灰蒙蒙的,那个男人把她抱起靠在一棵树上。
    ”你是谁。“蒋晴晴问道。
    ”我是那个笔记本的主人。“蒋晴晴看到身边的包中放着一个笔记本是陈小年捡到的那本。
    ”之前那个木偶是不是你。“
    ”是我,这里有危险你们要赶快离开这里。“

    ”你怎么会让木偶动的,现在你又在我的梦里。你怎么会有这样的能力。“
    ”我的灵魂被它们抽出来了,在把我的灵魂注入到木偶中时逃脱了。你们要赶快逃离这里不然也会和我一样被抽出灵魂的。“
    ”它们是谁干嘛要抽出我们的灵魂注入到木偶中呢。“
    ”这我还不清楚。你们之前经过的走廊两边的木门后面关的都是灵魂。我们只能通过房间里的镜子出现在这座城堡里的。其它的灵魂都是善良的。我们的尸体都储存在密室中,它们告诉我们只要取出一个活人的心就回把灵魂还给他的。你们在这里是很危险的。“
    就在她继续问下去时天空忽然出现几个人用铁链困住他离开了。
    周雪妮面向木偶睡的,不远处那个她模样的木偶头颅在看着她。忽然木偶的身体挣扎着站起一只手抱着头颅一步一步走进周雪妮。周雪妮发觉有人在叫醒她,睁开眼见到木偶站在旁边,一只手还抱着她的头颅。木偶没有伤害她的意思,而是把手中的头颅给她。她接过木偶的头颅安放在木偶的颈子上。木偶的头颅下面凸起部分衔接在颈上的凹下的部分。她双手把头颅放在木偶的颈上了。木偶装过身,然后它转过脸来看周雪妮。周雪妮看到木偶的头颅和自己的一样。她害怕的开始倒吸一口冷气,然后屏住呼吸看着木偶拿出一把刀,来到还在熟睡的人跟前,它举起刀朝每一个人的胸口刺下,取出所有人的心。血腥味让周雪妮呕吐起来,只觉得胸口闷又吐不出来。她忽然听到有人喊她,睁开眼睛她看到天已经亮了,而他们都站在周边。
    蒋晴晴已经把梦中的事情说了,他们没有人不相信的。
    他们开始找东西垫出一定高度从窗户爬出去,经过一段时间的忙碌,他们可以从窗户爬出去了。
    忽然他们听到木门狠撞击墙壁的生音,然后是尖叫声从客厅边上的门向他们靠近。他们感觉不妙,互相催促着爬窗户离开这里。几只人的灵魂出现了,它们在观察他们。而王贵害怕的孱弱声音让它们开始发起了攻击。就在他一支腿伸到窗外,另一只腿却被它们抓住了。陈小年等人在窗户下面帮助王贵脱离危险,经过一段时间王贵用完了力气他被抓住了,他们听着他的喊叫声,最后听见了他的一声尖叫然后声音消失了。
    他们往开阔的地方跑去,在一处高地上时不约而同的停下了。这个高地是这个空间的中心,他们看到了和逃离的城堡一样的许多建筑。它们一模一样均匀分布在高地的周围,也有人和他们一样从窗户逃出来。
    ”这里是什么鬼地方啊。“陈小年说完和其他人一样陷入到了疑惑中。
    蒋晴晴又开始听到嗡嗡声了。而且声音的频率不停的变快。是的,他们这时已经看到了,一群木偶中向他们靠近,嘴里鬼笑着。一个刚从城堡中逃出的人被它们手撕嘴咬碎尸了。它们很快又向他们靠近。他们被木偶们围在高地上了。
    就在众人被围困在高地上时,一个木偶拨开其它木偶来到他们的面前。蒋晴晴一眼就认出他来,那个托梦给她的男人。虽然他已经被制成木偶了。其它木偶踊跃上前抓住他们时,只听到脚下一声响然后他们掉进了隧道中。木偶挣扎的从地上爬起继续给他们引路。
    隧道的尽头是一片黑暗,他们在断崖处停止了脚步。
    ”没有路了。“陈小年说道。
    ”这条路每天定时打开的,我们来早了。“木偶诺诺的说。
    他们跌进隧道后木偶们也进入了隧道,隧道内错综复杂它们一时半会找不到这里来。木偶向他们跪下希望可以把自己的尸体带出去。
    蒋晴晴知道一旦灵魂被注入到木偶中,就不可能在回到自己的身体中了。
    赵总想着是木偶带他们逃到这里的,如果不答应它的请求后面的路它可能就害他们。就问道:”你的尸体藏在那里?“
    ”不远,回来时这条路刚好可以打开。“
    隧道中不停传来木偶的鬼叫声。姜山和陈小年由木偶带路去往藏尸地。
    他们在隧道中遇到几只走散的木偶还没有等它们靠近蒋山和陈小年就结果了它们。它们绕过众多木偶来到另一条隧道尽头。一个半圆的的空间出现了。这里堆放着很多尸体,都泡在液蜡中。他们分开找木偶的尸体。这时一个灵魂拉着一具尸体进来了。陈小年看不见尸体的样貌根据穿着他认出这具尸体是王贵。
    王贵被放到一具石板上被挖出了心脏。灵魂把心脏放进自己的胸膛中,它感受到心跳带来的活力。尸体恢复了血色,慢慢站起。忽然空中掠过一道黑夜紧接着黑影扑向他,把心脏叼走了食用了。尸体再次倒在了地上迅速脱水形成了一具干尸。
    怪物飞走后他们带着木偶的尸体离开了。
    断崖处的路出现了而他们已经到了对面去了。蒋山背着尸体用尽全身的力气还是没有跑到对面去。路消失了他连同身上背的尸体一起掉下了深渊。
    越靠近出口光线越亮,他们满希望可以逃离这里了。可走出隧道后他们又陷入了绝望这里是又一个空间内的中心。很多个逃离后的山丘分布在周围。
    ”这是那里啊!逃离了城堡,逃离了山洞,还是没能逃离这里。“赵总抱怨说道。
    ”这里比里面更危险。“蒋晴晴看着空中乱分的人形飞禽。
    忽然一个人形的怪物落下,一个人从其它山洞逃出的被抓住了。怪物咬断了他的脖子,头落在了地上。它吃了心脏就把尸体扔向了地面。逃出的人越来越多怪物不停的吃人的心脏,地面的尸体也更多了。大家看着惨烈的场景忘记了自己的危险,李云云被抓住了,陈小年还没有来得及做出反应,李云云的头已经落在了地上,怪物从颈部撕开吃了她的心脏。
    他们成了怪物的食物了。
    ”这么可以逃离这里。“蒋晴晴问木偶。
    木偶指向远处的一个隧道,空中不停落下取食人心的怪物。
    他们紧张失措时掉落的尸体被四脚怪吐丝团成一团带回了洞里。
    ”这就是一场盛宴,我们是食物。“赵总说。
    ”我们怎么可以快一点逃离这里啊。“周雪妮吓哭了。
    木偶又指着那个隧道。
    怪物吃人心已经饱了,地面上的尸体都被四脚怪打扫干净了。它们的新目标是陈小年他们。他们在此被围困了,赵总突然觉得胸口刺痛,他转过身看到周雪妮拿着一把匕首。她见赵总转身后又刺进去了。赵总倒在了地上。四四脚怪物没有眼睛长而坚硬的鼻子注意到血的气味。他们逃出来,周雪妮小声的哭泣,手中的匕首血迹被她擦掉了。隧道中长满了藤蔓很多人被与藤蔓长在了一起,藤蔓长进人的血管中,藤蔓叶是红的,茎杆中有血在流动。
    ”血藤觉察到有人就会发起攻击千万别碰到血藤。“木偶告诫说。
    木偶不会被血藤感觉到它快速的向前走,大约百十米的地方就到了尽头。陈小年走在最后就在他们也走到尽头时,周雪妮见走出血藤心里放松了,一脚踩在血藤的一片叶上。陈小年没有来的及逃出,血藤缠住了他血藤长进了他的血管中,很快他脸上失去了血色。嘴中长出一根血藤来。
    眼前出现一个木门,周雪妮快速推开。走进来后才发现他们又回到了原点。她们回到了当初的那个客厅内。
    ”怎么会这样。“周雪妮挥动手中的匕首近似状态崩溃了。她一步步逼近将清清。就在匕首扎进蒋晴晴的脖子时,木偶挡住了。匕首扎在木偶的身上了。
    客厅突然一道光从上照了下来,接着有梯子伸出来。一个白衣服的人下来了,这个人就是李大伯。
    ”我是医生,你们是从河中被救起的。山中的大雨把你们冲进了河中,河水湍急你们是必死无疑的。“
    ”你们把我们放到这里就可以顺安理得了吗。“蒋晴晴道。
    ”你们都是死只是死的方式不同罢了。这样的活动我们每年搞一次,满足哪些怪物的要去。我们才能过的安生。“
    ”我们知道了这件事情,你们还会放了我们吗。“周雪妮问道。
    ”这是一次活动,你们争取到了第二次生命,我会帮你清除记忆,然后编一个记忆给你们,就像你们在山中的记忆一样。“
    周雪妮和蒋晴晴被编制了一个新记忆,重新生活了。而木偶依然在地下等下一次给人带路逃离这里。

    免费订阅精彩新葡京官网,微信号:guidayecom

文章标题:荒村城堡
本文地址:/yc/49284.html
上一篇:问阴寻人    下一篇:食婴鬼胎